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不很明了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2012回乡杂记之【北京北京】--by 黑黑黑黑

(2012-11-10 11:35:47) 下一个
2012回乡杂记之【北京北京】2012-11-09 10:41:28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316/201211/6978.html

回来都超过四个月了,再不把残存的印象理一理就全部烟消云散了。脑子里一盘散沙,想到哪儿记到哪儿吧。

话说那日在坛子里问完一家老小,捏着打印出来的一堆主意,攻略,及觅食地儿,自觉对北京行已然胸有成竹。加上老板的大笔一挥,接机住宿交通全部公司搞定,感动之余再一次想到:我我我真是焦裕禄成啥样了啊。

一直对北京心向往之,本来08年已经跟爹妈约好分头赴京相见,后因奥运期间进京纯属自找麻烦而搁浅,一拖又拖了四年。七月进京也属笨招,但我已经再不想拖了,不顾二黑的强烈反对,强烈邀请所有的爹妈们同行,无数个电话之后婆婆们还是因顾忌身体不耐高温而未能前往,憾。

前几天住翠明庄,到天安门王府井都是遛弯儿就到。后几天住亚运村,鸟巢科技宫也都是步行距离。

先声明一下:自从被逐出师门后我跟相机的关系就陷入了“三不”僵局:
• 出门基本不带
• 带了基本不拍
• 拍了基本不好看

这次回去只有老姐拎着在北京捏了几张,只当是给记忆做个凭据。老老小小的一大家子,只能挑几个名胜走马观花一下,以后听到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不至太抽象罢了。

三天早晨都是天不亮就在【天安门】前溜达,看升旗,看英雄纪念碑,看人民大会堂,在这些响亮的名称里想念全导家的盘子们。看着不帅的兵哥哥们一脸严肃地或立或走,广场上都是导游们试图拐带更多的游客,都有着一张相似的兴奋期待疲倦的脸。


【故宫】里人头攒动,到御花园之前愣是没有半点树荫,差点把我们晒成爆米花。很快8黑就能像模像样地吆喝“老北京冰棍儿~”了,几天后到了颐和园才发现原来这老冰棍也有假的。


【北海】划船,烈日当头,唯有叫苦。


岸上有人,载歌载舞自得其乐,叫人看着高兴。


注意到北京城里最人性化的地方就是公共厕所特多,这点纽约简直没法比。唯一的困扰就是我总是忘了它是无纸服务。话说那天在长城上被风吹得狠了点儿,下了缆车就把包往二黑手里一扔便直扑厕所,随后正叫苦不迭,突然老姐从天而降,说——我看你没带包就知道你又忘了没纸——那一刻简直有劫后余生之感,出来跟二黑说老姐解围记,二黑沉吟片刻,曰:没事,你汗既然是香汗,poo也必定是shampoo——言毕和8黑挤眉弄眼一齐大笑,我真有将他俩人立毙掌下的冲动。

8黑登上了【长城】,一直是这付嘴脸——难道好汉一定要看起来这么mean的吗?其实因为担心爹妈,我们都是缆车上缆车下的,而且本意是要到慕田峪的,司机说八达岭相对平缓更适合老年人,于是坐着缆车,上了八达岭。摩踵擦肩人山人海,是那种一失足都不能爽快利索地一路直滚的拥挤。听到一群中学生们说:你看那些坐缆车上来的人叫什么爬长城啊——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再亲脚爬上一回。


【圆明园】 那天本是两园安排在一起逛的,司机放我们在圆明园的时候说这个没什么逛头,可以早些结束再去颐和园。不承想一进去就被接天莲叶给惊喜了一下:





走走停停,惬意得很,想来还是因为人少。后来再到硕大的【颐和园】里时间几乎都不够细逛了。只记得阶梯,陡;长廊,长;楼,一个接一个,爬也爬不完。走着走着爹妈说不行了他们得歇歇,再走走28黑说不行了他们得歇歇,再走走我说不行了我也得歇歇,只有老姐和老舅还在继续走。太坚强了!




【雍和宫】进去后发现原来都应该把俗世俗念整理好来此批发许愿。世人的愿望们一如手中香烛赤裸火热,将佛门造就成了一个离清净最远的地方。8黑看着眼热,问:Can I ask them to give me incense? 我说:人家不会给你的吧。。。转念一想,正是锻炼他开口说话的时候,何乐而不为?便道——去吧,不过别说俺是你妈哈。。。 8黑点头转身而去。竖耳听他用生硬沉重直挺挺的中文逮人便问:我-可-以-有-一-个-吗?——基本上无人能会其意。我们正替他唏嘘着,片刻他竟喜孜孜地手举一枝香出来。我真被那慷慨的人儿感动了!他也像模像样地点香,嘴里念叨几句,扔进炉中。然后又逮人便问:我-可-以-有-一-个-吗?

出来后他说:you can only ask boys. ——我奇道:歪?——girls just say “shoo! shoo! go away!”

啊,“不要求女人”,这样宝贵的人生经验你这样小小年纪便总结出来了,8黑同学,俺偶拜你!





【动物园】也是硕大无比,亲睹了小白鼠被蛇活吞的场面。特地去了两栖馆。【海洋馆】就差点儿,基本乏善可陈。【天文馆】索性关门。【十三陵】里一块招牌逗得8黑大笑:


【科技馆】真是好地方,首先,厕所里都有供应手纸;四层楼里也基本应有尽有,让一向自诩为科学家的8黑如鱼得水,在里面玩了整整一天。最可恨的就是一心要去尝尝十月说的四川驻京办事处的食堂——据说驻京办里最值得一吃——司机也费了老鼻子劲儿倒了车进去,却因为过了午餐时间而望门兴叹——餐馆食堂啊,你下午两点说关门,还有没有天理啊!

老姐给8黑买了个大肚子蝈蝈——8黑取名儿“Kevin“——前几天沉默不语我们以为碰到了一个先天残疾,某夜突然呜声大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用手机录了,声音失真,每每一听就全家笑倒成了新宠,天天早餐后都不忘带两片新鲜菜叶给它,离京时将买的两只小鸡送给了宾馆服务员却将Kevin一路辗转仔细地带了回家。Kevin离了之前日晒雨淋的苦日子,养尊处优之余壮硕肥大到令人不敢细看。我回来后每次打电话都要问询Kevin如何了,后来一天8黑汇报说它drop dead,也不知是营养过剩得了三高还是怎么回事,可见所谓小日子有了质的飞跃未必都是好事。

最后一晚在鸟巢水立方处闲逛时突降大雨,在雨中奔跑大笑,算是很圆满地结束了北京之行。找不到相应照片,我是益发懒了。想想记忆这样不可靠的东西,如果不通过图片,文字来保存,以后可拿什么来证明兹时兹事,兹地兹人儿呢?


8黑style:



[打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