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四季轮回中,我们终将改变了模样
正文

在狮城的日子(三)之二

(2019-09-12 18:36:34) 下一个

和所有新入学的同学一样,十八岁的何倩倩带着对大学新生活的憧憬走进了北京广播学院 (现在的中国传媒大学)的大门。 迎新晚会上,身材高挑的何倩倩和其他几个女生一起表演了一段时装秀。那时,时装表演在中国还是个新鲜玩意儿。 几个青春年少的女孩子踩着并不标准的猫步,伴着节奏强劲的迪斯科舞曲走上台来。十八的姑娘一朵花。十八岁正是女人最美的年龄。尽管她们的猫步不专业, 服装也是同学间相互借来的,并非出自任何设计师之手。可她们依旧在会场上掀起了一阵阵高潮。尤其是何倩倩, 黛眉星目,肌肤胜雪。两条腿修长秀美。黑亮的长发随着她的脚步,在纤细的腰间飘动着,仿佛一幅上好的丝缎, 又似一道闪亮的瀑布,煞是好看。每次出场都引来男生们的口哨声。

何倩倩的俏丽身姿深深吸引了一个男人的目光 – –他就是蔡天骄, 虽然是大三的学生,但他实际上已经二十八岁了。他的父亲在某个军区位居高位。尽管他当初已经过了高考的年龄,但还是通过门路参加了高考,又通过门路进入了这个炙手可热的高等学府。

漂亮的女孩(人)他见的不少,以前的女朋友和现在常在他身边打转的几个女孩子都很漂亮。但是何倩倩的美不同,那种清纯,毫无修饰, 不沾些许世俗尘埃的美一下子抓住了他。

于是当何倩倩换回自己的衣服走出更衣室时,迎接她的是斜倚在对面门框上面带微笑的蔡天骄。蔡天骄高大挺拔,一头浓密的卷发。英武的浓眉下一双眼睛深邃有神。被这样一位帅哥含情脉脉地盯着,何倩倩不免有些心慌意乱,垂下头,红了脸。

她的不知所措看在蔡天骄的眼里别提多可爱,多逗人了。他大方地走上前去自我介绍着自己, 询问着何倩倩的information。就这样他们聊着,不知不觉离开了喧嚣的会场,不知不觉地漫步在幽静的校园里。他们的话题天马行空,何倩倩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手被握在那只温暖的大手里。那晚何倩倩很晚才回到宿舍,躲在被子里,她辗转难眠。

何倩倩告诉我到现在她都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天晚上的心情  ––  一种从未有过的东西填满她的心里:柔柔的,甜甜的,轻飘飘的,让她有种冲动想拥抱每个人。 她从来没有觉得生活是这样美好过!

第二天一早何倩倩和几个室友下楼去吃早饭。刚一出楼门,何倩倩就看到蔡天骄推了辆自行车等在楼门口。他觉得何倩倩的宿舍离食堂太远,骑车过来带何倩倩去食堂。他的体贴,他的帅气引得几个室友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从此开饭时,在通往食堂的路上常常会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儿坐在一个帅气男生自行车的前梁上,男生一路贴在女孩的脸侧和她低声细语;傍晚时分,你也经常会看到他们手牵着手在校园漫步;夜晚的操场上也时时留下他们相依相偎遥看星空的身影。在不谙世事的何倩倩的眼中,蔡天骄成熟,自信,潇洒,散发着迷人的魅力。他总是能带给她无数的惊喜, 甜蜜,浪漫。也满足了她女孩子小小的虚荣心。是的,从别的女孩子们或艳羡,或妒忌的目光中,她知道拥有这样的男友是多么让人羡慕。

甜蜜的时光总是匆匆易逝。仿佛一转眼就到了蔡天骄毕业的时候。有蔡天骄父亲老战友们的帮忙,他很轻易地留在了北京,很轻易地在国营外贸公司找到了职位(那时外贸公司可是打破头人人都想挤进去的肥缺,一般单位过年也就发点鱼肉水果什么的,人家可是发冰箱,彩电)。也是在那年的暑假,蔡天骄带何倩倩回了老家。

当何倩倩在火车站看到前来接站的军用吉普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对于在平民家庭长大的何倩倩来说,能开着吉普车来接儿子的, 那该是怎样位重权高的家庭。这之前她多多少少知道蔡天骄家干部出身。但她从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显赫的家世。莫名地,她紧张起来。 她的不安自然逃不过蔡天骄的眼睛。一路上他一直握着她的手,低低地安慰着。

吉普车跑了好一阵子,来到了一座大门前。门口的警卫对着车子“啪” 地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按下按钮,放他们入内。弯弯曲曲地又开了一阵,终于车子在一座二层小楼前停住。

迎接他们的是蔡天骄家的保姆, 她忙不迭地从 蔡天骄的手上接过行李, 引着他们进了客厅。蔡天骄家的客厅宽敞而气派:舒适的真皮沙发,雕刻着精致图案的柚木茶几, 油亮亮的红木地板上铺着上好的波斯羊毛地毯。 阳光从宽大的落地玻璃窗照射进来,让整个屋子明亮而温暖。门口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大幅的全家福照片。何倩倩仔细打量着上面的每一个人。蔡天骄的父亲浓眉大眼是那种典型的军人气质,坐在那儿身板儿笔直。他的母亲保养得很好,看得出年轻时模样十分标致。衣着也很是讲究。听蔡天骄说他母亲当初在大学里是有名的校花,因为仰慕英雄嫁给了比她大二十多岁的父亲。蔡天骄还有两个姐姐,她们都在外地工作, 也在那儿成了家。

蔡天骄的父母不在家,要过两星期才会回来。这让何倩倩松了口气。

住下来后她才知道蔡天骄家有两个保姆, 家里洗衣,做饭,打扫这样的的家务全由这两个保姆照料。在这里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看什么都新鲜,吃什么都稀奇。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让何倩倩真真实实地尝到了特权的滋味。

一天晚上闲着没事儿,何倩倩随手在蔡天骄屋里的书架上翻出一本相册。相册的第一页上一张光屁股小男孩儿的照片吸引了她的注意。照片的右下方一行小字:骄儿百日留念。时间的落款让她怔住了。何倩倩一直不知道蔡天骄整整大了自己十岁。她从不曾想到大她两届的蔡天骄会与她有十年的差距。 蔡天骄对何倩倩责怪他隐瞒岁数的发问却很坦然。揽过一脸怒气的何倩倩,不慌不忙地解释着他的岁数他从未刻意隐瞒过,他们从来就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他也从未认为十年的差距对他们的爱情会有什么消极影响,只会让他把小了十岁的何倩倩当小妹妹一样的宠着,爱着,照顾着。他的温言细语让本来满脸怒气的何倩倩由嗔变喜, 任他将自己紧紧拥在怀里。

少儿不宜,此处省略二百字。                                        

第二天一大早,蔡天骄还在睡梦中,何倩倩就轻悄悄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间。她不愿让那两个保姆看到她在蔡天骄的屋里过夜。那两个保姆平日里看她的眼神给她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让她浑身不自在。

一夜的缱绻旖旎让她由女孩便成妇人。此时的她说不出心里是种什么滋味。莫名地,她流下泪来。 望着镜中自己清亮的双眸,想着昨夜他在耳边的甜言蜜语,她的脸绯红起来。终于她真真正正是他的了,而他也完完全全地属于了自己。

这种事情一旦越过了那条线就一发不可收拾。一连几个晚上,何倩倩都留在了蔡天骄的房里。

蔡天骄父母回来的那天何倩倩正在花园里逗弄着那只会说话的虎皮鹦鹉。她一眼就认出身后站着的是蔡天骄的母亲,此时她正用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蔡天骄笑嘻嘻地立在他母亲身后对何倩倩挤了挤眼睛,给她们做了介绍。

正是午饭的时间,保姆早已把饭菜准备得当。第一次和蔡天骄的父母进餐,何倩倩很是拘谨。蔡天骄的父亲不太讲话,她的母亲虽然对她很客气,但不知为什么总给她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她一直在问个不停,何倩倩的家庭,甚至她的身高体重都仔仔细细地问到。看得出蔡天骄的母亲对他十分疼爱,时常夹些他爱吃的菜到他碗里,偶尔也会客气地给何倩倩夹两筷子。这顿饭何倩倩吃得食不知味儿。所幸饭后老两口回房午睡,何倩倩这才放松一些。

那一晚何倩倩可没敢留在蔡天骄那儿,蔡天骄也没有来缠她。 第二天早上早餐后,蔡天骄被叫进了父母的房间。他们聊了好一阵子蔡天骄才回来。何倩倩惴惴地问他都说了些什么,蔡天骄只轻描淡写地告诉她没什么大事,只是问了问他毕业和找工作的事情。晚饭后,意外地蔡天骄的母亲把何倩倩叫到一边,她很温和地告诉何倩倩他们尊重蔡天骄的选择,本来他们打算给唯一的儿子介绍老战友的女儿。既然他们已经这样了,老两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希望他们互相关心,好好学习工作。临出门前,蔡天骄的母亲语重心长地嘱咐何倩倩女孩子要好好保护自己,万一出了事情,女孩子总是比男孩子吃亏。她的这句让何倩倩尴尬至极,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自从蔡天骄的父母回来之后,何倩倩每天都象上紧了发条处于紧绷状态。蔡天骄自然感到了她的不安与紧张,尽管有他的温言抚慰,何倩倩还是觉得时日难捱。终于熬到回京的日子。她才象出了笼的小鸟又恢复了常态。

回京以后,一想起这趟老家之行,何倩倩就觉得别扭,好几天都提不起精神。暑假还有两三个星期才结束。宿舍楼里人少,何倩倩宿舍里就只剩了她一个。蔡天骄来找她,两人自是搂搂抱抱,亲热无比,毫无忌讳。情到浓时,蔡天骄几次想再赴巫山云雨, 关键时刻都被何倩倩推开,搞得蔡天骄很不爽, 对何倩倩发了脾气。这是他第一次对何倩倩发脾气。何倩倩也吼了回去,这也是她第一次对蔡天骄大小声。两个人闹得不欢而散。一连三天蔡天骄都没来找她。

何倩倩从没有感到这样寂寞孤独过, 尤其是晚上,宿舍里只有她孤伶伶的一个人。她对着窗外的一片漆黑发着呆,在蔡天骄老家的一幕幕在她脑海里翻腾着, 让她的心绞痛着。

第四天直到中午她才懒懒地下楼去吃饭。 这三天来她没好好吃过一顿。 一出楼门一个人影就罩住了她, 是蔡天骄。他还没有说什么,何倩倩已哇地一声哭倒在蔡天骄的怀里。蔡天骄从她断断续续的哭诉里才搞明白原来症结在他母亲身上。他百般抚慰,万般温柔。直到她破涕为笑。

终于到了蔡天骄去报到上班的日子。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何倩倩还记得那是个夜凉如水的夜晚。一轮皎洁的满月静悄悄地挂在天空。在校园僻静的一隅,蔡天骄环抱着坐在他腿上的何倩倩,忽儿轻轻托起她的左手将一枚银亮的戒指套在她的中指上。他轻轻抚摸着她的纤纤素手,转了转那银光灿灿的戒指,告诉她他是怎样大费周章才找到这枚设计精巧的戒指。 他低低地却很笃定地告诉她他一定动用父母的关系让她留在北京, 到那时他就娶她,让她成为他最美的新娘,除了她,他谁都不要! 

这正是

月朗星稀良宵静好,花木扶疏校园一角。两情缱绻难分难了,奈何天意谁能知晓?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光顾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等着听啊
蓦然回首沧海月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外芭蕉' 的评论 :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林外芭蕉 回复 悄悄话 我以为你这个博文系列是回忆录,没想到是小说。早说嘛,搞得我激动半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