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随人意

天也随人意, 常想天会开
个人资料
tiany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东方时事: 中国的应对还是非常正确

(2018-12-26 18:48:59) 下一个

背景:第一条新闻是IMF的首席经济学家,他做出了一个评估,他说美国经济将会失速,具体的内容是这样的,他说:“由于政府减税增支效果消退的影响,美国经济增长将在2019年至2020年有所放缓。”这句话跟之前东方时事解读就美国减税的判断是相接近的。然后又说,美国经济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放缓,同时全球经济也将持续减速的趋势,这是IMF经济学家的一个判断。另外就是来自于摩根大通的消息,他是这样说的,未来两年美国发生经济衰退的概率高于70%。

然后,另外一个事情就是美国急于求着中国在商贸方面进行谈判,今天外交部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有提到“特朗普总统还称,说是中美之间即将进行一次访问,以便推进贸易谈判”,你能不能确认一下访问的安排呀,能不能确认一下中国购买美国的大豆呀;如果是的话,购买的数量是多少呢?结果外交部的回答,很微妙,外交部是这么说的,中美元首在阿根廷会晤共识,包括双方经贸谈判团队抓紧磋商,尽快解决中美双方的贸易分歧,达成双方的满意结果,等等等。说了一堆。

然后后面呢,陆慷也指出来说,我们希望双方能够相向而行,未达成一个良好的结果,营造一个必要的气氛条件,然后又说,具体的情况,请你向商务部了解。今天的新闻基本验证了东方评论之前的相关的结论和判断。


评: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的情况来看的话,确实是我们刚才说的那个情况,美国急于拉着中国谈判,刚才你也给出了另外一篇文章,就是摩根大通的,认为未来两年美国经济衰退发生的概率高达70%,而IMF的观点也是差不多的。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些观点其实都乐观了。我们上次谈到了美国国债长短期利率倒挂的问题,我们说过,这种现象上次是出现在2007年的时候,是在次贷危机爆发之前那段时间。

如果美国国债长短利率一倒挂的话,基本上是市场评判美国经济是否进入衰退的一个先行指标,好像东方群以前有这样提过,即:如果中美贸 易 战这么打下去的话,如果美国不主动撤火的话,美国的经济有可能挺不过明年(注2019年)第一季度,所以,IMF或摩根大通所谓的2年之内经济才衰退的说法,在我们看来,即便是这种让许多人心惊的说法,也都太乐观了。

从美国债长短利率(2年与5年)两条曲线在11月份开始倒挂来看,按照以前的经验的话,从2018年12月份,美国的经济就已经开始慢慢倒退了,如果按季度来算的话,2018年12月份差不多是今年底明年初这一段,在观察上,可以“主观地”归属到2019年的第一季度。如果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减速的话,作为美国方面对经济方面是否衰退的判断,需要两个季度来最后判断经济走势,如果两个季度美国经济连续缩减的话,那么从美国经济一向的做法,就可断定美国经济已经进入衰退,也就是说即便是第一季度衰退的话,如果美国方面要判定美国经济衰退,也要等到2019年6月份之后。

为什么我们要提出美国经济或挺不过第一季度的观点呢?因为美国和中国打贸 易 战,首先是美国吃不消的,这个本质已经体现出来了,美国国债长短期利率的目前已经倒挂,已经间接证明了我们的观点。

所以说,摩根大通也好,IMF也好,尽管他们认为未来2年美国经济失速也好,未来衰退的概率发生高达70%也好,我们认为这都乐观了,当然前提是美国跟中国继续打贸 易 战。如果我们判断是对的话,美国急于拉拢中国去恢复中美之间的贸易,维持中美经贸关系的稳定,就更有迫切的需要。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拉拢中国谈判,是多么地急迫。

包括今天记者会上,美国总统说安排一次访问。就是有记者问,中美还要安排一次访问?至于这个访问能否成行,或能达成什么协议,这是后话,但目前可以说的是,即便有这次访问机会,也是美国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求回来的,为什么要挖空心思这么做?因为有其它更现时战略企图的美国(西方),在金融维稳的压力巨大的现实下,必须要有效缓解与中国贸易摩擦的问题,从而实现金融维稳。

美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尽管美国往后退了,但是美国要把这种诉求提出来(注:特郎普公开讲,如果有助于与中国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他愿意干预此事),是美国方面以总统的名义公开提出来,这样大家看出来,美国政府是一种非常无赖的一种形象,已经什么都顾不上,只要能与中国展开谈判就行!从这个角度来看,贸 易 战争下,美国的经济压力特别大,这是一方面。

在孟晚舟女士被保释的时候,我们之所以看到这方面的变化,也是跟另一方面的警惕有关系,就是俄罗斯方面。前段时间有很多人问,不是美国想极力缓和跟中国的关系吗?但是突然搞出这么一手来,其实西方后面的计划是非常明确的,就是要制造这么一个事情,尽可能一方面通过激怒你的方式,在第一时间测试出你中国的反应,如果反应错了,主动权就在他手上,如果那个时候美国再提现在的条件,就要比现在主动得多,好在中国的应对还是非常正确的,非常强硬的方式,类似于洞朗的方式,即:分别针对美国和加拿大,连续施加压力以后,我们可以观察到的是:不管是加拿大和美国,他们暂时都往后面退了一步,这个时候他在提这个要求的时候,全世界都看的到,美国是在中国的压力之后往后退,这个时候提出这个要求,姿态就不一样了,这个细节我们要注意到。
 
从另外的角度来看,不管美国与中国交流谈判的机会是怎么得来的。但是有一条,中国在贸 易 战争的问题上,就像中国外交部说的那样:中国也不愿意打。美国愿意后退当然好,只要美国在挑起来的事情中,去后退,愿意解决这个事情,愿意缓和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中国也都欢迎,这是一个基本的态度。

为什么孟晚舟这个事情不会马上解决呢?因为中美之间的沟通谈判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美国需要这种谈判去维持自己的金融稳定。

有人会问?美国既然要维持稳定,为什么不一锤子买卖和中国立刻达成一个全面解决的协议?在我们看来,恐怕那个”全面协议“也不太那么容易达成,为什么?如果那么容易达成的话,就意味着,美国在使了这么大劲以后,就完全按照中国的意思,按照中国最有利的方式,来结束了与中国这一场的较量,这也是美国方面不能接受的。你想想美国在挑起这么大事端之后,突然收手,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全部恢复正常,对美国而言也不利,可以说美国除了失去民生之外,什么都没得到。

但是美国要金融维稳的话,也有个手段,什么手段呢?就是与中国之间,达成一种密切的谈判,在谈判之中持续放出一些好消息来,比如说中国购买美国的大豆啊,中美之间削减关税啊,中美之间又达成了什么协议啊,这些东西一点点地放出来的话,从操作的角度来看,更容易维稳。就是这些细节,我们要多去揣摩一下,我们讲了这么多,就是想强调一点,这个事情出现,就没那么快解决,所以大家要做一个相对长期的准备,但是这个长期也不会太长,也许一个星期,也许两个星期,也许两个月!

背景:最近西方国家出现了一个类似引爆2008年次贷危机的住房抵押贷款的产品。2008年次贷危机的爆发是因为将不同等级的住房贷款打包并证券化后的MBS,再打包证券化形成担保债务CDO。理论上西方这个玩法是可以无限循环下去,不断形成新的金融产品。还有一份产品叫信用违约互换。整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是因为次贷的证券化,将次贷风险由发起人转移到投资人。MBS和CDO的投资者再将风险转移到CDS的投资者身上。现在出现了高杠杆贷款的新产品。和次贷有什么区别呢?住房抵押贷款针对个人,高杠杆贷款则针对公司。与住房抵押贷款类似,是企业在美联储提升利率的背景下,企业融资越来越难。除了发行垃圾债券外,就是利用杠杆从银行获取贷款。高杠杆贷款的偿还是优先于垃圾债的。高杠杆贷款经证券化后简称CLO,称抵押贷款凭证。在操作上,银行家几百家抵押贷款打包成一个产品,然后卖给投资者,将风险摊分给投资者,主要由对冲基金、保险基金和养老金等来购买。美国CLO总量达到1077亿美元,过去几年中达到了1万多亿美元。英国央行数据显示381亿英镑,2018年又是300亿。现在,不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警惕风险,美联储也发出了风险提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示,2017年全球高杠杆贷款新增发行量达到创世纪的7880亿美元,超过之前高点7620亿美元。美国华尔街金融衍生品一直很发达,之前高杠杆产品有维护契约监管,借款人可以监控借款公司的业绩表现,如果业绩不好,借款人也可以强制借款公司出售资产。经过金融危机后,许多公司要求修改契约,最终变成精简版的契约。垃圾债券交易受到美国证监会监管和保护,而高杠杆贷款不受美国证监会监管和保护。为了防范风险;要求发行方必须保留5%的份额。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对多的弗兰克法案进行了松绑,意味着发行的银行和机构不再需要持有或保留那5%的份额,相当于不再承担任何风险。这个产品基本如同窗户纸,一捅就破,2008年次级贷款属于直接原因,我个人认为下一轮金融危机的引爆点,很容易在这个产品上发生。
 
评:CLO抵押贷款凭证和你之前说的引发次贷危机的次级贷款等产品在本质上、是雷同的。都是通过金融产品将风险转嫁给其他投资者。信用违约最后的风险是完全集中到某个”大到不能倒者“的身上,比如,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身上了!在保险公司的例子中,所谓的大到不能倒,就是因为所有的风险都由保险公司来偿付。
 
把这个游戏做到无限大,银行或放贷的金融机构完全没有风险。如果违约就由保险公司来承担,没有违约就只损失一个保费,同时赚取了巨额利润。现在美国政府把多德弗兰克法案废除,CLO抵押贷款发行者不再需要5%的保留,而只需支付一个低廉的保费,就把所有的风险都转移出去了。因此,发行CLO的现在可以任意做坏事而不用承担、或只承担极小的风险。这本质也就构成了另外一个”信用违约“产品。
 
因此,将它与次贷危机爆发的引信相提并论是有道理的。从目前数据看也几千亿,倒远不如传统的金融延伸品庞大,不过性质十分恶劣。发行者没有任何风险,只要有人要,就愿意提供。当时次贷危机的情况,按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描述是“很惊恐”,他说“我不能想象一个没有任何收入、或没有任何偿还能力的人能轻松地从银行获取一笔如此高额的贷款”。这种高风险的贷款,就是所谓的次级贷!

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美国的放贷机构难道不考虑风险吗?其实他考虑了风险,他将诸多次级贷经过巧妙的组合、也就是包装、形成一个债券组合,再拉三大评级公司给个优良的评级,回头去保险公司、按评级进行相应定价、买一份借款人违约保险就完了,这样,就将次级贷款债权的风险通过很巧妙的方式进行了搭配并“转出售”。
 
伯南克曾任美国央行行长,而以他的身份与经验,对这些组合、都说“看不懂,称“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但是,就是这些组合进行最后打包后,在评级公司那里获得AA或者AA+的优质评级,而美国的保险公司就凭这个评级标价并开出保单,而在收取了低廉的保费之后,这引起风险就立刻集中在相信评级机构的保险公司身上了。

这次的高杠杆产品也是类似,所有的这些恶果不单来自于特朗普放开多的弗兰克法案,而是美国长期的纵容,事实上,美政府对华尔街类似的行为的纵容,仅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稍微收敛了一点,因为次贷危机的后果太严重了,总得有个”收拾“有个”说法“,但到现在又完全放开了。从我们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当然有类似2008年次贷危机的风险。只要放宽监管,一夜之间就可以诞生出成千上万种方式来玩。关键是有人买单。
 
美国有一套成熟的系统,就是有人评级,穆迪、惠迪普尔、惠誉,只要这三家给出很好的评级,就可以通过市场把它卖出去,将风险转嫁出去。这是它玩这套游戏的本质。类似CLO这样的东西其实有很多。未来更会层出不穷。因为美国的经济主要靠这些东西在维持,也就是说,华尔街金融永动机的维持运转的机制,本质就是金融骗局。次贷危机就是这些金融骗局的结果,次贷组合与信用违约,在小时许多人看来绝对是天衣无缝的东西,看似不可能违约的事情,最终却大量违约,连“大到不能倒的”世界上最大的保险公司都承受不住。

为什么美国当时要救这家保险公司,就是因为清楚后果。次贷危机就是西方金融资本利欲熏心的本质所导致的。
 
在这个问题上,其实中国也不是一片净土。大家回忆一下2016年,例如  大  学  生0首付买房,非常恶劣,将所有的风险转交给个人和银行。谁最愿意做这个?地产商最愿意。当时的情况一度是:许多人买房零首付,是地产商和中介公司垫付了首付,甚至许多在校大  学  生都可以贷几百万去买房。这个事情只是过去了两年的时间,相信大家还会有印象!
 
回归到美国CLO,谁最愿意做这个?银行,或其它可以放贷的金融机构,通过这种操作,既可以赚取暴利,又可以通过巧妙的组合、包装去转嫁风险。而银行或放贷金融机构都是谁呢?就是华尔街。
 
所以在特朗普放松金融监管后,出现这些现象,都是必然的。而为什么要放松金融监管呢?又是因为维持美国经济运转的需要。但为了满足这种需要的可能后果、又都是非常清晰的,这就是恶性循环。
 
所以特朗普很急,你骂他不要脸他也无所谓,什么都无所谓,种种迹象说明,尽管他大骂美联储,但其身体比嘴巴显得诚实的是:目前,他的行动、其实只在意金融稳定。现在特朗普为什么把朝鲜像祖宗一样的供着?为什么中国央行一说降准、逆回购、放出货币、都在冲击美国的金融市场的稳定,这才让他痛苦。
 
而特郎普说的、做的,最终要和美国的市场去”见面“,这就是他最为难的地方。中国也是看清了他”电话认怂“的处境、明了他的动机,洞悉他的目的,其实就是缓兵之计。既然间在缓兵,那我还是该如何就如何,贸易(谈判)归贸易,金融(冲击)归金融。这个态度,其实就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的:我不欠你(美国)的、也不求你的,也不怕你。

西方金融维稳为什么那么重要?就是要维持住金融骗局。西方既然与中国贸 易 战达不到目的,那就要和中国缓和,为什么呢?我们说过,在与中国贸 易 战对垒过程中,美国经济的衰退可能拖不过明年第一季度,而一旦美国经济明年确认进入衰退,那么,包括CLO这一类的窟窿、必定会提前爆发。
 
所以美国很急,打电话希望找中国  领  导 人谈,又放出消息说中国准备购买美国大豆,还制造华为事件并主动将华为事件往贸 易 战事情上扯,又这、又那的,为什么呀?因为美国急于想与中国达成”贸易摩擦层面的缓和协议“。
 
搞清楚这些,包括次贷危机由来、信用违约的本质、CLO等工具的后果,也就搞清了美国经济烂在哪里,也就可以盯着美国的金融维稳,去打击它的痛点。讲其他的都没用。
 
而且中国这样的反击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在我们看来,这也算是一种非对称的打击,通过这种方式,中国可以做很多次、在很长时间里多次使用,而美国却受不了,因为它不得不与无情的市场去进行博弈。中国不过就是今天搞一搞逆回购,明天来份”麻辣粉(MLF)“,再过几天,再将”麻辣粉“给”踢(T)“一脚(TMLF),还不行的话,我再降准,中国降准空间还有很大(注:15.5%,约锁住了23万亿准备金)。最后,中国还可以玩降。

背景:现在CLO规模是1.1万亿美元,持有者主要是共同基金、保险公司、养老基金。这些机构持有大量CLO产品,只要资金周转的开,在岸流动性宽松的情况下还能玩的转。一旦出现市值亏损,会面临大量的赎回,从而引发CLO价格进一步下跌,将导致所有持有者的市值损失,还会导致高杠杆贷款等产品流动性收紧,最终崩盘。
 

评:还有个关键点没讲到,为什么次贷危机会爆发呢?因为经济泡沫得不行。泡沫崩了,维持不住了。今天美国也面临着这个风险。

美联储一直嚷嚷着加息,说是经济太热了,就业人数太强大了,经济过热得不行,所以我要加息了。

中国央行说,哪来的经济过热,我都觉得好冷。我作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都觉得冷的不行。你要加息你加吧,我就降准,我逆回购,我推麻辣粉,总之,你收货币、我就放货币。
 
市场是聪明的。不看别的,就看到美国经济如何烂,比如街头标准,美国枪击案上升了那么多,欧洲到处都是黄马甲,波罗的海的航运指数那么低。只有让美国公司经理人”有红可分“的美国的股 市穿行在云里!经济过热从何谈起?中国作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经济增速又那么高,股 市那么低,且公开说经济下行压力大。那市场相信谁呢?当然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们说了,如果美国继续与中国贸易摩擦,那美国经济衰退熬不过明年第一季度,而一旦美国经济衰退,会让CLO这样的”类次贷“产品的违约率迅速上升。从另外的角度看,中国在美国金融维稳上反击,而美国在贸 易 战未能达成目标的事实下,也就非常急于与中国达成缓和协议。从这可以看出,美国在金融维稳上已经深刻感受到CLO这样的”类次贷“产品、在经济衰退下的巨大危险!
 
信用违约如何产生?就是一时间有大量借贷者无法偿还信贷,进而引发大规模的违约。CLO这样的”类次贷“产品,不管如何打包,总有一个头,即:借钱的人总是要偿还债务的,还不上就是违约。经济衰退时期,这些不能偿还的人数就会急剧上升,或因为收入下降了,甚至可能失业。所以,经济衰退的危险,很容易让美国回想起次贷危机时的景象,这也是美国急于想与中国缓和贸易摩擦的、在经济层面的真正原因。当然,这只是经济金融上的原因,更现时、从而更急迫,也就更重要政治上的原因,我们在这里就暂不展开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