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四季轮回中,我们终将改变了模样
正文

在狮城的日子(二)

(2019-09-09 18:35:23) 下一个

一扫昨天的阴晦,今天 蓝天澄净,阳光灿烂。沏好一壶茶,懒懒地靠在软软的沙发里。阳光从身侧的大玻璃窗透射过来,暖暖的。 淡淡的茶香似有似无地在空气中萦绕着。好一个恬静的晌午。

望着窗外的一片明媚, 我不禁感叹人生有时就象这天气, 时而乌云满天,风雨飘摇,时而云淡风轻,鸟语花香。希望大兵早已走出往日的伤痛,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一片晴空。

好了,不在这里废话连篇了,咱们言归正传,继续讲我的故事。

 

新加坡许多组屋的楼下都会有流浪猫。这些猫猫从来不会挨饿。 它们时常会观光附近的巴刹,那里的食客们会投食喂它们。附近的居民中也会有人专门去喂。我从小就喜欢猫。每次经过楼下,只要有时间都会和它们玩儿一会,也因此认识了常来喂这群猫猫的两个Auntie(老婆婆)。

Auntie们就住在我们楼下一套三房室里,开始以为是姐妹两个。后来熟悉了,妹妹告诉我她们并不是亲姐妹,而是共侍一夫的大小老婆。孩子们都大了,早就搬出去了。老公也已于几年前过世,只剩下她们两个相依为命,互相照料。两个人感情很好,什么事都有商有量的。姐姐话不多,妹妹很会应酬。知道我老公在南洋理工念书,就托我在南洋帮她们贴广告,想把她们一间空房租出去。

两天后收到一个男人的来电说是想来看看房子。当晚7:00男人如约而至。我且叫他Z君吧。他把那间屋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又在客厅,厕所, 厨房转了转。然后很客气地问道:“我太太后天晚上7:00到。我也没什么东西,能不能接了她之后当晚搬过来, 房租从后天开始收,当天的房租按半天算?”

好精细的一个男人 –– 这是我听完他那句问话首先跳进脑海的念头。

两个Auntie倒是没说什么,很爽快地答应了他。

房子租出去了,两个老人家很欢喜,Z君走了之后还拉着我聊了好一阵子。

一天晚上和老公下楼遛弯儿,在电梯里正碰上Z君和他的老婆小林。 寒暄了几句算是打个招呼。以后去巴刹买菜的时候,经常会碰到小林。 小林每次来巴刹,总是胳膊上挎个大袋子,随身带个小本子。每买完一样就在本子上记上一笔。我很是好奇她在那个小本本上写些什么。有一次和她打招呼的时候悄悄瞟了几眼(我够八卦的)。虽然不能完全看清,但也看了个大概。象是一个记帐单,上面记着蛋,菜,鱼的价钱。只是我一直没想明白她为什么要记这些东西。难道在做市场调查?虽然和小林经常见面,但除了打个招呼外,并没有太多的交往。这种状态下我自然不好意思直接问她。和老公唠叨过几回,老公根本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每次都哼哼哈哈地应付了事。问急了还会不冷不热地亏我两句:“你管人家要做什么,又不碍你的事, 把这心思用在学TOFEL, GRE上比什么都强。一听那两个东东,我立马闪人,保证在两秒钟之内消失在老公的视野之内。

终于一件事情的发生让我和小林拉近了距离。

那是一个下午,早上刚下过雨, 外面闷热, 潮湿。从电梯里出来,没走几步就已经粘腻腻的一身汗。我们的这座楼在一个小坡上,坡的四面都有楼梯,让行人方便上下坡。从西面的楼梯下去走不远就是我正要去的银行。 离楼梯大约还有十几米的样子,我看见小林斜倚在楼梯扶手上,半弯着腰, 脸色苍白。

我疾走了几步赶上前:“小林,你怎么了?”

小林虚弱地抬起手摇了摇:“没什么,就是头晕的厉害,浑身冒冷汗。”

我走上前扶她步上台阶,在一张长椅上坐下。

只这几步小林就已喘作一团。

“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你的脸好白啊。”

小林无力地笑笑:“我没什么大事,大概是低血糖的毛病又犯了,缓一会儿,上楼吃块糖就好了。”

低血糖这毛病我也有。只是很久没有发过了。那天身上没带甜的东西,我没有理会小林的拦阻还是跑上楼给她端了杯冰镇甘蔗水下来。

“喝点冰镇甘蔗汁,你很快就会好的。”我把杯子递给她。

小林感激地望着我:“谢谢,不好意思还让你跑一趟。 这甘蔗汁很贵吧。”

“快别说了”我打断她的话:“你赶紧喝,低血糖不是什么大毛病,可发起来还是很难受的。”

小林喝了一小口,脸上露出孩子般的笑来:“呀,这冰镇的甘蔗水可真好喝啊!”说完她咕嘟咕嘟将余下的一饮而尽。

“你有这毛病,以后出门身上带点儿巧克力什么的甜东西。觉得不对了就吃点儿。”

我接过小林递过来的空杯子, 在她旁边坐下。

“今天出来的急,没带在身上,幸亏遇上了你。”

只一会儿的功夫小林就好了许多,她走到楼梯那儿取回那个她常挎着的大袋子。刚才只顾着扶她, 我并没注意到楼梯上的袋子。

“你今天怎么下午去巴刹买菜?”

听了我的问话小林的眼圈一红,泪涌进她的眼眶。我一下子傻在那里,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看我这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小林不好意思地笑笑:“你看我,吓着你了。没什么,昨晚跟我爱人吵了几句, 晚上没睡好。早上起得晚,所以下午才去买菜。”

她抬手用手背擦着眼睛,我这才看到她手上捏着那个小本本。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这个几个星期来一直萦绕在我心中的疑问。

“小林, 总见你在这个本本上写写画画的, 你在 …”

不等我问完小林接过我的问话:“你是说它?”她扬了扬手中的小本本。

“我在记帐,我爱人是个很细的人。 每个月家里的开销他都有预算,每两三天他就会把这几天的开支过一遍。”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现在还有这样过日子的,不禁瞪大了眼睛:“天,你爱人这样他不累啊?!”

小林淡淡地笑着:“他是穷怕了。他们家在农村,孩子又多。 他小时候穷得连裤子都没得穿。他节省的很,只有看到银行里的钱在不断的增加,他过得才踏实。他的记忆力很好,到店里一转,什么东西几分几毛记得分毫不差。我就不行了,所以只好记在这个小本上,免得他和我吵。”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 怔怔地看着小林。

小林的眼里漫上一层薄雾:“他们这样出身的人能熬到今天这步真的很不容易。他们受过的苦是我们这些在城里长大的人不能想象的。”我到现在都还清晰地记得小林说这些话时脸上的神情,她的眼角眉梢都带着那么温柔的恬笑,让我想到两个字:母性。 看得我心里暖暖的。

小林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不早了,耽误你这么久, 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

“那么客气干吗,我和你一起上去。”

我们起身向电梯走去。小林显然是好了很多,已经恢复了常态。临出电梯的时候,小林忽而转脸,一脸兴奋地对着我:“忘了告诉你,我找到工作了!在一家计算机公司做程序员。过两天就去上班。”

我很替她高兴。 想来她真的需要这份工作,不然她的那个抠门老公还不定怎么吵她呢。

小林上班之后,我只有周末的早上有时会在买菜时碰上她。感觉她似乎瘦了不少,脸色也不好。正想着要下去看她,楼下的妹妹Antie却跑来找我。

她吞吞吐吐地半天才让我明白原来小林怀孕了,她们不想家里住个产妇,怕小孩子哭太吵。又不好意思直接给小林夫妇说,想让我替她们传个话。我答应了Antie。 她象卸了个大包袱,对我左谢又谢的。说着说着Antie就说到了小林夫妇身上去了。

“两口子很有意思内,我搞不清楚那个男的喔是疼他太太还是不疼,你说他不疼吧,家里的衣服可都是他洗内,用搓衣板洗喔。他洗衣服的时候喔,他太太就翘了个脚在那边看电视,和他聊天。我老公可是从来不会洗衣服的。可是,你要说他疼他太太,他太太多买几个鸡蛋回来,他都会吵内。两个人整天拿个小本本在那算多少钱多少钱这样来的。你不知道喔,他太太怀孕了, 我告诉那个小林要补,你们年轻女孩子不懂。 女人怀孕的时候最娇贵了(liao3),要补的。不然老了是要生病的。他老公不让买内, 两个人为这个在那里一直吵, 一直吵。我看着好辛苦啊!”

我找了个机会把两个Antie的意思告诉了小林。不想小林他们也有搬出去的打算。这下两下里都不用为难了。

在小林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他们搬去了新的住处。后来有一次在牛车水碰上他们一家三口。小林生了个女孩儿,小家伙长得粉嘟嘟的,煞是可爱。

初为人父的Z君高兴之余,仍不无遗憾地慨叹如果是个男孩那就更好了,小林花了七千多的私人医生开销就物有所值了。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远去的背影,我轻轻叹了口气。身旁的老公伸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头:“好了老婆,别为旁人慨叹了,什么时候也给我来个小人儿玩玩,那才是你应该多花花心思滴。”

我斜睨着老公,伸手打他,他却灵巧地躲过我的拳头,一把揽住我象人潮涌动的街头走去。

唉,那首歌怎么唱来着:平平淡淡才是真。浪漫有时就在这平淡之中,只要你用心的品,就能尝到它的回甜。我想小林也许会有和我一样的感受吧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aile' 的评论 : 如果可以算小说,那就是吧。我在写故事
Kaile 回复 悄悄话 你在写小说?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oycewu12' 的评论 : 谢谢读帖!
joycewu12 回复 悄悄话 跟读~~
曾经在新加坡生活过~~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有点儿年纪的好处之一就是故事多:):)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elloworld1000' 的评论 : different lifestyle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M mm, 身边的故事蛮多的
helloworld1000 回复 悄悄话 Poor thing.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