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收割人类 III 之第六章 逃亡的思露星人(4)

(2021-04-01 12:52:00) 下一个

第六章 逃亡的思露星人(4)

 

陨石砸落地面的时候,王妃就要求大家放松,不要想任何事。她告诉大家,根据医生的认识,她判定灵魂修炼者会先观察,发现不能轻易进入飞船后会安静下来,试图控制他们的意志,因此为避免混淆,最好现在开始谁也别动。她要杨利泽吩咐智慧机,从现在开始只听从她的命令。得到智慧机的答复后,她命令智慧机留意舱中每个人的动静,不该动的人一旦移动超过半米,就立即将之控制;同时保持飞船的动力,只要听见她大喊,立即以最快速度飞冲上天。她又要求智慧机别说话。

最先移动的是埃乐克,他失去控制,要去开门,但是智慧机立即就把他固定起来。很快所有思露星人,还有卡拉,都失去自我控制。

王妃站在窗前,远方一片漆黑,啥都没有,她的内心也如这颗行星的表面一样,没有任何动静。突然,面前一个画面闪过,她一惊,盯睛一看,却啥都没有。稍刚静,面前又一个画面闪过,这次画面闪动得慢些,似乎看见一片白沙。等第三次画面闪过时,她看清楚那是故乡T7镇小河边的白沙滩。啊,故乡,她心一动。揉揉眼,外面一片死黑,但是远方有一点灯火。

"这灯火从哪里来的?"她纳闷。

这念头一起,就仿佛看见许多灯火,此时脚下的地面轻轻移动,她往脚下一看,原来她坐在汽车上,汽车正从山上盘旋山路而下,正是当初鲁尔夫开车送她回T7镇的晚上时分。

"怎么回事?"她大声问,没有人回答。

"赶快起飞!"她开始大声喊叫,她相信自己的意志被侵入了,但是仍然没有人回答。

"该死的特帝,你跑哪里去了?"她开始骂起来,但是特帝并没有出现。她很慌张,感觉自己被绑住,浑身动弹不得,暗自着急不已。正此时,面前突然出现一大片草原,蓝色的天空在远方没入绿色的森林,从森林里跑出来一大群似魔似妖的身体半透明的怪人。啊,他们是灵魂修炼者!她奋力挣扎,终于迈开脚步,转身就跑,再一次冲进一栋大楼,当她慌不择路地躲进一间房中后,她再一次被那个怪人抄住。

"阿兹列,阿兹列,放我下来!"她喊道。

但是对方并没有放她下来,却恶狠狠地说:"你不是我同类。"

她大惊失色,连忙说:"我是,我是,我们能说同一样的语言。"

"你不是。"

"我是的,阿兹列,我是你的选择,不是吗?"

但是阿兹列已经张开大嘴,他的口变得很大,口腔后面是无尽的黑洞,那里,无数的灵魂修炼者正张牙舞爪,要把她拉进去。王妃魂飞胆裂,她所有的勇气都来源于阿兹列对她的认可,但是现在阿兹列不认可她,游戏规则改变!

"我是!我也是灵魂修炼者!"她大声喊叫,这喊叫把她惊醒过来。在她四周,七个人里有四个被智慧机绑住,另外三个倒在地上,他们眼里尽是恐慌绝望,而她的面前,出现一个人形轮廓,一只空空的手抚摸上她的头,同时一个声音从手上传到她脑海里:"你也是灵魂修炼者?"

王妃知道自己失败了,灵魂修炼者的能力不是她能抵抗的,她早先过于自信,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彻底失败,庆幸的是她还没有放弃。

"我是的,"她想说,却发现自己张不开口,可对方已经听懂。

"这里的灵魂能量到哪里去了?"

"原来他能读懂我的意识!"她刚一这样想,就听见洪钟大音:"你居然把我骗了一会!我当然读得懂你的意识,因为现在我就在你的意识里面。"

她大惊,依然用习惯的思维暗想:"那他找到我的静态灵魂能量没有?"

一个声音从自己脑海里传来:"你的灵魂能量在哪里?"

这句话把她骇得灵魂出窍,她瞬间崩溃,相信自己就要命丧于此,想起特帝对自己的亿年之情尚未报答,心中悲伤不已,心疼得厉害,直往下坠。她这一疼痛,却听见对方狂叫,脑海里一轻,眼前的人形轮廓站立不稳,似乎已经受伤。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股如剑之刺已经刺上胸膛,那剑刺的冰凉已经触及她的肌肤。

这剑没能刺入,因为特帝赶到。

特帝早就化身一群高能粒子,以粒子碰撞粒子。他的粒子数量多、能量巨大,瞬间把对手重伤。

尼古拉没想到一群高能量粒子从侧面碰击到自己的灵魂粒子,竟然把自己的一半能量击打得烟消云散。他从未受过这等重伤,以为自己被大能修炼者抓住,现在能做的就是逃命。可惜他连逃跑的机会都已经没了,特帝不停的粒子碰撞把他撞击得灵消魂灭。

特帝斩杀尼古拉以后,立即现身抱住王妃,检查她的伤势。王妃紧紧抱住他,说不出话。王妃的伤不打紧,他想放下她,他要惩罚这些敢绑架她的混蛋,她却不放手,特帝只好说:"小妃,没事了,我已经杀死这个修练者。"

"我知道,但是你不能怪罪医生和卡拉,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来不及跟你说。你先答应我。"

特帝虽然很生气,但他主要是担心,听见她这样要求,只好点头答应。

王妃这才吩咐智慧机把权力归还给杨利泽,松开众人。大家都死里逃生,纷纷感谢特帝。卡拉看见特帝,心中害怕被责怪,躲在洛磺身后,特帝也没在意。正说话时听见智慧机警报:一艘飞船离开。

特帝飞奔出去,却见一艘飞船已经离得好远。他返进船舱有些懊恼:"刚才大意了,这里还有修炼者的同伙,让他们跑掉。"

王妃对自己这次的失败耿耿于怀,想要扳回一局。现在特帝来了,她自然胆子又大起来,便建议去追杀修炼者的同伙。特帝摇头:"他们若是有很多同伙等在什么地方,我们冒然赶去,岂不危险?刚才我若晚一步到,你已经!"他说到这里非常后怕,但是又不想惹她生气,自己把自己急得不行。

"王妃,你哥哥果然有大能,人类有救!"香格拉欣慰道。

"我哥哥当然有大能!他一直是我的英雄,我的依靠,我要嫁给他。"王妃这一句话顿时让特帝来了精神,一下子所有的不安和焦急都消失得干干净净。这句话也唤起他的一些回忆,回忆她曾经的渴求,渴求一个英雄的出现让她不至于要肩担命运。他在太空遨游时曾把她的每一个细节都反复推究,终于对她有了深入的了解。她其实在少女时代就渴求一个英雄来拯救她,因为没有获得这样的奢侈而情不自禁地爱上文静,只是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公示天下,但却坚定不移。她绝不是个会一见钟情的种,却必定是一个日渐生情的人,只要与她相处日久、真心帮助她,即使那时他还是一个机器玩具,她也依恋他、对他用情。当所有人都无法成为她渴求的英雄,她终于完全转向他,把所有的期盼都安放在他的身上,这就是为什么她在重伤后醒过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充满柔情地对他,对一个智慧机器玩具说"我等你",而且承认他已经做到她的要求,其实就是说他已经是她的英雄,是她愿意付托一生的依靠,是她要下嫁的智慧生命,即使她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韪。那一刻的他拥有无上的满足和幸福,正如这一刻。他其实早就知道她对自己的依恋,但是也如她想时刻听他说好听的,他也喜欢听她说好听的,只是他不好意思这样要求。她每一句柔情的表示对他来说都是无比愉悦的享受,都能抵过万千艰难困苦。

王妃这样说的时候确确实实是在表达对特帝的爱慕。她搞砸了,若非特帝赶来,所有人都早已经成为修炼者的祭品。她这时候是开心得意的,因为特帝为了她追赶这么远来,还施展大能杀死一个灵魂修炼者救了大家,这就是她渴求的英雄。

大家都缓过劲来后,王妃便与众人告别,说要和特帝回到地球故乡去。她的心思很简单,既然已经出来这么远,当然就接着旅行。这种事她从来不问特帝的意见,一向都是自己拿主意。香格拉听见,立马回答:"王妃,既然我已经踏上这条与修炼者抗争之路,你和特帝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听见香格拉这样表态,王妃开始有点后怕,脸红起来:"我早先判断失误,差点害死你们大家,我怕。"她没把整句话说完,因为她确实后怕。

王妃所不知道的是她的所见和香格拉的所见是两回事。香格拉体会到的是,自己像在海里游泳,修炼者的控制力却如海洋的涛天洪流,瞬间就把自己淹没,把自己的意识完全控制住。修炼者故意恫吓戏弄他,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感受,但是他能看见王妃站在那里,脸色平静、端庄,没有说话,即使那个人形轮廓把手伸进她的脑袋,她也稳稳地站着,没有任何动摇。他看见轮廓里的手断裂,然后整个轮廓消失。要不是特帝出现,他以为是王妃杀死了这个灵魂修炼者。不算特帝,他不是常人,这样的控制力只有传说中的旷世英雄阿普东能够媲美。香格拉更佩服的是,王妃对特帝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要特帝原谅自己和卡拉,这正是一个完美领导者最需要的品质。直到这时香格拉也才有些后怕,因为如果王妃出了啥事,特帝会做什么谁也不知道,他肯定会迁怒于思露星人,或者就与思露星人大打出手,甚至加入修炼者队伍,在整个宇宙追杀思露星人。他心里打个冷颤,立马回答:"你没有判断失误,你安排得都很好,我相信你!"随即声调一变,拉高声音:"你们谁还想跟随特帝先生和王妃女士?这将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救赎之旅!我们从未杀死过灵魂修练者,可是今天就在这里,王妃和特帝已经手刃一个。实体人类的机会已到,愿去的就一起去,回到银河系,回到思露星,回到地球!"

杨利泽等人的所见所感与香格拉的大致相当,听见香格拉这样表态,热血上涌,纷纷表示愿意同行,要和香格拉一道追随王妃反抗灵魂修炼者,除了洛磺。洛磺刚成为纳尔迅的助手不久,对自己的职责非常用功,而做为族长的助手,他不能随便去留,所以他委婉地表示自己必须先回去,顺便把这里发生的事报告给族长。他说得有理,大家无不同意。特帝见状,就交代卡拉陪同洛磺回到文曲星,并问洛磺是否愿意娶卡拉,洛磺当然愿意。特帝早就看出卡拉喜欢洛磺,也没征询卡拉的意见就当众做主把她许配给洛磺,要洛磺回到文曲星后请族长为他们举行婚礼。他对洛磺说:"文曲星球我妹妹已经给了你们一族,我那些曾经建立起来的工厂,应该能做卡拉的嫁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nearb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能饮一杯无' 的评论 : 高兴再见到你。请继续跟读
nearb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有什么写作建议,请一定告知
能饮一杯无 回复 悄悄话 期待他们的地球之旅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大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