正文

由化石说起

(2019-09-12 12:41:15) 下一个

迄今,我依旧关注化石,木化石/石化石/动物化石。。其中,一些自然突变忽然凝固的一些生命体依旧更加让我停驻,N多时过去,那些原本正在鲜活的进行着此生,忽然被凝固在当下之后被保存永久(永久,用人类的眼光来看是这样),我遇它们时,当时的生命活力似乎依旧在。

这次,是打算继续去那片化石区,顺便再跳进那几只比我身体高大N倍的贝壳化石里。当时丈量研究完毕后,想像它忽然活过来把我关在里面,然后我也成为贝壳化石的一部分,不,实际上当时是有些新奇的害怕,包括想起那些会唱美妙歌声的海里生物把生物吸引过去的事儿,所以是打算在那贝壳活过来关闭的瞬间飞跃而去。今次去发现那片区域已不适合我去,包括进口处的大礁石全变了,不过三年?对,对于宇宙,人中的光年可以很短,人中的秒也可以挺长。于是,之后每晚睡前,在月光里远眺那里后,便回去房间进入温暖的室内时光,屋里宁静,除去有一两个夜里有小动物活动声音把我吵醒,俺拍打床铺示意我生气,它们不理,气人,算了,懒得看,估计多是螃蟹,它们只有大眼睛和大爪子,没有耳朵的。戴了耳塞,Guang!各自安好。走时,发现床另一边是一大片细细的白沙。

离开时去那常去的海边,在光滑整洁的木甲板,一只小青蛙摆成被踩扁了的青蛙皮样儿,翻着白眼一动不动的,我笑:嗨,你这个小样儿,横在路当中,小心真会被人踩扁你成当下样儿。用脚尖轻轻儿把它翻起来,开始它是薄如禅意,不动,一会它稍微动了过来,再轻轻儿把它移到木板缝隙里,看看,看不到它它了,好了,这一下安全了,对它说:玩要找安全的地方嘛。之后去看前面的海,看两边青翠欲滴的各种海边植物,看天,你们安好啊。回转时再看那木板缝隙里的小青蛙,还爬在缝隙的木板上,鼓着双大眼看着我,你保重啊,小青蛙,我走罗(中国成都平原有位艺人叫做李伯清先生的,他把一些那里的人事做了笑话来说,比如,那边有些区域人说话后面喜欢用一个WA,一位姓Qing的妈妈给女儿电话:哎,你是小青蛙?我是哪个呀?我是老青蛙。。)。

这次有几次想起那梦。我和约在旷野中穿行,开着那辆一直性能优良的越野车去向既定的原野,原野即将到达时,车忽然停歇,我看了看车外,此地气候即将巨变。我对约说:尽快!我们需要尽快离开此地。车技优良的约全神贯注操作那车,车依旧停歇。大家决定接受当下,静静坐着,外面瞬间冰雪寒风,第四季冰川时代来临。我内里身体细胞在迅速凝固,明白大家此生即将结束,扭头看约,他的细胞凝固的更快,神智接近全部涣散,去离恨天只差一秒,我唤他:看着我!记着L O V E!约看了看我,此生生理结束了。在最后被凝固时刻,我看着前方,一座像女王头像的化石已经形成,大家成了下面基础的一部分。于我,这个梦是我的梦中有化石意义的那部分。

-------------------------------------

露村昨晚一直下雨,今日阴天,有些凉意,穿了长外套。

K临近中午去上班了,骑车去的,说下班后会去图书馆,然后买菜回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