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青铜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唱歌献给党

(2011-06-29 03:48:07) 下一个


我知道在海外的专栏写这个有点奇怪,但这却是我最近怎么饶也饶不过去的话题。

大概从六月开始,有更积极的可能从年初就零星涌现,各种各样的红歌会粉墨登场,从各级行政到居民小区,打开电视是红剧,扭开收音机是红歌,走在回家路上也有文化广场的大喇叭送一首《学习雷锋好榜样》到你耳前。因为今年是建党九十周年,整个国家几乎就是一片红色的海洋,而且这红色越来越炙热,注定要在七月一日到达顶峰,万众一声,是太壮观了还是太无聊了?不晓得怎么形容。似乎建国六十周年的时候也没有像这次这么风光,这只怕更说明‘祖国’毕竟抽象,‘党’则要具体的多。

‘红歌’的界定没有一定之规,大概只要歌颂党歌颂祖国歌颂和谐社会,并有教育意义的就可以,所以建党九十周年也有人献上《我的中国心》,这跟党有没有关系很难细究,但这歌‘红’是一定的,所以唱了不会错,只是写这歌的香港人听了恐怕要纳闷儿。

‘爱国’对中国人来说不是难事,有此传统,又深受一战后全球民族主义浪潮的洗礼,中国人的‘爱国’与‘爱父母’一样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不容质疑,所以一提‘爱国’,不用指挥,大家想一想百年屈辱,就可以当愤青。但‘爱党’就很难说,‘爱某一组织’于中国人来说,向来是颇可玩味,中华文明很难产生宗教的原因之一是,这是个不推崇一神论的民族,在这个民族文明的源头上,站的是诸子百家,一下子杂花开遍,之后的中国人从而知道,最好的东西是从各家都拿一点。但反过来说,中国人又是那样现实的民族,所以,什么屋檐下都不大妨碍我们说点随喜的话,而且大家彼此都理解。

建党九十周年最热闹的礼物是全明星阵容的《建党伟业》,我看到演员表,总是觉得很有趣。里面有香港演员,还有台湾演员,大家演的时候都蛮投入的,并没有因为这里面或许还有些政治意味而彼此尴尬,这与其说是职业精神,倒不如说是中国人特有的圆润随喜。所以如果有人从外面看中国,嫌中宣部搞得太肉麻,我倒很想替中国人讲句话,党爱的是形式,我们爱的是内容,大家各取所需,都开心有什么不好。

所以我们小区里大姐大妈们凑在一起用秧歌扭《南泥湾》,热情高涨,却只是把《辣妹子》的手帕换成花篮,一样的行头一样的笑容,且不管是歌颂还是奉承,大家借个由头乐呵乐呵,我看这倒是最符合生日派对的态度。

身在某个旋涡当中,如果一定要扳直了身体做中流砥柱,不大是中国人的作为,他们更随和,更愿意求同存异,‘既然大家都这样,不妨我也热闹热闹’。所以开车的时候听流行音乐台,竟然也有‘唱歌献给党’,真是难为他们,找到了轻摇滚的《十送红军》,慢爵士的《我要去延安》,还有王力宏大着舌头唱的《龙的传人》:‘我们得偶是楼嗡的传人’,好辛苦,其实这一天最适合唱的只有一首歌,且人人都会,甚至全世界一起唱都没关系: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dear

Happy birthday to you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生动有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