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caizan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笑口常开的墨西哥姑娘

(2019-10-16 12:14:47) 下一个

笑口常开的墨西哥姑娘

蔡铮

有回在中国城南北行碰到一红鼓的姑娘,她说她妈血糖快六百,什么药都不效,问店主有无特效药。我说:“叫她喝我的绿茶。”她问店主:“行吗?”店主点头。她便买了包我的茶。

一周后这姑娘在南北行见到我喜得脸颊上只有两撇,英语都说不清了:“奇迹!我十一点到机场接到我妈,回家十二点,我给她泡了杯你的茶,她喝了,吃了茶叶,马上大汗淋漓。她吃了点东西就睡了。睡得真香!第二天十点我带她去看医生,她血糖一百三十五!医生说她血糖正常啊,你们给她看什么病? ” 她哥哥也在旁,“医生说她什么病都没有!”女孩说:“现在我每天给她喝两包茶。她血糖正常了! 我要卖你的茶!我有个店。你那茶怎么卖?”我说我明天到她店里看看再说。她给了我地址,说她叫茹泽芮。

第二天我去她店里。她的店在一条老街上,店前没一辆车,窗厨内有两条穿着紧绷蓝牛仔裤翘着白脚丫踢天的女人腿。店里摆几排衣架,挂些女式细腿黑蓝牛仔裤;靠里有个玻璃柜,里头搁几盒人参蜂王浆,柜上有一日本情色画盒:穿着大花中式古装、盘着长辫的鬼样男人楼着一个团起头发、抹了白灰的鸽旦脸女子,那女子眼闭着,漆红的嘴唇细如燕嘴,松垮着花花点点的和服,男人手上拿片鸡毛。原来她正在推销一套日本性乐器具。我发现她卖的牛仔裤、那货柜里的几样药、那日本性乐器具都是中国货,店内所有商品加起来大概不过两千块。

茹泽芮见了我就说她也要喝我的茶,她的腿粗得快把紧身裤撑破了。我说你那是肌肉,绿茶只对浪肉有效。我说她得买个冰箱放茶,冰箱两百来块,我可帮她买了,她付我钱。她答应了。

隔天我就给茹泽芮买了个带玻璃门的冰箱送过去。茶我给她批发价,她讨价,我就给她十一块一盒,她卖二十。我叫她先付了冰箱钱。他五哥也在,说他也要卖我的茶。他割草砍树,冬天没活。他要我批发十二盒给他。我给了他十二盒茶。他把裤袋里的钱一块块抠出来数给我,怎么也凑不够一百块,我只得笑笑接了。

自那后茹泽芮就开始卖我的茶。茶卖没了就叫我送茶过去。我去了,有时上午十一点她店门还关着。打电话给她她才匆忙赶来,原是接孩子去了。她开辆大车,里头可坐八九人。她说她有四个孩子。

我一直让她卖完茶再付账,但她茶卖完了却常说没钱, 我就叫她先给我支票,等她有钱了再通知我去兑;她给我支票后我才再给她新茶。她老格格笑,好像没钱是件开心事。有回她说她要回墨西哥,墨西哥有好多人要我的茶, 叫我先给她一百盒,她卖完再付我。我说你先付我一半。她没那么多钱,我就只给她二十四盒。

她店里有间房,她的孩子常呆里头玩,搞得里头像个托儿所。有一阵我看到一个梳两小辫的黑红脸姑娘,大概三四岁,老嘟着嘴晕晕坐那儿, 忧郁地看着来人,像是没睡醒。有时茹泽芮就拿几颗糖给她,她只把糖攥手里,仍瞪着大眼空空地望着。我问:“你有五个孩子?”她说:“这是我表姐的女儿。”有回那小姑娘在里头屋里的小床上睡着了,茹泽芮压低声指那小姑娘说:“我表姐被丈夫杀了。我领养了她。”我问:“她知道不?”她摇头。我说:“从欠款里减一百,算我给她。”

我每次送茶都给她盒样品。给别人样品我都把盒子撕破,以免他们拿去卖,给她的我不撕,我想帮她。她卖的东西太少了。后来她在里屋搞了张床,扯起帘子,在里头给同胞美容,大概也没多少顾客。她总是没钱,不能按时付款,欠我越来越多,每次去她店里我都不好意思,好像是去讨债。慢慢地我就懒得去,叫她缺货到南北行去取。南北行代我把茶批发给小店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她欠我的几百块钱我只得算了。一晃几年都没去她店里,不知她那店是否还开着。
选自《在美国卖绿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soullessbody 回复 悄悄话 蔡兄好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