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枫嬅

美好眸目 侧耳 品味...
个人资料
华灜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日歌姬 - 永远常在

(2020-12-23 10:56:20) 下一个

女作曲家木村弓 - 自弹自唱 - いつも何度でも(永远常在)


いつも何度でも(永远常在)- 歌词中日语对照


呼んでいる胸のどこか奥で
我的內心在呼喚著
いつも心躍る夢を見たい
想要走進悸動的夢中
かなしみは数えきれないけれど
雖然悲傷總是會重演
その向ごうできっとあなたに会える
但之後我一定會在某處與你相逢
繰り返すあやまちのそのたびひとは
人們總是不停地犯錯
ただ青い空の青さを知る
而他們只會記得那時天空的湛藍
てしなく道は続いて見えるけれど
雖然前途渺茫
この両手は光を抱ける
但他們仍想用雙手擁抱光明
さよならのときの静かな胸
離別時內心的平靜
ゼロになるからだが耳をすませる
在肉體超脫之後的傾聽
生きている不思議死んでいく不思議
莫名的生 莫名的死
も風も街もみんなおなじ
花 風 城市 都是如此
呼んでいる胸のどこか奥で
我的內心深處在呼喚
いつも何度でも夢を描こう
不論何時都要永遠描繪著夢想
かなしみの数を言い尽くすより
與其訴說著悲傷
同じくちびるでそっとうたおう
不如用相同的唇輕聲歌唱
閉じていく思い出のそのなかにいつも
就算是在塵封的回憶裡
忘れたくないささやきを聞く
仍然還有無法忘記的呢喃
こなごなに砕かれた鏡の上にも
就算是破碎的鏡子
新しい景色が映される
依然能映照出嶄新的景色
はじまりの朝の静かな窓
在晨光初露的寧靜窗檯邊
ゼロになるからだ充たされてゆけ
有著超脫一切的軀體
の彼方にはもう探さない
從此我不再飄洋過海去尋覓
輝くものはいつもここに
閃耀的一切都在我身邊
わたしのなかに見つけられたから
只要我向內心追尋 就可以見到它

片尾曲“いつも何度でも”

动画片尾曲由《永远常在》(いつも何度でも)作曲家木村弓与诗人觉和歌子俩人完成。创作的契机为之前木村弓当时看了宫崎骏的《幽灵公主》后大为感动,便兴起了希望自己能为宫崎骏之后的动画演唱歌曲的念头,之后便自荐将自己曾作过的CD作品及自己翻唱的一些《幽灵公主》歌曲寄给宫崎骏。事后宫崎骏则回复给木村弓,若有机会的话、愿意让她在当时预定的下一回动画作品《绘描烟囱的玲》(煙突描きのリン)演唱歌曲。

当时《绘描烟囱的林》的剧情构想是:
某日东京发生大地震后、在一片变为废墟屋瓦的街道上中残存著一间澡堂。之后有一天从大阪市骑着自行车来到东京的少女学生画家“玲”(リン);为了想构思关于烟囱的图画,便向该澡堂屋的老板请求能暂时寄住于此的故事。

收到宫崎骏回复的木村弓在一个月后某天在准备个人地方演唱会时,突然想起了一段她觉得不错的旋律即几段歌词,并认为这段旋律有适合作为《绘描烟囱的林》主题歌的可能性。事后木村弓将该旋律即《绘描烟囱的玲》的剧情告诉友人觉和歌子时,觉和歌子当时听完木村弓歌曲的旋律及《绘描烟囱的玲》的剧情后,心中立刻浮绘出“一名女子登上烟囱后、望着一片废墟城镇的平地及远方的海洋”这样的场面,便以此灵感、即木村弓乐曲开头的字句写出一整套的歌词,完成了歌曲《永远常在》。

之后木村弓将《永远常在》寄给了宫崎骏、并向他建议这首歌适合放在《绘描烟囱的玲》当中,但该作品最后成为无法制作完成的流产动画而无后续。

事后宫崎骏在制作千与千寻时;发觉木村弓先前寄来的《永远常在》里一段歌词“若是一切归零开始,心境反而更加充实”(ゼロになるからだ 充たされてゆけ)颇能和千与千寻故事剧情有所共鸣,于是宫崎骏提议将《永远常在》作为千与千寻的片尾曲,取代了原先久石让完成的主题曲《回到那一日的河川》(あの日の川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tantema 回复 悄悄话 祝您牛年大吉 快乐安康
华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antema' 的评论 :
欢迎来听歌!
亲切问候久违的tante兄!
祝愿新年:阖家欢乐健康,吉祥发达!
tantema 回复 悄悄话 好听的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