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1995:远逝的曾经辉煌 9

(2016-07-31 04:41:47) 下一个

余韶芸这两天都在忙着了解程业强所招募的一班人马,也打算安排几个自己的知已到华远来。她既然已经定下心来在华远干,她就一定要全力以赴。她没有程业强的一系列计划,却有自己的一系列方法。最首先的就是建立起自己的人事基础。所以,她那天和程业强的争执,实际上是不可避免的,这种争执是否会继续下去,就要看程业强的态度如何了。总之她是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的。

    今天,一回到办公室,她就微笑着和阿振打了个招呼。弄得阿振半天没反应过来。奇怪这位女强人今天是否吃错了药,因为以他的观察,余韶芸总是不轻易对人笑的,他甚至已把她归类到那种不苟言笑的女强人中,所以,见到她对自己笑,好似过敏反应一样紧张。

    办公室里空荡荡的,余韶芸便问他道:“程业强呢?”

    “不知道。”阿振补充一句说:“他没告诉我们上哪儿去了。”

    余韶芸正想找几个程业强的人聊聊,了解了解情况。于是招呼阿振坐下。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看阿振的穿着,似乎都是名牌,眉眼之间,却透着几分鲁莽,余韶芸心想,怎么程业强的人选都是些这等轻浮之辈呢。随口问道:“你,大概还没有结婚吧?”

    “嘿,我倒是想结婚,可是还不够条件。”

    “为什么。我猜一下是女朋友的问题吧。”

    “不是。是没有钱!要是我有足够的钱,就不愁娶不到老婆啦!”阿振见余韶芸也不是那么可怕,就有些放肆起来。

    “你以为钱能帮你找到爱情吗?”余韶芸很有兴趣地问道。

    “不对,钱的作用是帮我巩固爱情。你以为没有钱能找到爱情吗?”阿振反问道。

    “这是另一个问题。总之,一个女孩子若是为了钱才和你结婚,她肯定是不会真正地爱你的,一但你没钱了,她就会抛弃你的。”

    “那没关系,我就想办法搏命赚钱罗。赚到她老了,没办法离开我了,也就够了。”

    这个奇怪的逻辑,竟然令余韶芸无话可答,一时哑然。阿振则大胆地反问道:“要是人人都满足于没有金钱的爱情,那我们会有幸福的家庭和幸福的家庭生活吗?”

    “对幸福的理解,人与人是有很大不同的。”余韶芸觉着和他没必要争执下去,因为彼此之间是不同类型的人。于是摆了摆手,说:“看来你到公司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赚钱罗。嗯,你倒是挺坦率。不象有的人,口是心非。”

    阿振不知她说的是谁,应道:“来公司的人,十个有九个是为财,剩下一个是为了……”突然觉着说走了口,赶快止住了。

    余韶芸没追问他,她猜得出他下面的那个词,心想,不错,人人都不是奔钱来,就是奔权来的。当然,权也没什么不好。像父亲,不是除了权,就什么都了无乐趣了吗。检视一下自己,对权力的热衷也并不遑让。有时,余韶芸会很奇怪自己尽管不断地抵触父亲,实际上很多地方却是与父亲极其相似的。例如权力,她天生就喜欢拥有权力,也天生就与权力有缘,从小学到中学、大学,她都是班干部,想赖也赖不掉。所以,她已习惯了权力,就和父亲习惯了权力一样。但她还是不大能够肯定,她来华远,就是为了争权来的。因为,权,始终是个忌讳,你可以大言不惭地说你是为钱而来的,但没人会说自己是为权而来的,所以,为钱的人始终是光明正大,而为权的人却有如见不得光的老鼠。

    她见话到这儿已经说不下去了,便把公司里的几位职员的名单和情况表递过去,吩咐道:“你去把这几位人员的名片给印出来。抓紧点!”余韶芸昨天已经把几个人的情况都看过,她决定要的人已经心中有数。但谢茵虹她是打算不要的。

    阿振接过来一看,心中已是闪过一丝担心,他犹豫了一瞬那,仍然忍不住说道:“余姐,这些是全部人员的名片了吗?”

    “是呀,怎么?”余韶芸盯着他,肯定他有什么不对头。

    “好象……有谁没有似的。”阿振一时之间猜不透余韶芸为什么不要谢茵虹,所以不敢提她的名字。

    “哦,有些人我还要考虑考虑是否要。看来你很关心嘛,是你的女朋友?”余韶芸颇感兴趣地问道。

    “嘿嘿,是,呃……”尖嘴滑舌的阿振居然口纳起来。

    “是谢茵虹?”余韶芸心里头打个转,就估中了对方的心思。她想,这可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了。阿振这样灵敏的男子,居然会喜欢谢茵虹这样异相的女人。于是道:“我们的财务人员要求是比较高的,至少是大学毕业,可以独立作业。恐怕小谢的条件差一些,当然我还要和程总商量商量,你也不妨劝劝她。不过,就算我们不接受她,她完全可以再回局里呀,况且也并不影响你们的关系,是吗?”

    “可是……”

    “两个人都在一个单位,反而不好。公司是自负盈亏,恐怕还是局里更保险一些。是不是一定要到华远来,你可以和她再探讨一下的嘛。”余韶芸的话很实在。但她的真心话其实是,小谢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对象。当然,她不会轻率地对一个刚刚认识的手下说这话的。

    阿振私心里的想法是和余韶芸一致的,他也不愿意小谢到公司里来。因为象她那样的女孩子,若是接触的各种人物多了,心思肯定就会和以往大为不同,到那个时候,还能有多少机会是他的,连他自己也不能肯定。所以,他宁愿谢茵虹老老实实地呆在局里。就当是一支开在山谷里的鲜花,仅有他一个追求者、知音。但是,谢茵虹早就向他表示过喜欢到公司工作,不愿意在局里呆着。而他又一心要向她显示自己的能耐,向她吹牛皮说是自己鼓动程业强要她来的。如今,无意中闯出个“程咬金”,余韶芸居然要阻止谢茵虹来华远。阿振的心情一时喜一时忧。喜的是说不定谢茵虹可能从此真的回局里坐她的办公椅。忧的是谢茵虹不服从,搬出程业强来,把事情弄得越加复杂不说,还会影响自己和她之间的关系。不过,他倒是很感谢余韶芸的。想罢,说道:

    “可是我担心她是很愿意到公司来工作的。她曾经申请了好多次了。而且程总……”他想说程业强的态度,但很聪明地适可而止了。

    余韶芸敏感到他微妙的倾向,直率地说道:“这件事我和程总会有办法解决的,我看你还是先找小谢谈你俩之间的事情吧。现在你先抓紧着把名片给印出来,大家都急着要用呢。”这时,电话铃响了,余韶芸拿起话筒,又对着阿振调侃道:“最后一个问题,仅供参考:你能肯定你赚的钱可以满足象小谢这样的女仔吗?”

    阿振心情复杂地告辞了出来,心想,这事是我去和小谢说好呢,还是让她自己知道了以后再说呢?若说他和谢茵虹,还仅是属于电影中爱情慢镜头一类的关系他在追,而她在跑,纯粹的他比她热的那种情况,但是每当阿振想起小谢那芙蓉般的笑容,就总忍不住心旌摇动,觉得她是中意自己的。

    他想,由自己去劝劝她放弃华远,或许会比别人将她扫地出门要好些,他一直认为,小谢并不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子,如果自己能够将她说服了,或许两人的关系还可以进一步呢。想到这里,他定下决心今天晚上约谢茵虹一起去行街,借机把这事告诉她,并加以劝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