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四季轮回中,我们终将改变了模样
正文

你好吗?我的朋友

(2019-09-04 20:08:26) 下一个

珍爱你身边的人吧 - 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哪一次是你们的最后道别。

从宽大的玻璃窗望出去,庭院里的菊花开了, 黄的, 白的, 紫的, 一簇簇的在艳艳的阳光下灿然绽放着。 几只蜜蜂在花丛中飞舞忙碌着。 我的朋友, 菊花是你最爱的花朵, 秋季是你最爱的季节。你,也在秋季与我告别。在遥远的那端,你还好吗?在这个菊花再次盛开的季节, 我也再次思念起你:你那如阳光般温暖明媚的笑靥似乎就在眼前;你的轻言细语似乎就在我耳畔。你瞧, 此刻你给我的那个蓝花杯垫就在我的杯子下面, 杯子里是我们都爱的铁观音。阵阵清香正袅袅的从杯子里升腾着, 丝丝缕缕地飘散在我的四周。 我曾笑着告诉你,我没想到一个老美居然爱喝茶胜过咖啡。 茶香依旧, 而对面的椅子上却空落落的不见你的踪影。

拉开那个抽屉, 那辆你送给我的圣诞老人的小马车静静地躺在抽屉的一角, 旁边是你临走前一星期交给你姐姐转给我的那根橡木色的擀面杖。你爱吃我包的饺子,馄饨。一直说要和我学擀皮,调馅。可是直到你离开, 我们都没能找到机会。

我知道你不是不想, 而是不能够!一次次的化疗,让你日渐虚弱。恶心反胃,让任何美食都味同嚼蜡,难以下咽;两只手上的皮一片片地脱落,不小心碰到东西,就会疼痛钻心。可是,我的朋友啊, 你又是怎样的坚韧,镇定呵!网球场上可以看到你扑杀的身影, 尽管做这一切时你的胯骨阵阵疼痛;游乐场,博物馆,商店里有你和两个心爱的孩子的欢声笑语;法国,意大利也曾留下你的足迹。还记得你旅行回来不久约我吃饭。 坐在那家小餐馆里, 我悄悄打量你:不见两月有余,你清瘦了不少, 可是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和从前没什么两样。只是一头秀发不再, 一条浅灰蓝的丝巾在脑后很随意的打了个结,看上去清爽,雅致。手上戴了浅灰色的薄手套,是半截露出手指的那种。裸露的褪了皮的十指,红彤彤的看着让人心痛。 看着这样的你,我红了眼眶。 你望着我笑, 眼睛里满是安慰, 温柔:暖暖的,就像今天的阳光。看了让人心里温热着,随着那目光沉静下来。你兴致勃勃地讲述着旅途中的所见所闻。打趣着意大利的男人有多么英俊迷人, 迷人到你恨不得装一个在箱子里带回来。我们哈哈笑着, 那一刻,我甚至忘了你是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

你爱孩子, 爱所有的孩子。还记得那次,当两岁的女儿揸着两只小手向你奔去时,你脸上是怎样的笑容啊:那是在疼爱孩子的母亲的脸上才会有的笑容,充满了宠溺,慈爱,与欣喜。你轻轻地抱起女儿小小,软软的身体。 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小脸。

我曾告诉你我是多么地敬佩你的坚强与勇敢。你笑了, 轻轻地告诉我,你也有低落,软弱的时候。每当那个时候你就会一个人躲在屋里,不让人看到。

医生们试了各种方法, 可是癌细胞依旧在你的体内疯长, 恶魔一样吞噬着你的生命。最后一次见你是在春天。 草绿了, 花开了,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生机勃勃。你穿着湖蓝的礼服,和我一起去另一个朋友的婚礼。你画了淡妆,是那么的美丽。荷尔蒙治疗后, 你的一头秀发又重新长起, 现在已经齐肩那么长了。那天分别的时候, 我看出你的疲累, 女儿搀扶着你, 我们在教堂门口的台阶上拥抱,道别。 我怎么会知道,我的朋友, 那是最后一次见到你,最后一次听到你的声音,最后一次拥抱你!

以后的几个月, 你的病情迅速恶化,去探望你时, 你避而不见。每次都是你的母亲接待我。 朋友, 我知道你是怕我看了你的样子难过, 你是不愿意让我看到你不成人形的模样。你是那么地爱美,即使生病的时候,在人前也总是尽量把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的。

也是九月,也是菊花开放的季节, 你与我告别。 在送别你的教堂里, 你的母亲轻轻拍着我的手, 对泪流满面的我慈爱地笑着:“不要悲伤, 她去了最好的地方,你应该替她高兴!”

我的朋友,透过泪雾我望着你棺椁旁的那张照片。照片中的你微扬着头,笑得那样的灿烂。而你身后是一片盛开的菊花,金黄金黄。

周末,我从院子里采了一大束菊花,带到你的墓前。墓碑上有你站在海边的那张小照:海风掀起你金色的短发,海水在你脚下奔涌, 你眺望着远方。那里海天一线, 那里不再有伤痛,不再有苦难。

我仿佛看到你在遥远的那端对我笑着,像从前一样,听到你柔声地对我说:“我现在好快乐!你好吗?我的朋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