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onglyrunner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瑞士单人走山记(6-7):看见了Weisshorn!

(2021-11-27 18:21:16) 下一个

第六和第七天走山记录,因为都和Weisshorn峰有关。姑且合为一集。 

 

自己身为理工男却生性散漫。读书时,最忙的时候也永远是玩儿心最大的时候。越临近大考或论文交稿,越想着偷闲开小差读闲书,不能心无旁骛专心致志。等假期来临时间大把,反倒提不起精神。之前立下的计划目标也都无以为继。这毛病前几个星期加班时又冒了出来。忙工作的同时,顺带又读了遍Umberto Eco的小说《玫瑰之名》(The Name of the Rose)。五百多页也磨蹭了两个星期。于是走山博客一拖再拖。

 

《玫瑰之名》

 

能聊以自慰的是,似乎好些名人都有此怪癖。默存先生当年牛津备考类似中古训诂考据之类无聊科目的紧张时刻,也为“换脑筋”狂读侦探小说。结果,考试没过还要补考。 

 

《玫瑰之名》的故事发生在中世纪的意大利北部,本来和瑞士走山没啥直接关系。不过路上无聊时,脑子里便天马行空,总在琢磨记忆里的种种。联想到走山类似读书。有高潮迭起,也有平淡无奇。想起Nabokov曾评价文学三味 —— 有趣的故事、受益的知识、精妙的语言谋篇布局。他老先生认为文学乃技法为核。所以好故事好说教都不是首要。倒是好的文字展开与丝丝入扣的精巧,是名篇经典的必备。在他严苛的法眼之下,好些名人大家都不入流。

 

无奈理工男文字鉴赏力有限,只够在科幻侦探间谍武侠圈圈儿中打转,无法品味Nabokov 眼里真正文学。所以金大侠的最大贡献,在于以浅显直白的武侠给一杆直男直女做了讲好故事的开蒙。而默存先生的那本《围城》,呵呵,更是对职场与男女的启蒙。那本书当年曾被自己和同龄人奉为圭臬,可最近再翻,赫然发觉只是本金句警句与玩笑大集。结构松散,也没有上佳的故事铺陈。对比两百多年前那位英伦才女平铺直叙中自带的深刻和无处不在的辛辣幽默,讲好故事的功力尚且差了不少。也终于明白,其实作者也有两类。自己有想法见识真心希望和旁人沟通互动以求共鸣的是一类。还有脑子太聪明没事儿写故事玩儿票的。读完《玫瑰之名》,知道Eco与默存先生都是兼收并蓄的最强大脑,也同是满足于掉书包袋喜欢露两手儿的第二类作者。 

 

读书和读画又不同。绘画技法愈发被感觉与情绪表达替代。也让艺术鉴赏愈发离奇。评判的话语权,越来越被画商拍卖行把持垄断。于是,“皇帝的新衣”再不是寓言童话,而是活生生的现实。比如之前评论过的《白板》

 

相比之下,走山和观景的目的何在呢?一路总在想这话题。古训里行万里路与读万卷书并重,算一种修行。不过早有人指出,一头牛即便走遍世界它还是一头牛。何况当今,世界大同万物互联。再不是“从前车马慢,书信缓。”如今的旅行大可以一日千里,酒店服务更是标准安全便捷。不会再有雄关漫道成年累月的漫长艰苦。即便进山走山,也是豪华装备呼啸成群。即便如自己一般少有的单人出行,也有山舍旅馆、热水热饭。遇到第六以及第七天路上并无特别抢眼风景的,走山的目的与乐趣便让人存疑?对这些疑问,自己想了一路也没有答案。 

 

感恩节假期,终于有了两天闲暇。可以静静涂抹几张走山的水彩。走山时黑白涂鸦带上了颜色,多了不少生机与活力。这,颇可类比幼时物质匮乏时的困窘。那时,一粒水果糖作为零食都珍贵难得。含在嘴里,慢慢津上半天。不敢轻易嚼碎囫囵吞下。或者,像自己这般愚钝读者读《玫瑰之名》。需反复品味,才跟得上作者布下的种种迷局。

 

对自己,出门进山走山不易。去过一次,便要来个一鱼多吃。身体力行走进风景是头一次。回来,就着照片日记记录写博客是第二次。拿起画笔,对着相片和记忆诠释路上风景是第三次。朋友圈里,总不缺说走就走天马行空徜徉世界的大牛高人。一面羡慕他们说走就走满世界旅行的惬意。又羡慕他们可以见识多彩世界的奢华。对应朋友圈里不时更新的各种五彩缤纷,自己反复回味的出行便颇为寂寞寒酸。不过,资源匮乏带来的,倒是物尽其用。即便一粒水果糖,也能让慢慢含着的人咂出些不一样的甜。

 

话说回来,《玫瑰之名》书里的那间藏书丰富又建筑奢华的图书馆,坊间有传言并非在意大利北部,而是在瑞士St Gallen附近的一间修道院里(St.Gallen Abbey Library)。那座修道院的图书馆真的美轮美奂。据说写《玫瑰之名》时,Eco本人也确实在那间呆过三个月,攒足了灵感。而前面提到的Nabokov,某年向康奈尔请了个长假,没离职,便搬到了瑞士。就此住在莱蒙湖畔的Montreux。十几年后,在那里去世。再没回过美国。着实是个性情中人。Montreux,自己来时坐火车还经过。这些,也算是和瑞士走山有关的题外话吧。 

 

第六天

 

今天行程简单,从Cabane de Moiry走到小镇Zinal。全长14公里,爬升650米。路书上讲会有1800米的下降。不过,最后的800米可以搭缆车。用Cabane de Moiry山舍领到的coupon卡,缆车票价还有折扣。

 

6:30起床,看屋外已是晨曦微露。月亮挂在Moiry冰川的山顶。天光尚未大亮。宿舍里另外三人也都起床去吃早餐。

 

清晨,对面山顶明月高悬

 

早饭后去山舍外逡巡一番。发现屋外寒气袭人。露台地上布满白霜。

 

八月的清晨,地上已经满是寒霜

 

这是昨夜雨水或清晨露水凝成的冰霜。这座山舍内外都很漂亮。服务又到位贴心。满意之外,真心喜欢。有些舍不得走。几番流连,阳光已经爬上山尖。是出门上路的时候了。 

 

阳光已经爬上山尖

 

跟着Nico和他女友走出山舍。刚上山路便遇到了下马威。 

 

跟着Nico和女友下山,尚可见石头上的冰霜。

 

山路全是大小砾石,平常走都需小心。现在石头上全是冰,更难。石头溜滑!立不住脚。好在前面有冰川经验的Nico和女伴领路。小心翼翼跟着他们辗转腾挪。虽有几次打滑踩空,侥幸没啥大碍。 

 

一路陡陡下山。随着海拔降低,越靠近山脚石头结冰越少。到了山脚、跨过雪坡,终于走上了平坦的步道,松一口气。之后路虽平坦,却有不少牛。牛们甚至一大群毫不避让地立在路上。前面的加拿大三人组屡屡被牛们挡路。干脆翻上山坡绕过去。 

 

加拿大三人组被牛们挡住了路

 

不过,人绕得过牛,却躲不过大滩的牛粪。不知是不是牛们喜欢清晨解决个人问题,地上到处是一滩滩新鲜牛粪。其中最大的一滩,尚且腾腾冒着热气,从步道一侧一直摊开到另一侧。稀稠适中、气味扑鼻。呵呵,当你对着眼前这一大滩,考虑如何跨过时,你也一定能感受到它的主人制造这一滩时的畅快淋漓! 

 

路上的牛粪(遗憾没拍到最大那滩)

 

今天是路上第六天。统共十一天的安排到今天,行程过半。老北京俗话 ---- 年怕中、月怕半、星期就怕礼拜三。又说人在世间,最重要无外摄入产出。随着路上日子过半,感觉每天摄入反倒渐少,产出也不甚通畅。每天中午常常只靠一只苹果打发。照这速度演进,后半程离喝烟拉风成神变仙的境界相去不远!说来自己不是体重控。只要能果腹体能又不受影响,多吃少吃自己并不在意。不过,看着清晨山路上这些新鲜的遗留,为啥俺觉得和啥都不吃的神仙们相比,吃饱后可以随地肆意来上大大一滩的牛儿们更洒脱幸福呢?(笑) 

 

乱想着,绕过一个转弯,就见前面Nico和女友正在对着这侧拍情侣照。忙缩回身藏好。那一侧Nico高喊,没事儿没事儿,你快出来吧。我随口说俺这样上了年纪的大叔不该乱入年轻人的生活。那两人大乐,说得太棒了,你在家里一定是个开明的老爸。呵呵,汗颜!

 

步道在Moiry湖一侧山坡上。朝阳下,Moiry湖大片饱和的荧蓝就在脚下。走过Moiry尽头的大坝开始上山。路上有不少当地的day hiker。还有带着狗娃的。瑞士的狗们幸福,也训练有素。很少拴着狗绳,却都乖巧听话,跟在主人前后。对过往的陌生人看一眼点个头便径自前行,很有礼貌不会兴奋造次失态。 

 

Lac de Moiry怪异又迷人的荧蓝色

 

上了一个坡顶,大坝景色尽收眼底。忍不住描了一张速写。画完只有感慨 ---- 单色炭水笔根本无法表现那种厚重怪异又抢眼的蓝色。 

 

山路上速写Lac de Moiry

 

又气喘吁吁拍了一段俯瞰湖水的视频后,接着上路。

俯瞰Lac de Moiry的视频

Nico和女伴脚程很快,自己被越拉越远。也不为意,控制好自己的节奏,缓行少停。终于攀上Col de Sorebois山口。这里不时有大片厚厚乌云低低飘过。山另一侧,可以看到缆车站。

 

Col de Sorebois山口时阴时晴

 

正观景,Nico两人走了过来。他指着旁边的小山头,那里风景不错,有panaroma view。然后,又指点山口另一侧云雾之后忽隐忽现的雪峰,你看那一条高耸的尖尖利刃般的山脊了吗?很漂亮的雪峰吧?那就是Weisshorn峰!

 

远方,可见Weisshorn利刃般的山脊

 

见到著名的Weisshorn峰,确实兴奋!明晚,正好又要入住Weisshorn酒店。嗯,一切圆满。

 

上到小山顶,风又硬又冷。穿上了背包里所有的厚衣服,才将将抵住山顶寒气。又描了张远处Moiry湖水。期间也等来了后面的Damane 和 Mark。还见到不少昨晚山舍的同伴。彼此打着招呼,颇为热闹。请Mark给自己在Weisshorn峰前留了几张影。Damane今天回苏黎世。而Mark要向前赶,不在Zinal停留。之后彼此错开不会再见了。

 

山口速写Lac de Moiry

 

Image小山坡上,观景的Damane成了自己镜头里的参照。

 

Weisshorn峰前留影,几天不刮满脸络腮

 

照完画完,起身和他们道别。走下山,到了Sorebois缆车站。那里有家带露台的餐厅。 

 

下山,遇见带狗狗走山的大妈

 

露台阳光普照,又没啥人。是休息暖身的好地方。叫了一包薯片一客冰淇淋权当午餐。坐在露台上晒太阳看风景。正自发呆,听见有人喊自己名字。回头,看见Pat和Sue两个走过来。彼此高兴地招呼问好。才知道Sue脚伤之后无法走山,Pat陪她昨晚搭了公车来到Zinal。今天两人悠哉悠哉搭缆车上山观景,同时等着迎接他们走山的朋友。 

 

正聊着,他们的朋友Paul和太太Maria也正好进来。原来是昨晚同住在Cabane de Moiry的熟脸。再问,今晚几个还都住同一家酒店。便约好晚上一起晚餐。 

 

缆车下到山脚,发现Zinal是个相对发达的小镇。虽然沉在两座山脉之间深深的谷底,但通着公路。又有条河哗哗流过。镇子里密布酒店和餐饮。街上望去,好几处吊车立在镇子前后,在建新的酒店。按Economist的吊车指数理论,这个镇子的经济活力很不错。 

 

Image

缆车上俯瞰Zinal镇。

 

酒店背后的小河

 

Image

入住的酒店和隔壁的超市

 

酒店附近的教堂

 

入住酒店,酒店店员特别推荐他们独有的jacuzzi。无奈没带泳裤,加上担心Covid。作罢!进房间收拾洗漱停当,看了一眼电视新闻,才知道阿富汗撤军如此惨烈、新闻铺天盖地。评论的细节对自己而言都恍若隔世。颇有山中几日,世上N年的感觉。关了电视,去酒店隔壁的超市买了第二天午餐的开心果、薯片和水果。去楼下餐厅找Pat和Sue。 

 

Pat和Paul两对儿已经在餐厅喝起了啤酒。四大扎已经只剩杯底儿。开始的话题自然关乎走山和彼此行程。原来开始Haute徒步前,他们已经造访过Zermatt小镇。对小镇的风景与活动很喜欢并力荐!自己走山后多出一天。原计划返回苏黎世。听Pat和Sue推荐后又在想要不要在Zermatt多呆上一天。 

 

晚餐,Pat 和Sue根据昨晚经验力荐了披萨。听从他们建议点了一款,加上一份头台色拉。果然美味。坐在自己旁边的Sue有讲故事的热情与能力。一顿晚餐,原原本本讲述了自己如何跟随前夫从军自New York搬去蛮荒的Montana。如何自己完成专业精神科训练,如何认识精神科大夫Pat。故事里有搬家随军,有离婚再婚,还有两个孩子。不知为啥,她的故事让我想起Richard Ford的小说“Canada”。也发生Montana,也是男人从军女人随军,也有一段失败婚姻和两个孩子。最重要,也都是尝试在各种选择中作出改变。不过Ford小说里发生在Montana的故事是个悲剧。而Sue的在Montana的故事有个圆满的结局。 

 

Montana,是个有故事的地方。 

 

附上两张刚刚完成的路上水彩。

 

鸟瞰Lac de Moiry(水彩速写)

 

乌云底垂的Sorebois山口(水彩速写)

 

第七天 

 

今天目的地是Weisshorn酒店。行程只有11公里,高程800米。这段路不在传统Haute行程之内。但这家酒店据传颇有年代。又地处瑞士法语德语区的分界处。便安排进了这个行程。 

 

清晨出门,照例是个陡陡的上坡,要攀上Zinal附近的山脊一侧。爬升不高,800米而已。之后道路虽曲折蜿蜒却很平坦。 

 

上到山路不久,便见到路边立着标牌,似乎有跑山赛事。不久,看见有身上别着号码牌的短打男生一路跑过。知道今天这一路遇到了山地越野赛。 

 

山道上,跑山赛事标牌

 

经过了前几天的洗脑,感觉这一路没啥特别。但不时迎面而来的跑步选手给步道增色不少。 

 

山道上的跑山选手

 

头发花白的跑山大叔

 

过了去Forcletta山口的岔路口,更多的选手跑过来。有男有女。还有几个头发花白的大叔。要说起来,在这里的山路上奔跑并不容易。陡陡的上下坡就不提了,即便平坦的山路上也常有砾石路面。石块松动。不小心的话走路都容易崴脚摔跤,何况跑步。录了段视频,可以看出难度。

 


嶙峋山石上的奔跑

 

不过,这里山势陡峭。跑在无树的陡陡山脊上,蓝天白云就在身旁。那种感觉,确实不是平地跑步可以体验。下面的照片可以看得出来。

 

飞奔在天际线上的妹子

 

转过一个山脊,见到路边一顶白色帐篷。上写Sierre-Zinal Run。是越野跑的补给站。询问里面一位大姐赛事详情,她一通法文让俺一头雾水。看我一脸窘迫,她立刻明白过来,大笑。又费力但耐心地用不熟练的英文给我解释这个比赛 ---- 全长31公里。高程爬升两千多米。见我听懂了她很高兴,邀我也来参加明年的比赛。我说自己没这个道行,不过可以介绍推荐给自己跑山的朋友。大姐听了很高兴。这时,一位女生气喘吁吁跑进了补给站。大姐忙起身前去招呼。 

 

跑山补给站和热心的服务大姐。

 

过了补给站不久,便能看见远处的Weisshorn酒店。

 

Weisshorn酒店远眺

 

到Weisshorn酒店,才中午12:00。时间太早房间还没有清出,只好在院子里树荫下的酒座上等候。决定放纵自己一回,叫了本地出产的啤酒。就着山崖前的风景,翻出背包里七月底yosemite走山剩下来的Trail Mix,慢慢地啜饮。呵呵,酒和下酒小吃来源差着一万公里,却成就了自己今日午餐。喝完一瓶,不过瘾。又叫了另一种瑞士啤酒。这回要了一大扎。自己从不善饮。但两种啤酒都很柔和。冰冰的,口感不错,也都很入味。 

 

两位大婶儿牵着两只白色金毛犬走进院子。两只狗狗喝过水便乖乖地趴在桌边静静歇着。好乖!自己对白金毛从没抵抗力。起身过去打了招呼。一面听大婶夸着自己的狗狗从山下一路走上来。一面好好撸了狗狗一番。两只狗娃乖乖地配合着,非常享受也非常听话。

 

Weisshorn酒店远眺

 

一扎啤酒喝完,感觉有些上头。拿起背包走到酒店前小山上,想描一张酒店全景,却意外发现了山头一块纪念碑。记念2012年一次冬季车祸中丧生的十三位小朋友。丧子之痛,乃人生至痛。不过记念牌上没有太多情绪宣泄。只有对信仰的坚定和对来世的憧憬。大山里生命脆弱,生死常系于一线。一个失足踉跄一个失误,很可能会导致一个或一群鲜活生命的终结。曾和山友聊起,好奇会不会是瑞士人为人谨慎又讲求精确的主因。同时,这里的人也都虔诚。走过的小镇,都有漂亮的教堂。 即便陡峭的山路上,有时也能见到不大的基督神龛。

 

酒店前山坡上十三位遇难孩子的纪念牌

 

拿了房间钥匙,上楼。才见识了这座酒店的怪异。酒店1891年大火后重建。历经多次自然灾害和人为转手。虽有几次大修,内部还是能明显看出陈旧。但摆设布置也还用心。不过,建筑学里基本的横平竖直这里好像无法完全做到。走廊看过去,像是时空隧道附近出现了黑洞或其他大质量物体,产生了弯曲。进了房间,地板也不是平的。这还不算,无论走廊还是房间,悄声出入绝无可能。地板吱呀吱呀的声音之大,让所有人的出入都成了公开广播。 

 

百年老店的走廊带着曲线

 

古朴但有些陈旧的房间

 

晚饭前下楼,对着夕阳中的酒店快快速写一幅。

 

Weisshorn酒店外景速写

 

不过酒店虽老,餐厅却宽敞明亮。而且晚餐相当丰盛,难得有牛排。美味可口。 

 

晚餐头台

 

美味的牛排意面正餐

 

餐后甜点

 

晚餐时发现,酒店客人几乎都是瑞士本地人。散客之外尚有两大桌住客。一桌是个大家庭,为大哥庆祝五十岁生日。着装都是统一的白色T恤。全家十一口人集体出来走山庆生,也算当地人健康有趣的举家活动。另一桌,将近二十人。一个单位的同事。还搞了个化妆表演。很是热闹,虽然自己一句也听不懂。两家活动在一间餐室,却没啥违和感。一家活动要开始,却是另一家替他们吹口哨敲杯子要大伙儿安静。活动进行时,又一起用力鼓掌叫好。

 

为大哥庆祝五十岁生日的一家

 

单位同事的活动

 

Weisshorn酒店在山崖边儿。脚下山谷即是一条瑞士法语与德语区分界。西侧法语、东侧德语。自己好奇这语言分界如何形成又如何保持。倒是在酒店餐厅发现一个有趣现象。旁边一张小桌儿上一对女士,和领班讲着英语。饭后打招呼,她们来自瑞士东部。瑞士法语区和德语区的人语言交流,竟然是彼此之间讲英语。不知这是不是常态。总还是让自己有些惊讶!

 

山坡上看山崖边儿的Weisshorn酒店(水彩速写)

 

附上Haute地图,让读者对每日行程有个直观印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onglyrunn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世界在我心中' 的评论 : 感谢跟读。发出想着可以修改,却不想贸然置顶。弊病无数,等之后再慢慢改吧。
世界在我心中 回复 悄悄话 跟着你登山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