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随人意

天也随人意, 常想天会开
个人资料
tianyi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东方时事20120720

(2012-07-24 05:52:50) 下一个
中俄再次否决安理会涉叙利亚决议草案
  
  联合国安理会19日就英国等国提交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对决议草案投了否决票,决议草案未获通过。
  
  这是继2011年10月4日及2012年2月4日中俄共同否决涉叙决议草案后,安理会第三次未通过有关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当天的投票结果显示,除俄罗斯和中国外,巴基斯坦和南非投了弃权票,安理会其余11个理事国投了赞成票。
  
  当天的表决原定于18日举行。由于位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叙国家安全总部18日上午遭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多名叙高官伤亡,联合国-阿盟叙利亚问题联合特使安南18日呼吁安理会推迟就涉叙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同时,由于安理会内部分歧明显,表决时间最终被推迟至19日上午举行。
  
  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称巴以和平进程大门已关闭
  
  据外媒报道,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认为,目前没有可能恢复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和平对话。
  
  阿巴斯在开罗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目前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平进程大门已经关闭”阿巴斯18日抵达开罗访问,并在那里与埃及新总统穆尔西举行了会谈。
  
  他补充说“目前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只有一些小型的附带接触,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联系”
  
  继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及耶路撒冷东部地区扩建居民点的活动加剧,巴勒斯坦于2010年9月退出了巴以和谈。国际社会为双方恢复和谈所做出的一切努力都没有取得成效。
  
  巴勒斯坦自1967年以来一直争取在约旦河西岸与加沙地带建立自己的国家。以色列对此表示反对,并拒绝与巴勒斯坦“分享”耶路撒冷,称该城市是其“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
  
  ●时事点评:
  
  我们知道,联合国安理会原定于18日对西方国家支持的叙利亚危机决议草案进行了投票,但最终在18日叙利亚大马士革爆炸袭击的爆炸声中,特别是在“安理会”的“强烈争吵”之中,被推延至19日。投票结果是,“中俄”再次“双否”。
  
  中国针对“动用否决权”进行解释性发言中,有这样几个说法值得注意
  
  我们注意到,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针对“中国动用否决权”进行解释性发言中,有这样几个说法值得注意:
  
  第一,李保东说:国际社会当务之急是全力支持和配合安南特使斡旋,支持落实叙利亚问题“行动小组”日内瓦会议公报,安理会有关决议和安南六点建议,叙利亚各方立即停火,为尽快开启包容性政治对话创造条件。而在上述这些方面,联合国驻叙利亚监督团有着重要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第二,李保东说,而英国,美国等提交的安理会决议草案与上述目标完全背道而驰。首先,这个决议草案存在重大缺陷,内容不平衡,旨在单方施压。事实已经证明,这种做法无助于解决叙利亚问题,反而导致叙利亚问题脱离政治解决的轨道,不但会使动荡的局势进一步升级,而且还会向该地区其他国家蔓延,破坏地区和平与稳定,最终损害叙利亚和地区国家人民的利益。
  
  第三,李保东说,叙利亚问题只能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军事手段没有出路。这是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一贯坚持的立场,不针对一时一事,目的是维护叙利亚人民及阿拉伯国家的利益,维护各国特别是广大中小国家的利益,维护联合国以及安理会的作用与权威,维护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
  
  罗列李保东的“发言要点”,在于强调如下内容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我们之所以在此罗列李保东的“发言要点”,在于强调如下内容:
  
  其一,就“第一”而言,重点在于“..在上述这些方面,联合国驻叙利亚监督团有着重要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其二,就“第二”而言,重点在于“..事实已经证明,这种做法无助于解决叙利亚问题,反而导致叙利亚问题脱离政治解决的轨道,不但会使动荡的局势进一步升级,而且还会向该地区其他国家蔓延,破坏地区和平与稳定,最终损害叙利亚和地区国家人民的利益”。
  
  其三,就“第三”而言,重点在于“..叙利亚问题只能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军事手段没有出路。这是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一贯坚持的立场,不针对一时一事,目的是维护叙利亚人民及阿拉伯国家的利益..”。
  
  “解释性发言”的“重点”在于“其三”,且“其三”的性质并不在于“耐心解释”,而在于“强烈警告”
  
  如果结合“西方精心策划的”18日恐怖爆炸“同时炸死了叙利亚政府几个核心人物”,叙利亚局势步入“随时可能全面失控”的“表决背景”来看,东方评论员认为:
  
  首先,就本质而言,由于中国已经为“美国利益(西方资本利益)”这一类在中东方向,甚至各个方向“挑拨离间”的“邪恶势力”正式地贴上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标签,从而意味着“不会对其叙利亚政策,特别是伊核政策”抱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因此,中国的这番“解释性发言”其实“更多是”在针对“一类听众”,那就是对叙利亚局势负有不可推卸之责任,但却极可能在中东局势全面失控后受到直接冲击的“叙利亚周边国家,特别是各自心怀“小九九”的土耳其,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
  
  其次,如果在“首先”的层面“再去观察”此次“中国否决”之后的“解释性发言”,我们也就不难明白,就内容而言,“解释性发言”的“重点”在于“其二”,且“其二”的性质并不在于“耐心解释”,而在于明确给出“..不但会使动荡的局势进一步升级,而且还会向该地区其他国家蔓延..”之类的“强烈警告”。
  
  ●针对提案的“西方利益”,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还说了这样两句话
  
  因此,我们也就注意到,在又一次“苦口婆心”地对“叙利亚周边国家”解释“投否决票”的原因,并首次以“..会使动荡的局势进一步升级,而且还会向该地区其他国家蔓延,破坏地区和平与稳定,最终损害叙利亚和地区国家人民的利益”加以“强烈警告”之后,针对提案的“西方利益”,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还说了这样两句话:
  
  其一,李保东说,个别国家在投票后的解释性发言中颠倒黑白,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这是完全错误的和别有用心的,中方予以坚决反对。
  
  其二,李保东说,相比之下,个别国家则热衷于干涉别国内政,煽风点火,挑拨离间,唯恐天下不乱。他们从一开始就对安南斡旋和部署联叙团持消极态度,在过去几个月内不断散布安南斡旋和联叙团“无用论”和“失败论”。此次又给联叙团延期设置先决条件和障碍,将其同援引《宪章》第七章并威胁制裁挂钩,并试图改变甚至推翻“行动小组”日内瓦会议来之不易的共识。在磋商中更是毫无诚意,态度傲慢。这不得不使人质疑其实际上不愿看到联叙团延期,不愿看到通过叙利亚人民主导的政治进程尽快解决叙利亚当前危机。我们敦促这些国家认真反思自己的政策和行为方式,尽快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结合当前的叙利亚,特别是全球局势的最新发展,就这两段话而言,其“内容”显然透射出这样两层意义:
  
  将“美国利益(西方资本)”正式贴上了“叙利亚,以至整个中东一切混乱之乱源”的“标签”
  
  第一层意义:这是“高调”地将“联合国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努力的失败(安南方案)”归结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利益”的名下。
  
  值得强调的是,一句“..个别国家则热衷于干涉别国内政,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特别是“..唯恐天下不乱。他们从一开始就对安南斡旋和部署联叙团持消极态度,在过去几个月内不断散布安南斡旋和联叙团“无用论”和“失败论”。此次又给联叙团延期设置先决条件和障碍,将其同援引《宪章》第七章并威胁制裁挂钩,并试图改变甚至推翻“行动小组”日内瓦会议来之不易的共识。在磋商中更是毫无诚意,态度傲慢..”,其实已经将“美国利益(西方资本)”贴上了“叙利亚,以至整个中东一切混乱之乱源”的“标签”。
  
  第二层,在“第一层意义”的基础上,我们也就可以对之前的一个观点进行进一步展开。
  
  而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于当地时间7月5日发表声明称“西方国家如果在叙利亚问题上继续坚持现有的立场,将很可能导致局势恶化,甚至可能引发大规模战争”,及“阿拉法特疑遭钋—210毒杀”的“重大变量”被突然抛出,我们已经连续多次强调这样一个观点,即:继“叙利亚击落土耳其军机”这一“重大变量”被注入中东局势,且导致局势“空前复杂”之后,随着又一“重大变量(阿拉法特疑遭钋—210毒杀)”又被“紧急注入”其中,我们的观感就是:种种迹象说明,“叙利亚问题(请大家注意我们的用词)”“距离摊牌”实际上只有“一步之遥”了。
  
  一个当然的问题就是:在联合国框架内,或在政治层面上,如果这还不是摊牌,那又是什么?
  
  毫无疑问,随着“叙利亚局势”的进一步发展(7月18日叙利亚政府多个军方核心人物被炸死),如果站在“致力于尽快结束叙利亚之乱”之“国际社会”的角度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在之前以非人类方式悍然引爆叙利亚局势,意图利用联合国框架去拖延叙利亚之乱,以助其“全力构建”金融防火墙,从而根本无意通过联合国框架去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邪恶势力”,此次悍然以恐怖袭击手段,直接攻击,并炸死数名叙利亚“军事决策层”的核心人物之后,一个当然的问题就是:在联合国框架之“外”,或在“军事层面”上,如果这还不算“主观上虽不想摊牌,但却想“有效击穿”叙利亚这个“止损点”,从而客观上具摊牌性质(请大家注意我们的用词)”的“攻击手段”,那又是什么?
  
  另外,随着“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将“提案方(美国利益(西方资本))”正式贴上了“叙利亚,以至整个中东一切混乱之乱源”的“标签”,并公开斥“其叙利亚政策”“..从一开始就反对安南方案..”,并包藏有“..挑拨离间..唯恐天下不乱..”的“企图心”,由于“叙利亚问题”目前仍然处于联合国政治处理框架内,因此,如果如果仅在“联合国层面”上去观察问题,那么,就“坚决主张通过联合国框架,且坚持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国际社会”而言,另一个当然的问题就是:在联合国框架之“内”,或在“政治层面”上,如果这还不算“客观上虽没摊牌,但主观上却“决心止损”,从而具“准备摊牌”之信号(请大家注意我们的用词)”的“反击手段”,那又是什么?
  
  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那么,当下面这些新闻集中传来的时候,自然就觉得“理所当然”了!
  
  日媒称伊朗高官4月访朝就核武器合作达成共识
  
  据媒体援引日本共同社7月20日消息报道称,有日本外交消息人士20日透露,伊朗政府高官代表团曾于4月访问朝鲜,朝伊双方就强化“战略项目”合作达成了共识。该消息人士称,所谓“战略项目”“意思无疑就是核武器和导弹领域”。
  
  据称,伊朗代表团由最高安全委员会的3名高官组成,伊朗方面提出与朝鲜人民军及朝鲜劳动党的7名高官会面,朝方则派出了对武器出口有较大影响力的朝鲜侦察局长金英哲等人。
  
  报道称,在4月的访问中,伊朗代表团除会晤金英哲外,还与负责军需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朱奎昌举行了会谈,就推进“战略项目”合作达成了一致。据称,受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去世的影响,朝鲜内部对朝伊“战略项目”合作的批准手续曾一度停滞。
  
  埃及总统下令:释放572名2011年动荡中被捕人士
  
  据媒体报道,埃及新总统穆尔西19日晚发表电视讲话说,他当天已下令释放572名在去年动荡中被捕人士。
  
  他说,这是决定释放的第一批动荡中被捕人士,剩下的被捕人士的案件还在研究当中。
  
  穆尔西在当天讲话中重申他将致力于重塑埃及国际地位,重振埃及经济,恢复国家安全稳定,呼吁全国人民参与到“清洁国家运动”中来,共同应对垃圾问题。穆尔西还在讲话中承诺保证新闻和信息自由,强调对国家新闻事业予以支持。
  
  埃及将在20日迎来一年一度的伊斯兰教斋月。穆尔西说,对埃及人民来说,斋月除了是封斋之月之外,也是胜利,丰收和工作之月。他说“我们想把我们国家的崭新面貌呈现给全世界。”他呼吁所有民众团结一致,与国家机关并肩合作,共同解决安全,燃料,交通,温饱和环境五大问题。
  
  6月30日,来自穆斯林兄弟会的当选总统穆尔西宣誓就职,成为去年2月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首位民选总统。他在上台后成立专项委员会,调查去年动荡中被捕人士的案件。
  
  俄外长:建议就叙局势再次举行会谈并邀请伊朗,沙特参与
  
  据俄新网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日前在记者会上声明称,俄罗斯建议安南就叙利亚局势举行第二轮会谈,此次会谈应该邀请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参加。
  
  拉夫罗夫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于当地时间17日在克里姆林宫与联合国和阿盟特使安南举行会晤时,就曾提出举行第二次会谈的建议。
  
  拉夫罗夫称:“我们建议安南再次召开叙利亚问题行动小组专家和政治家级别的会议。日内瓦会议期间没有邀请伊朗和沙特参加,第二次会谈最好还是纠正这一疏漏。”
  
  首先,在“日媒称伊朗高官4月访朝就核武器合作达成共识”的新闻片段中,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
  
  有日本外交消息人士20日透露,伊朗政府高官代表团曾于4月访问朝鲜,朝伊双方就强化“战略项目”合作达成了共识。该消息人士称,所谓“战略项目”“意思无疑就是核武器和导弹领域”。
  
  ●为自己,也为“美国利益(西方资本)”打探中俄态度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日本政府在这个“时间点”,通过媒体,以外交消息人士的方式,突然放出“伊朗高官4月访朝曾就核武器合作达成共识”的消息且猜测双方达成的所谓“战略合作”系“核武器和导弹领域”,其实既是在“为自己”,也是在为“美国利益(西方资本)”的“下一步行动”主动打探“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在叙利亚问题,特别是“两核问题”上的最新态度。
  
  ●一件不太起眼,但我们却非常关注的新闻
  
  我们知道,在7月18日,除了炸死叙利亚国防部长等叙利亚核心人物的那场恐怖爆炸袭击充斥大在媒体头版头条之外,还有一件不太起眼,但我们却非常关注的新闻,那就是“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访问埃及,会晤埃及新总统穆尔西”,并讲了这样一句话--“目前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平进程大门已经关闭”。
  
  ●为“叙利亚局势的引爆者”强行“打断”该“缓慢移动”提供了机会!
  
  显然,叙利亚局势,埃及局势,或者中东局势在继续向不利于“美国利益(西方资本)”的方向“缓慢移动”。由于“叙利亚政府至今未能将引爆冲击波有效导出境外”,因此,“这种移动”进行得十分缓慢!距离形成“中东全面破局(注:非中东破局,注意两者的区别)之不可逆转的趋势”依然非常遥远!这就为“叙利亚局势的引爆者”强行“打断”该“缓慢移动”提供了机会!
  
  ●“美以”之所以“如此不惜一切手段”地将“引爆冲击波”继续堵在叙利亚境内?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策划者”制造7月18日这种“主观上不想摊牌,但却具摊牌性质”的“恐怖袭击案”,一个重大意图是在叙利亚内部造成恐慌,制造决策层的分裂(这从西方在第一时间就强调内部保安人员所为,且袭击对象是强硬派核心人物就可明了),通过激化叙利亚内部矛盾的方式,去导致“叙利亚现政权决策层”决策低效且困难,这与之前..“叙利亚做出有限反击(打下土耳其军机),以色列“就制造借口(声称叙利亚准备攻击以色列)”,从而紧随“因军机击落必须做出一定军事反应”的土耳其一道,将军队调往以叙边境”,试图通过“军事威胁叙利亚”,将“引爆叙利亚局势的冲击波”继续堵在叙利亚境内..的“意图”相比,可谓是“异曲同工”。
  
  值得强调的是,“美以”之所以“如此不惜一切手段”地将“引爆冲击波”继续堵在叙利亚境内,其“目的”一如我们之前(安南方案4月获通过时)在讨论纪要中所描述的,即:
  
  ●再谈“两个关键点”
  
  首先,站在“国际社会”之“大多数”“中东共同利益”的层面,在“观察”特别是“处理”叙利亚问题的时候,务必要从“两个关键点”“着眼”并“着手”。
  
  所谓“两个关键点”分别是:
  
  第一个关键点:我们认为,至于叙利亚呼吁“..安南致力于获得叙利亚反对派同意停火的书面保证”,不过是叙利亚政府,特别是“真心支持安南方案的力量”基于对“安南方案”之“后续发展”的“最可能前景”,特别是叙利亚问题,特别是伊朗问题之“后续发展”的“最可能前景”,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之基础上的“以攻为守”而已!
  
  第二个关键点:我们认为,站在“中俄”为代表的国际社会的角度,眼下努力的方向,应该就是继续以“中俄的政治,特别是军事实力”作“战略支撑”,继续驱动“伊朗与叙利亚之间的良性循环”,并在此基础上,继续驱赶“不可逆的中东破局进程”继续走向“中东全面破局”或“中东最爆力破局”,从而迫使“有不同战略利益,也有不同战略选择”的欧洲利益,特别是美国利益必须在“国际社会”之“中东共同利益”所“共同给出的”“战略选择题”前“作答”,而不是如“美国利益(西方资本利益)”所愿的,在“中东大乱,但局面始终可控”之中,“隐性”走向“最后”这个结果,从而坐视“欧美正式量化宽松,水淹南方”这一对巴西,印度,俄罗斯,特别是中国而言,最不利局面的来临!
  
  值得深思的是,只要“叙利亚之乱”不能尽快地“实质性结束”,那么,由于叙利亚政府因为“这种制裁,那种禁运”而蒙受的政治与经济损失,一点儿也不比“单纯的人员伤亡”来得小。
  
  正是基于这一认识,我们当时(安南方案通过时)就提出,期间也始终认为,且今天仍然坚持如下观点,即:
  
  其一,站在“国际社会”之“大多数”“中东共同利益”的层面,在“观察”特别是“处理”叙利亚问题的时候,务必从上述“两个关键点”“着眼”并“着手”,否则,叙利亚局势,特别是伊朗局势,就其“最新发展”而言,尽管其“旨在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测试”被暂时打断,但只要这种“暂时打断”没有“后力为继”,从而令“叙利亚之乱”向“尽快结束”的方向发展,则在本质上,都可以说是“在美国利益(西方资本利益)”的“控制之中”。

  
  因为,在“时间因素”的催化下,持续“叙利亚之乱”之“本身”,就是在“接续”所谓“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测试”,并“借用时间”的“滴哒声”,一步步接近于“其战略攻击”的“战略意图”。值得警惕的是,一旦这种“接近”在”战略测试”的“掩护”下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最终也一样可以达成“直接进行“类似战略攻击””的“战略攻击效果”。也就是“量变”到“质变”的突变!
  
  其二,从叙利亚局势的最新发展来看,特别是,从欧洲债务危机,巴西,印度,及中国货币与资本政策的“最新发展(我们认为,近期中国央行连续调降利率是“不妥当”的,不仅过于急躁,也容易引起部分南方经济体的误解)”来看,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但东方评论员仍然认为,且觉得“更加有必要提请”大家注意下面这段讨论纪要:
  
  --------------------------------------------
  
  务必要客观,冷静地看待这场“直接决定”“方方面面”国家,民族命运的“国际博弈”。尽管“整体局势”仍然在我们的评估之中,但在“美国利益(西方资本)”已“不惜全面透支”其“战略能力(包括金融主导权)”,谋略最大限度“威逼利诱”,从而企图“最大限度调动,并利用”方方面面的“私心”,从而“不顾一切狂扔胡萝卜(根本就不考虑其兑现能力)”的“疯狂攻击”中,这场“国际博弈综合局势(政治,军事,特别是经济,尤其是金融)”,直到今天,仍然只能用“极其严峻”来加以描述。
  
  而站在国际社会,特别是中国利益的角度去看问题,在所谓“重大原则问题(相关内容,参见之前点评)”上,仍然不容出现半点儿应对错误!
  
  ●“第三次双否”具有鲜明的“重大原则问题上来不得半点儿应对错误”的“特征”
  
  显然,中国与俄罗斯的“第三次双否”,就具有鲜明的“重大原则问题上来不得半点儿应对错误”的“特征”。
  
  在这里,我们注意到,中俄之间又出现了不应该出现的“俄罗斯粗暴执法,炮击中国越境渔船”的事情。
  
  事实上,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一“看似孤立”的事件,从其后续处理的情况来看,其实“并不孤立”,它于我们之前提及的“2008年”,或者“美国现任财长盖特纳说是早在2008年就知LIBOR形成有问题”且“美国前任财长保尔森在格鲁吉亚回合中的相关回忆”有很大的“历史关系”,因此,它有“新星号事件”的“影子”。
  
  注: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些,请大家参阅之前有关“2008年”及“LIBOR操纵案”的讨论纪要!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绝无巧合的是,也正是在这一事件出现前后,“先”有美国现任财长盖特纳提及“2008年”(7月13日),“后”有美国前财长保尔森(7月17日)大胆地发出了不同音,为中国说话,称“美国从中国进口以及中国企业对美投资都对美国有利”及“建议美国放宽对中国企业来美投资的限制,逐步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改革出口管制体制等”。
  
  在此,我们想提醒俄罗斯决策层的是:尽管“美国前财长保尔森”的“上述说法与建议”都是“中国所希望的”,但是,也要清醒地看到,保尔森也在要求“中国加快金融改革”,说白了,就是要求中国开放资本项目,在“美国利益(西方资本)”急于“新一轮量化宽松,继而水淹南方”的巨大危险下,不论是“盖特纳借用LIBOR案发出的警告”还是“保尔森在为中国说好话的掩护下给出的建议”,都是中国绝不可能实质性接受的。因此,俄罗斯“套用历史”来表达其“战略担心”其实没有必要!
  
  ●在“2008年”受伤最重的美国人,其挑拨中俄关系的企图没有得逞!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将中国的这张“否决票”放在“俄罗斯粗暴执法,炮击中国越境渔船”且“中国强烈不满”的“极其复杂背景”下去观察,由于“中东方向”是场“直接决定”“方方面面”国家,民族命运的“国际博弈”,因此,在中东方向,在综合“中国内外因素”的层面上,在“一个国家的内政虽绝对决定其外交政策,但外交政策反过来又绝对忠实地反映内政”的层面上,中国在“重大外交原则问题”不容,也不会出现“半点儿应对错误”的状况是明确的!也就是说,从“中俄三次双否”的情况来看,在“2008年”受伤最重的美国人,其挑拨中俄关系的企图没有得逞!
  
  ●朝鲜新领导人“应该开始考虑访华”了
  
  另外,结合朝鲜方向的最新动态(伊朗代表团近期再次访朝,朝鲜突然调整其决策层),在这里,我们想提前给出的一个判断就是:刚刚在内政上全面统一认识(发展经济),并调整决策核心的朝鲜,其新领导人,也是刚刚晋升为军队元帅的金正恩,在“叙利亚问题”实质上“已经摊牌”的情况下,如果“美国利益(西方资本)”不立刻回到中国所说的“正确道路”上来,那么,由于朝鲜“发展经济”需要“西方(特别是欧盟)解除经济,尤其是金融制裁”作为外部环境,因此,那就是时候了,是他“开始考虑访华”以“说服”中国不要“尽力阻止”,足以让伊朗与朝鲜都能从中“淘宝”的“两核联动进程”的时候了!

  
  ●“安南方案通过”后的几个月里,“国际局势最新发展”基本上在我们的预期之内
  
  事实上,“安南方案通过”之后的几个月里,“国际局势的最新发展”基本上在我们的预期之内。也正因如此,在今天,至少在叙利亚问题上,东方评论员想“特别提请”大家注意的是:
  
  其一,如果有时间,请大家再次详细阅读农历春节以来的相关部分!既因为,我们的主要观点没有任何变化!更因为,“美国利益(西方资本)”的“企图心”也没有任何实质性调整,而只是出现过一次“微调(相关内容参阅之前点评)”!
  
  其二,务必要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也就是“非政治,特别是非军事层面解决”的“方向”去观察并处理“美国利益(西方资本)”的“中东(叙利亚,特别是伊朗)政策”与“南亚(印度,巴基斯坦)政策”。
  
  在这里,我们甚至建议大家“在观察叙利亚问题时”不妨“技术性忽略中美俄各自军事层面的东西”,尽管我们从来,且将来也将继续认为“强大且仍在继续提升的的军事实力”恰恰是中国得以全面参与中东事务的“主要支撑”!请大家仔细体味这段描述!
  
  ●三个问题的“最新发展”分别为
  
  而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还曾经结合“中东与东亚方向的最新局势”明确给出这样一组观点,即:
  
  第一个观点,至于“埃及选举之后”与“叙利亚击落土耳其军机”及“阿拉法特之死被重新抛出”之“后续发展”是否如此,我们只能与大家一起拭目以待了!在这个问题上,“国际社会”虽然没有理由悲观,但也没有理由盲目乐观,因为,“后续发展”何去何从,必须下决心去推动才行!且要意志坚定地且手段灵活地,摆脱“周边宵小”势力(比如越南,韩国,特别是日本)之“势必变本加厉”的“战略骚扰”才行!
  
  第二个观点,在“中国军舰意外搁浅”之后,基于“埃及选举之后”与“叙利亚击落土耳其军机”及“阿拉法特之死被重新抛出”等三个问题的“进一步发展”,在“第一个观点”的基础上,我们的阶段性观察结论就是:显然,“搁浅法”达到了“意志坚定地且手段灵活地”的特性,并“暂时”达了“摆脱”的目的!
  
  到今天为止,“埃及选举之后”与“叙利亚击落土耳其军机”及“阿拉法特之死被重新抛出”等三个问题又有了“最新发展”,它们分别为:
  
  其一,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7月18日抵达开罗访问,并在那里与埃及新总统穆尔西举行了会谈,并在开罗强调:“目前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平进程大门已经关闭”及“目前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只有一些小型的附带接触,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联系。”
  
  ●欧盟“中东利益取向”开始“出现”有利于“国际社会”的“摇摆”!
  
  由于“巴以和平进程”是“欧美”联手推进的,之前旨在“共同主导中东安全框架,美国向欧盟交换南亚配合”的“平台”,因此,这意味着抛出“阿拉法特死因”且有意“指鹿为马(相关内容请参阅之前点评)”,并与“美国”共同控制着“埃及口岸(国际社会进出加沙的第二条通道)”的欧盟,其“中东利益取向”开始“出现”有利于“国际社会(中俄,阿盟,非盟,巴西,印度等)”之“中东共同利益”的“摇摆”!
  
  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欧盟的“这种摇摆”能否持续,或者持续多长时间,是有前提条件的,即:它势必视“叙利亚阿萨德势力”能否尽快将“引爆冲击波”有效导出境外,从而将“中东大乱”或“中东全面破局”的选择项抛给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等周边国家面前,再视沙特阿拉伯等国家的“具体选向”等综合情况,去决定“摇摆”的“幅度”与“维持摇摆的时间”。
  
  ●如果“巴沙尔决策层”在遭遇恐怖袭击之后仍然没有彻底清醒过来的话,那么..
  
  如果遭受重大打击的叙利亚“巴沙尔决策层”,在遭遇恐怖袭击之后,仍然没有彻底清醒过来,仍然不敢尽快将“引爆冲击波”有效导出境外的话,那么,就如我们之前所说:如果事情不是“这样”发展,那么,叙利亚陷入内战,“叙利亚阿萨德势力(注:非巴沙尔总统所代表的势力)”组成一个拥有强大军事实力的流亡政府,全面参与叙利亚内战,直到中东大乱,甚至如俄罗斯外长警告,引发大规模战争,也就成了“极大概率的事情”。
  
  而在这种情况下(请大家注意这个前提条件),为确保“国际社会”在伊朗,中东,以至全球的核心利益,特别是,为了从根本上瓦解“美国利益”在中东的影响力,就必须提前废掉美元本位制,则“放手”伊朗“高速推进”其“随时可悍然核爆的准备进程”,甚至“伊朗悍然核爆,让整个中东进入核竞赛状态”,就成了“国际社会”,或者“上合”威,逼,利,诱“欧洲利益(特别是欧洲资本利益)”的“中东政策”必须与“美国利益(特别是美国国家利益)”的“中东政策”保持距离,甚至对其“反手一击”的“必选项”!
  
  对伊朗而言,至于伊朗“如何高速推进”?那就是伊朗自己的事情了,亦或,是朝鲜与伊朗之间的事情了!
  
  对于欧盟而言,至于如何“反手一击”?显见的是:大乱之后的中东,将成为“欧洲利益”全面结束“利比亚之乱”,从而“隔海(地中海)”完成“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阶段”,全面推进欧盟全面整合,在“地中海联盟”的框架内,从而迫使“美国资本利益”同意“以欧元本位制取代美元本位制”并携带美国的人才与技术,“就此向欧洲(地中海区域)实质性流动”,提供一个绝好的“战略窗口”。
  
  ●一旦“局势”促使欧盟向“国际社会”全面回归,则......
  
  其二,在与阿巴斯会晤之后,埃及新总统穆尔西19日晚发表电视讲话说,他当天已下令释放572名在去年动荡中被捕人士。
  
  值得注意的是,穆尔西在当天讲话中重申他将致力于重塑埃及国际地位;
  
  而在我们之前的讨论中,我们认为,一旦“局势”促使欧盟向“国际社会”全面回归,则在外部“非美势力”的战略策应下,在“欧美”共同控制下的“埃及军方”向穆兄会“实质性交权”的局面就会“提前出现”。
  
  同样,我们也认为,埃及新总统所谓“重塑埃及国际地位”的意图要想实现,就必然挂靠在“泛阿拉伯的大旗”上才有可能!
  
  而“这”,又恰恰是“尚未实质性行使国家权力的穆兄会”或日后在“需要埃及永久性打通第二条通道”的“国际社会”的策应下,向“埃及军方”强行索权的“可行性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期间“库尔德人在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伊朗交接地带持续活跃
  
  其三,在7月18日针对叙利亚军方首脑的恐怖袭击之后,土耳其总理在与俄罗斯总统“当面沟通”之后宣布“维护叙利亚主权完整”。
  
  值得注意的是,期间“库尔德人在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伊朗交接地带持续活跃”。
  
  而“拿库尔德人问题说事”,又是“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伊朗”等以商讨,或解决库尔德人问题为由,组建区域性合作组织的“可行性方案”。
  
  ●“国际社会”已经循“尊王攘夷”的策略,开始大力推进“中东全面破局”了
  
  不仅如此,从俄罗斯还建议安南就叙利亚局势举行第二轮会谈,此次会谈应该邀请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参加的情况来看,“国际社会”已经循“尊王(土耳其,埃及,沙特阿拉伯,伊朗等)攘夷”的策略,开始大力推进“中东全面破局”了。
  
  ●“中东僵局(特别是叙利亚之乱)”持续时间太长不利于“非美利益”的重要原因之一
  
  前面说了:在7月18日之前,由于叙利亚政府做出“有限反击(击落土耳其军机)”,令叙利亚局势,埃及局势,或者中东局势在继续向不利于“美国利益(西方资本)”的方向“缓慢移动”。由于“叙利亚政府至今未能将引爆冲击波有效导出境外”,因此,“这种移动”进行得十分缓慢!距离形成“中东全面破局(注:非中东破局,注意两者的区别)之不可逆转的趋势”依然非常遥远!这就为“悍然引爆叙利亚局势的引爆者”强行“打断”该“缓慢移动”提供了机会!
  
  事实上,“这”也正是我们始终强调“中东僵局(特别是叙利亚之乱)”如果持续的时间太长,并不利于“非美利益”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东僵局(特别是叙利亚之乱)”持续时间太长不利于“非美利益”的重要原因之二
  
  而重要原因之二在于容易落入一种“时间陷阱”:我们一再强调,对“伊朗利益”而言,在“全力防止叙利亚被迫,或主动加入全面制裁伊朗的层面”上不容半点失误,而对“叙利亚阿萨德政府”而言,要想维持目前的利益取向,则赢得叙利亚社会的“持续支持”是不可或缺的。
  
  因此,我们必须客观地看到并警惕:叙利亚之乱“多一天”“未实质性结束”,则就意味“时间不在叙利亚这边,也不在伊朗这边,甚至不在国际社会这边”的“危险状况”也势必“多一天”且“必将日益严重一天”地存在着!
  
  显然,如果“叙利亚之乱”不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实质性解决”,则在其境内,外敌对势力的“持续介入”下,“时间因素”将是“叙利亚阿萨德政府”的“最危险敌人”。因为,“其敌对势力”的计划是清楚明了的,在被迫于“国际社会”设置的“止损点”前“止步”之后,“拖弱,直到拖垮”叙利亚现政府的“社会支持度”,同时,将“维持叙利亚经济,特别是社会运转”作为一个“巨大的包袱”扔给“必须支撑叙利亚”的“伊朗利益”,且将“维持伊朗经济,特别是社会运转”作为一个“更大的包袱”扔给“必须支撑伊朗”的“国际社会”特别是“中国利益”,也就成了美国中东战略“微调”的一个“基调”,不难看出,该“基调”的思路在于:争取“一箭双雕(叙利亚,特别是伊朗)”,同时致力于“一箭三雕(中俄为首的南方经济,特别是中国)。而基于我们之前的大量讨论,也不难看出,该“基调”的“操作方案”在于“最大限度利用”,特别是“不顾一切地制造”一切机会,以“构建”“初步目标旨在针对伊朗的金融防火墙”。至于“指望”该“操作方案”的“最主要希望”,就是“时间”,如果说得更精确一点儿,就是“拖延叙利亚之乱”的“混乱时间”,并同时以“最大限度的制裁”强化这种混乱。
  
  ●毫无疑问,如何尽可能化解这些,恰恰是叙利亚政府“能否”长时间维持“社会支持度”的“关键所在”!
  
  上面的讨论,都只是为了详细论证一个问题
  
  显然,上面的讨论,都只是为了详细论证一个问题:“策划者”制造7月18日这种“主观上不想摊牌,但却具摊牌性质”的“恐怖袭击案”,就是要“不惜一切手段”地将“引爆冲击波”继续堵在叙利亚境内。
  
  ●正“透支其战略能力”的美国利益须为这种“不惜一切手段”承受其难以承受的后果!
  
  然而,就如我们多次强调的,“美国利益”眼下正在“透支其战略能力”,因此,这种“不惜一切手段”也就注定要为此承受其难以承受的后果!
  
  因此,在7月18日“美国利益”在叙利亚发动“具摊牌性质”的“恐怖袭击”之后,为了继续推进上述“缓慢移动”,特别是,为了“促进”上述“缓慢移动”尽可能地加速向“欧洲利益可以承受,而美国利益不能承受”的“中东全面破局”方向移动,以中国,俄罗斯为核心的“国际社会”不仅再次否决“美英方案”,还在解释性发言中,为“美国利益(西方资本)”正式贴上了“在叙利亚问题上”“具摊牌性质”的标签。
  
  ●“此次双否”或将成为“叙利亚问题”,巴以和平,特别是伊核等问题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中国代表针对“叙利亚局势”,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层面上,“公开”为“美国利益(西方资本)”正式贴上了“在叙利亚问题上”“具摊牌性质”的“标签”后,“此次双否”或将成为“叙利亚问题”,巴以和平,特别是伊核等问题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最新数据显示,巴西通货膨胀正在上升
  
  而从“美国利益(西方资本)”策划7月18日叙利亚恐怖袭击案,重创叙利亚决策层的情况来看,既然这股邪恶势力决意要“不惜一切手段”将“引爆冲击波”堵在叙利亚境内,从而好以“叙利亚长期混乱”为支点,“全力构建”那条“金融防火墙”。
  
  另外,我们注意到,最新数据显示,巴西通货膨胀正在上升,这样,此前一直在调降利率的巴西经济,将遇到真正的麻烦!
  
  而基于我们之前的判断,作为“全力构建”金融防火墙的关键一步,就是“欧美联手,以天量流动性”在巴西(南美方向,阿根廷也需要注意),或者印度(南亚方向,巴基斯坦也需要注意),更或者东亚方向(东盟国家)定向引爆一场金融危机,甚至经济危机,迫使这些个重要南方经济体向“西方资本”求援,或者以金融危机触发其国家的政治危机,社会动乱,再迫使这两个南方经济体“加入”“初期目标针对伊朗,最终目标针对中国与俄罗斯”的金融防火墙。
  
  显然,要完成这些,就必须将“引爆冲击波”堵在叙利亚境内。
  
  ●“国际社会”务必以“任何可用之手段”予以“全力破坏”才是!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几个月来的事实已经证明且将继续证明,既然“美国利益(西方资本)”企图以“叙利亚长期混乱”为战略支点,以“仍然在手的金融霸权”为战略杠杆,以“不惜一切手段”为“作案工具”,去“撬”出空间,去“拖”出时间,去“全力构建”那条“金融防火墙”,那么,“国际社会”也务必基于“第二个关键点”,针锋相对,以“任何可用之手段”予以“全力破坏”才是!
  
  在此,我们再次重复且强调“几个月前给出”的所谓“第二个关键点”:我们认为,站在“中俄”为代表的国际社会的角度,眼下努力的方向,应该就是继续以“中俄的政治,特别是军事实力”作“战略支撑”,继续驱动“伊朗与叙利亚之间的良性循环”,并在此基础上,继续驱赶“不可逆的中东破局进程”继续走向“中东全面破局”或“中东最爆力破局”,从而迫使“有不同战略利益,也有不同战略选择”的欧洲利益,特别是美国利益必须在“国际社会”之“中东共同利益”所“共同给出的”“战略选择题”前“作答”,而不是如“美国利益(西方资本利益)”所愿的,在“中东大乱,但局面始终可控”之中,“隐性”走向“最后”这个结果,从而坐视“欧美正式量化宽松,水淹南方”这一对巴西,印度,俄罗斯,特别是中国而言,最不利局面的来临!
  
  ●日本(或美国)打探的结果,恐怕与之前点评中我们曾经给出的相关评估差不多!
  
  而从伊朗与朝鲜,特别是中国与俄罗斯均对“该消息(日本消息人士透露伊朗四月与朝鲜达成战略合作)”特别是“该猜测”均未做出及时反应的情况来看,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日本(或美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打探的结果,恐怕与之前点评中我们曾经给出的相关评估差不多!即:
  
  其一,以伊朗的综合实力(经济实力与核技术,导弹技术),“弹(核弹)”与“枪(中远程导弹)”都不是问题,甚至“枪弹结合”也不是问题,唯一成问题的,就是数据。显然,从“朝鲜与伊朗”之间的“核互动”特别是“核交流”来看,谁又敢说“伊核”就一定没有从“朝核试验”中的淘换“核数据”的可能性呢?
  
  其二,如果美国在“三次双否”后,仍然不肯对朝鲜让步(解除对其经济,特别是金融制裁),从而“迫使”朝鲜不得不以“淘宝”为由,进行新一次的卫星发射,或者进行第三次核爆,谁又敢说“伊朗技术人员”就一定不会“现场观摩”呢?

 

  ●在具体评判伊朗与朝鲜“是否具有,特别是“能否具有”核武能力”的问题上,有必要明确两点
  
  在这里,我们想强调的是,在具体评判伊朗,或者朝鲜“是否具有,特别是“能否具有”核武能力”的问题上,有必要明确两点:
  
  第一点,以“中俄美”的“核武历程[弹头小型化,枪(导弹)弹(核弹)实际结合]”为“标准”去评估,那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严格上讲,以“那种标准”去衡量,即便是“五常(也是五核)之一的英国”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核武器国家。但因为“有人”向它提供,且美国也承认它拥有了核武,因此,英国也就是核武国家,甚至是所谓的核大国!
  
  另一方面,以“以色列是核武国家”的“核武历程”为“标准”去评判,特别是,以印度与巴基斯坦的“核武历程”去评判,则谁又敢说朝鲜与伊朗仍然不是个核武国家?恐怕,是与不是,差的不过是个“被承认(对声称自己已是核武国家的朝鲜而言)”或者“一次核爆(对伊朗而言)甚至一个声明(其实,伊朗必要时只须声称有核武就行)”的步骤而已。
  
  个中的“微妙”,从..美国人至今“死也不肯承认”朝鲜是个核武国家,而伊朗却在“国际社会”放手“其启动准备悍然核爆进程”的背景下,终于公开声称“有能力制造核武”..就可明了!
  
  ●既然“叙利亚问题”已经摊牌,那么,中东方向,我们就不妨边走边看!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其实最想强调的就是:既然“叙利亚问题(注:请注意我们的用词)”已经摊牌了,那么,在中东方向,我们就不妨边走边看!
  
  首先,看看叙利亚“巴沙尔决策层”是否清醒过来,从而将“引爆冲击波”导引出境?
  
  其次,如果“首先”没有成为现实,那就看看“美以策划以色列大巴被袭,并将袭击者指向伊朗”,但以色列又提前声称“不会因此次袭击军事攻击伊朗”的“非人类手法”与“矛盾言论”,辅之以“增兵中东”的“军事威胁”与“中东排雷军演”的“危机预案”能否阻止伊朗瞄着“美以利益”主动出手?
  
  再次,如果“其次”也没有出现“重大新闻”,那么,我们也许就会看到“两核联动”取得“最新进展”的“相关冲击性消息”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