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四季轮回中,我们终将改变了模样
正文

衰哥糗事一箩筐之一

(2019-09-03 20:19:58) 下一个

那天在笑坛看到网友的帖子“李清照的词,还真有歪才们学以致用呢!“ ,贴中讲述北大才女仿照李清照的《如梦令》嘲讽北大装酷男生的对子:”昨夜操场漫步,路遇青蛙装酷,呕吐,呕吐,只有那头撞树!“。北大女生的对子让我想起了大学时的一件趣事。也随性和了个歪作:

曾记校园漫步,偶遇衰哥耍酷。甩把单车秀,误入土坑深处。跑路,跑路,羞掸尘埃无数。

 

歪作的有关衰哥的故事是这个样子滴:

一晚从水房打水回宿舍,有一男生骑车从身边路过。正好有个小弯儿,他很潇洒地伸出一只脚,懒汉鞋的塑料底儿在水泥路面滑出略有些刺耳的嚓的一声,好飒的样子。氮素,跨查哎呀一串叮了咣啷之后,衰哥来了个嘴啃泥。只见他秒速爬起,跨上单车绝尘而去。望着他狼狈逃窜的背影,我那个使劲儿憋呀。可实在没憋住,很不淑女地笑到前仰后合。自认为如银铃一般的笑声久久地在宿舍楼间的过道上回荡,回荡......

现在想起来,俺也太不Nice了。唉!衰哥真对不起,那时的俺,太年轻啊......

 

附李清照的《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