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四季轮回中,我们终将改变了模样
正文

在狮城的日子(三)之三

(2019-09-16 18:34:13) 下一个

蔡天骄上班后,他们不能象原来一样时时腻在一起。好在蔡天骄公司有宿舍。室友住北京郊区,周末回家,可以让何倩倩周末来和蔡天骄小聚。那段在蔡天骄宿舍周末同居的日子对何倩倩来讲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她觉得他们就象一对新婚小夫妻一样,一起上街买菜,一起在楼道里点个小炉子,一起洗菜做饭。晚上她总是缩在蔡天骄的怀里听他讲吓人的鬼故事。这种一周一见让两个人的感情比天天在一起时还要如胶似漆。

在何倩倩大三的下半学期,蔡天骄随公司的老总去美国谈一单生意。回来后蔡天骄向何倩倩眉飞色舞地讲述着美国是何等的先进,繁华。他感慨着彼岸的现代化中国恐怕用一百年的时间也难以赶上!从那一刻开始,蔡天骄动起了出国的心思。他忙碌起来,托关系,找门路。功夫不负有心人, 几个月之后,他被公司公派去美国进修。

送蔡天骄去机场的路上何倩倩一语不发。她呆呆地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一棵棵白杨树。正是深秋时节,白杨枝疏叶稀,满地黄叶堆积, 让人伤怀不已。即使被蔡天骄温暖的大手紧紧地握着,何倩倩的手却依旧冰凉。最后那一刻来临时,她紧紧搂住他,扬起脸,泪盈盈地嘱咐他好好照顾自己,常常给她写信,她会一直想着他。踮起脚,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吻,此时就连她的唇也是冰凉的。当蔡天骄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入关口的尽头,何倩倩的心仿佛也被掏空了。

等待与盼望中,毕业的时间临近了。周围的同学都在四下里忙碌着找工作。何倩倩却不怎么上劲,因为蔡天骄在初去美国时的来信中告诉她等她毕业后,他会找机会回来和她结婚,这样就可以把她办到美国去了。

何倩倩毕业后回到了家乡, 在家乡电视台找到一份编导的工作。台里来了个漂亮的女孩,自然让不少未婚的男同事兴奋不已。但很快他们就失望不已,原来名花有主。人家的未婚夫在大洋彼岸,很快就要回来带走他的新娘了。 这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连台领导都有所耳闻, 警告何倩倩要安心工作。 如果服务期未满两年,台里是不会给她开介绍信办护照的。何倩倩并没有把台里的警告当回事,他知道蔡天骄的神通。 她的不在乎看在台领导的眼里简直就是对他们的挑衅。 很快,台里以一个很冠冕堂皇的理由调何倩倩去新闻组跑新闻。常常要和男同事一样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四处奔波。想着蔡天骄很快就会回来救她出苦海,日子倒也没那么难熬。

然而就在此时,蔡天骄那边开始有了变化。他的来信越来越少。何倩倩开始并没有太在意,她以为蔡天骄忙于进修事宜,所以没有以前联系得那样密切。但渐渐地她开始觉出了异样:蔡天骄再也不提回来接她的事,她写信问了几次,他都含含糊糊地敷衍了事。何倩倩不安起来。整日没精打采地提不起精神。

在烦躁不安中,何倩倩迎来了她毕业后的第一个春天。蔡天骄的来信,也是他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来了!

说到这里,何倩倩再次泣不成声。我已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同情地轻轻拍着她的脊背。正在这时田一恭的声音突然从我们背后传来:

 “倩倩你和你前男友的这点儿烂事儿你要向多少人炫耀?人家不过是和你玩儿玩儿,从来就没打算和你有什么结果。他家的那出身,能看得上你吗? 人家早把你象扔破烂一样丢到一边去了。现在人家正拿着美国红卡,搂着富商的女儿,不知有多快活幸福呢!你还是好好地和我过日子吧,别整天想着这些个破事儿!再提醒你一次,你的前男友已经结婚了,新娘不是你。醒醒吧!”

不知田一恭什么时候回来的。寻声望去 – – 我永远忘不了田一恭脸上那复杂的表情,有妒忌,有尴尬,有不屑,如果没看错的话还有那么一点儿厌恶, 这诸多的表情让他的五官拧成了一团 。

他的话刺痛了何倩倩,她猛地抬起头来,煞白着一张脸,两只泪汪汪的眼睛狠狠剜了田一恭一眼。从没见过有谁用这样的目光看过人,那两道眼芒犹如两把锋利的小钩子好像可以钩下人两块肉似的:“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来评判他,评判我们两个人的感情?你才不要做梦了。我告诉你,就你的这副猥琐样子,要不是为了能逃开我的父母。你给我提鞋,我都看不上。是,蔡天骄他是娶了那个美籍华人的女儿。 那又怎么样?告诉你,就算是这样,我爱的人依然是他,不是你!是,我是一个二手货,那又怎样,我这个二手货你哭着喊着,抢得欢呢!”

“你,你。。。 不可理喻到这种地步,怪不得连你妈都说你神经不正常!” 田一恭气得浑身哆嗦,拳头握得发白,脸也涨成了猪肝儿色。

看他俩这架势,我费了好大的力把何倩倩拉进我屋里,让两个人都冷静冷静。

以后的几天里,何倩倩开始四处寻找工作。

我们又聊过几次,大致知道了她的全部故事。蔡天骄的最后一封信写得不短,但却字字似尖刀刺穿她的心。告诉她他对不起她,他变心了。在大洋的彼岸认识了他们合作公司项目负责人的女儿,是个ABC。在遇到ABC之前,他不知道天下还有这样可爱有才华的女孩儿 –– 琴棋书画样样皆会,开朗,单纯,对人毫无戒心。 女孩对他一见倾心,他挣扎过,可女孩很执著, 他最后还是沦陷了。他的父母很喜欢这个女孩, 和他的年龄也很般配。他直言他的母亲很不喜欢何倩倩,没有父母祝福的婚姻不会幸福。他祝何倩倩会找到真心爱她的伴侣, 他会永远记得他们共有过的美好时光云云。

何倩倩崩溃了,她实在想不明白,他们之间四年的感情,四年啊, 居然敌不过短短的几个月!她大病了一场, 高烧不退,在医院里吊了好几天的瓶子。从此,她神情恍惚,憔悴不堪。这时她组里的一个技工走进了她的生活。他很同情她的遭遇,对她也照顾有加。外出采访时,只要他在,他都会帮何倩倩背沉重的器材;对于周围人对何倩倩的风言风语他也毫不在乎。何倩倩死寂冰冷的心开始温暖起来,尽管他其貌不扬,只是技校毕业,她还是和他谈起恋爱来。不料,她的父母坚决反对她的这场恋爱。尤其她的母亲,坚持要何倩倩找个理科毕业的大学生。她告诉何倩倩如果她跟了这个技工,不但他们培养何倩倩的心血都白费了, 而且嫁给这样的底层人物,将来何倩倩也不会幸福。何倩倩的母亲四处托人给何倩倩说媒,田一恭就是这样被强行拉进了何倩倩的生活。

田一恭对何倩倩当然是满意极了。对她和她的父母百般讨好,几近谄媚的程度。为了彻底切断何倩倩与那技工的联系, 背着何倩倩,何倩倩的母亲找到那个技工。不知和技工说了些什么,从此技工不再与何倩倩来往。 

这时田一恭被新加坡国立大学录取,签证很快就办下来了。万念俱灰的何倩倩看到了一点新生活的希望。咬了咬牙,她和田一恭领了结婚证。婚礼很简单,只有他的父母,和她的几个亲戚,田一恭那边竟无半个人来参加。正在吃喜宴的时候,田一恭的前妻找上门来,鼻涕眼泪地控诉田一恭抛妻弃女的恶行。那是一个非常泼辣的女人,歇斯底里地狂叫着扑向田一恭,几个人都拉她不住,把田一恭抓了个满脸花。她恶狠狠地看着何倩倩,咬牙切齿地诅咒着她这个小妖精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一个被人搞烂的破鞋,哪里还会有男人真心对她。临被推出去时她跳着脚地大骂田一恭就是一个穿别人扔掉的破鞋的活王八。

何倩倩受到如此的侮辱和惊吓昏倒在了饭馆里。醒来时,她已经躺在自己的新房里,浑身不着寸褛,身边的田一恭睡得正酣。她一阵翻胃,哇的一口吐了一地。也惊醒了身边的田一恭。田一恭伸手想揽过何倩倩,何倩倩厌恶地拨开他的手,用被子紧裹住自己。田一恭讪讪地起身给何倩倩倒水,收拾秽物。

新婚的田一恭春情蓬勃,不想一腔的火热总是遭到何倩倩的一片冰冷。 几次下来,他又窘又恼,不顾何倩倩的挣扎,号称要享有丈夫的正当权利。何倩倩度日如年,咬牙熬着,终于盼来了赴狮城的日子。

何倩倩的故事让我唏嘘,晚上时常会在屋里和老公议论,老公却不象我这样感性, 他的理论是人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何倩倩这样的命运她自己是有责任的。当时我并不完全赞同老公,但多年后回想起来,老公的话很有道理 (可不能让他知道,不然他又要臭美了)。

在田一恭和何倩倩住进来的第三个礼拜,何倩倩走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田一恭很快也搬了出去,临走时给了我们一个电话,告诉我们何倩倩的护照还在他的手里,如果她回来找他,让她电话和他联络。

何倩倩自然再也没有回来,倒是有一次在国大(我后来在那儿的一个研究机构找到一份工作)看到田一恭,他背过身去装作没看到我。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心中满是悔恨。你说你曾经人生过得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你又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在每一个梦醒时分,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许多年后在美国的家里, 重听陈淑桦的这首 《梦醒时分》, 一下子往昔的画面又浮现在脑海里。但愿现在何倩倩能从梦中醒来,醒来的时侯不再心伤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无法弄啊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没护照怎么办啊?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elloworld1000' 的评论 : 可惜任何时候都有这样的人。
helloworld1000 回复 悄悄话 蔡天骄真是个人渣,好好的姑娘给生生毁了。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很高兴你喜欢!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好看,干脆利落的文风,很喜欢,请继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