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随人意

天也随人意, 常想天会开
个人资料
tiany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为习核心而欢呼

(2016-10-29 21:38:01) 下一个

【摘要:要有权威就离不开核心,出现核心是权威成熟的标志。核心不是自封的,也不是仅仅有权位就能自动获得的。真正的核心来自民心,来自老百姓的众望所归。产生“习核心”是一系列正确行动的结果。只要真心为中国好,就没有理由不为“习核心”而欢呼。对“习核心”的确立最老大不高兴的当属文人“公知”。】

一心希望中国好的人则由衷高兴“习核心”——四年了,建立起核心了,好事,大好事。

中国的体制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是中国最大最宝贵的优势。中国摆脱百年落后挨打、任人欺侮、四分五裂、军阀混战的状态,实现统一、维持迄今为止已有六十多年的和平、迅速奠定工业化现代化基础、从一穷二白一跃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靠的就是这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

要“集中力量办大事”就必须有权威——恩格斯说:“联合活动,互相依赖的工作过程的复杂化,正在取代各个人的独立活动。但是,联合活动就是组织起来,而没有权威能够组织起来吗?”“大工厂里的自动机器,比任何雇用工人的小资本家要专制的多。至少就劳动时间而言,可以在这些工厂的大门上写上这样一句话:进门者请放弃一切自治!如果说人们靠科学和创造天才征服了自然力,那末自然力也对人进行报复,按他利用自然力的程度使它服从一种真正的专制,而不管社会组织怎样。想消灭大工业中的权威,就等于想消灭工业本身”、“再拿铁路做例子。这里,无数人的合作也是绝对必要的;为了避免不幸事故,这种合作必须依照准确规定的时间来进行”、“假如铁路员工对乘客先生们的权威被取消了,那末,第一趟开出的列车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但是,能最清楚地说明需要权威,而且是需要最专断的权威的,要算是在汪洋大海上航行的船了。那里,在危险关头,要拯救大家的生命,所有的人就得立即绝对服从一个人的意志。”“如果我拿这种论据来反对最顽固的反权威主义者,那他们就只能给我如下的回答:‘是的!这是对的,但是这里所说的并不是我们赋与我们的代表的那种权威,而是某种委托’。这些先生们以为,只要改变一下某一事物的名称,就可以改变这一事物本身。这些深奥的思想家,简直是开我们的玩笑。”

要有权威就离不开核心。没有核心,权威有也等于没有——分庭抗礼,政出多门,阳奉阴违,明无山头暗有礁……放任这么多权术花样,什么权威也会被架空。制止这一套没别的办法,只有确立核心。毛泽东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没有这样一个核心,社会主义事业就不能胜利。”

出现核心是权威成熟的标志。中国共产党1921年成立,到1935年遵义会议才认同毛泽东,到1942年延安整风才开始形成毛泽东的领导核心,到1945年7大才正式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核心,前后用了24年(如果从以义和团运动为标志的中国老百姓从两眼一摸黑开始瞎碰乱闯摸索救国之路的1900年算起,那就是45年),而且不知付出了多少代价——光共产党付出的代价:丧失南方根据地和红军主力。为了这个核心代价惊人,但物有所值——之后仅仅三年就推翻了蒋家王朝,建立了新中国,不但从此结束了战内乱、使中国迄今为止已67年无战乱,而且用十几年就建立了独立自主的现代化工业体系,用67年就把一穷二白的农业古国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跟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算幸运的。前苏联丧失了领导核心,于是以国家土崩瓦解、几百万军队灰飞烟灭、几十年建国的血汗、几千万生命换来的卫国战争胜利成果付诸东流、几亿人痛苦中煎熬多少年为代价才重新形成了普京这个新核心,整个国家元气大伤。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国家的老百姓现在还在苦苦挣扎盼望能找到新的核心,而有些国家如前南斯拉夫,百姓恐怕连盼望新核心的历史机会都没了。

毛泽东那一代中国人历尽沧桑吃尽苦头才建立起核心。但正因为有此基础,今日中国人再也用不着吃那么多苦走那么多弯路付那么大代价了——不到四年就建立起新的核心,实现了平稳过渡、代代传承,实在幸运多了。

核心不是自封的,也不是仅仅有权位就能自动获得的。真正的核心来自民心,来自老百姓的众望所归。

开国中将廖汉生回忆说,自己1939年春率八路军716团挺进冀中平原。刚到时老百姓都关门闭户,甚至有一家人正在结婚也不敢结了,连新郎新娘都跑了。但等716团跟日军打了一仗后,老百姓立刻成了他们的亲人,所有人都给他们送吃的喝的,连那家结婚的也开始重新张罗。廖汉生很奇怪,就问那个新郎怎么回事。新郎说:“过去的队伍是见了鬼子就跑,你们这次不是,硬把日本鬼子打趴下啦,我们还怕什么?”

这个事实证明老百姓看人看的是什么——行动而不是言词。你见了日本鬼子就跑,再说得天花乱坠老百姓也不尿你;你敢打鬼子而且打赢了,什么都不用说就足以让老百姓信你——就凭“敢打鬼子而且打赢”这一具体行动就说明了一切,就定了性。而恰恰就是这一具体行动就足以难倒一切文人“公知”——他们什么花言巧语都不缺,就缺哪怕一个具体行动。

关键时刻一个具体行动就足以说明问题。风云紧急内忧外患黑云压城城欲摧之际的一系列应对得当呢?——习近平从一个贪官猖獗、贪腐惊人、两个军委副主席都是巨贪的烂摊子上开始履职;通过坚定不移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反腐倡廉、严厉惩贪、惩恶扬善、裁军整军、强化备战,短短四年就扭转了军队卖官鬻爵贪污腐败肆无忌惮的局面,领导中国安然克服了一系列惊涛骇浪浪——别的不说,光过去这一年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有:金融大风暴、天津大爆炸、南方大洪灾、互联网金融大骗局、电讯大诈骗、“蔡英文拒不承认九.二共识”、“台湾全面去中国化”、“南海仲裁”、“萨德入韩”、钓鱼岛日军大挑衅、美军“做好今夜就和中国开战的准备”、“五角大楼动真格中美军方下一战场曝光”、“美国8艘航母一齐出动,两个航母作战群进入南海”……

(所有这些风浪以今年“南海仲裁”最为凶险——美国的如意算盘:通过“南海仲裁”宣布中国南海主权非法。如果中国接受仲裁,则必丧失南海全部主权;如果中国拒绝接受仲裁,则将被宣布“破坏国际规则”、“违反国际法”、“非法占领”、“侵略邻国”……美国可名正言顺“挟天子令诸侯”,大兵压境组织“亚洲北约”,中国周边国家纷纷见风使舵积极入伙趁火打劫扑上来咬中国一口。如果中国屈服,则同样要丧失全部南海主权,并被得寸进尺步步紧逼勒索更多的领海领土主权;如果中国抵抗,则将象俄罗斯一样遭到经济制裁甚至封锁包围。)

外患之际必有内忧——与所有上述天灾人祸密切配合兴风作浪的是文人“公知”——“天津大爆炸是报应”、“武汉被淹是因为三峡大坝不防洪”、“武汉被淹是城市排水系统有问题造成的”、“军队救灾不如德国抗洪神器”、“继辽宁舰后,完全由湖南人自主研发,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第二艘航母‘长沙号’今天正式下水航行。武汉三镇号也该起航了吧?”、“原北京大学副教授夏业良在美国呼吁空投突击队到中南海、占领广播电视台等,并呼吁搞政治暗杀、策动军队和警察哗变”、6月7日开始连续4天每天来一起警方的负面报道,在全国掀起一场铺天盖地的反警仇警的倾向性舆论狂潮……

“乱云飞渡仍从容”,从容不迫一一化解所有这些惊涛骇浪,从反腐倡廉到南海造岛,从“一带一路”到把“南海仲裁”从危机变成闹剧,既确保了中国南海210万平方公里海域主权又避免了战争;没有遭到国际孤立、没有遭到经济制裁、没有引起国内惊恐人心惶惶市场大乱战争歇斯底里,反而引发美菲反目、敌对阵营阵脚大乱、南海形势大变——举重若轻、不动声色化危机于无形、把“黑云压城城欲摧”变成“柳暗花明又一村”……所有这些足以证明一条:“习核心”缘自一系列实实在在的行动,实实在在的成果,实实在在的众望所归。

对“习核心”的确立最老大不高兴的当属文人“公知”——“炎黄春秋”杂志原副总编缉王彦君对西方杂志说,确立“习核心”是“强调权力集中,忽略了反腐的关键——对党的监督”;湖北省前人大代表姚立法说,“权力来源是改革体制的关键”、“解决权力来源的问题,取决于依法的选举权力代表”;台湾中华大学学者曾建元说,中共“缺乏监督、制衡”……

文人“公知”的这套其实就是非他们当权不可——他们“顶层设计”的“权力来源”体系——“宪政民主”、“一人一票”、“自由选举”之类说白了就是“比吹”:谁能吹谁当权。而实际执行的结果一定是国家四分五裂内战内乱。道理很简单:文人“公知”没有凝聚力,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永远也不会有,因为第一,他们永远只有言没有行——譬如抗战时期“敢打鬼子而且打赢”这种具体行动,文人“公知”永远也做不到。没有行,就休想得到老百姓的信任,就休想有凝聚。第二,文人“公知”天生的死穴命门是“瞧不起老百姓”——自命贵族,自命不凡,自命高人一等。除非按毛泽东的主张与工农相结合,文人“公知”永远不会真正尊重老百姓。歧视鄙视百姓的人永远不可能得到百姓的信任,也就不可能有凝聚——恰如《共产党宣言》辛辣讽刺的:“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阶级的乞食袋当做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著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什么是“旧的封建纹章”?鄙视老百姓。尽管有的文人“公知”也宣称“我也是为百姓奋斗”,但他们对老百姓的轻蔑本性是改不了的,这就决定文人“公知”对老百姓永远不可能有凝聚,永远休想让老百姓真心跟他们走。

没有行动,没有凝聚,文人“公知”闹选举就不可能靠正面的东西获得选票,就只能靠抹黑对手“逆向选举”——我拉不到选票,就把你的选票赶走,结果就只能是煽动仇恨、制造对立、走向分裂。从前南斯拉夫四分五裂到前苏联原加盟共和国内战;从马克.吐温“竞选州长”到今日川普大战希拉里;这种“抹黑选举”已经成了“宪政民主”的“靓丽风景线”——川普的选票可以自动变成希拉里的,川普2016年10月22日葛底斯堡演讲揭露:“这届美国大选,2400万张选票要么无效要么造假,选票造假到这种程度,简直难以置信。竟有180万死人登记投票,死人都爬起来投票了,我很想知道这是如何办到的。”希拉里阵营中去砸特朗普场子的干将公然宣布:“我们才不管他妈的法律和道德,我们就是不能让这个人当选!”

看看所有这些反面例子就可想而知,如果真的按照文人“公知”的那一套搞什么“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一人一票”、“宪政民主”,中国必定四分五裂内战内乱——不是“可能”,不是“也许”,而是“必定”。相信文人“公知”比相信电讯诈骗犯更傻。

看人看行动,看核心也要看行动。产生“习核心”是一系列正确行动的结果。只要真心为中国好,就没有理由不为“习核心”而欢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