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大留学时代 (26. 大留遇险 与 小留扑街 )

(2022-08-11 11:46:16) 下一个

 

大留学时代 (26. 大留遇险 与 小留扑街 )

 

就在劫匪将一沓子钱匆匆抓入手中,梅子乘其不备翻滚出来,继而一挺身举起辣椒枪,朝着匪徒的双眼,按动扳机,猛烈喷射。

随着一声嚎叫,蒙面人扔下钞票,屈身捂眼,继而开咳。但很快地,他便抽出一只手,掀开衣摆,腰上的家伙寒光一闪。

梅子一看是钢管手枪,便意识到,你死我活的时刻到了。——可自己浑身上下,就这么一把辣椒枪,又怎么敢说“我活”?  辣椒水 vs 真枪实弹,我死他活,才是实话实说。

过去夺枪?——对方大块头,自己小身板,弄不好抢不来,辣椒枪也被缴。再有,自己从来没摸过真枪,抢过来也是个废物。现在唯一的翻盘可能,就是保持冷静,消灭敌人使用武器的机会和能力。

于是她一蹿而起,以咫尺之距,向歹徒直喷,又趁他拔枪之际,铆劲儿飞起一脚,将他刚抽出来的手枪踢飞。

 

匪徒被熏得爆咳,失去武器后又狂呼乱叫,追扑过来。好在,丧失视觉的他,转眼就被另一块围栏绊倒,躺在地上喊上帝。梅子趁机上去,一鼓作气,对他猛按喷纽,却很快发现,枪口射不出水柱。——原来这只自己背了好几年后、头一遭使用的防身武器,没用上几分钟,就弹尽粮绝了。

她心一慌,扔下空壳拔腿就逃。刚跑几步,忽然想到应该报警,这才发现两口空空,手机不知去向。刚才趴在地上还紧握着它,是不是在翻滚后双手握枪的那一刻,下意识地松开了?——她紧张地回溯着,回身去找。

不知是辣椒枪因太久过了期,还是室外有风浓度易散,她满地找电话之际,却发现黑衣人咳声减缓,眼睛也似乎能看见,正试图爬起并四处张望。她旋即意识到,再耽搁下去哪怕几秒钟,都有可能丢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逃到安全地带再说。

 

灯笼广场在歹徒身后,她回不去了,剩下的可逃之处,就是主路。主路辅路毗连,可却因主高辅低且中间建了一道厚重的水泥墙,无法横穿。尤其是对逃命的她,主路不再是主路,而是城墙高筑的“圣地”,可望不可及。

而罩在水泥墙阴影中的这段辅路,此刻就显得格外的幽深漫长,仿佛躺下的一口井。梅子越跑,越感觉自己像一只蹦不出去的青蛙。她心急如焚,焦灼万分,不是为井底之蛙能看多大的天,而是为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

 

好不容易跑过一半,平日泡在电脑前很少锻炼的她,右腿开始抽筋,只能瘸着跑。而与此同时,后面追赶她的跑步声,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逼近。

她开始绝望了,在濒临死亡的无助中,想起母亲,——她上班后一直以各种理由、保持失联的母亲。她听见自己在心里呼唤她:妈,救救我,我快完了,却好想在完结前的这一刻,听到你的声音。妈,我快死了,却好想在死前的这一刻,投入你的怀抱。妈,我一直都觉得,我还有很多很多时间,跟你冷战,同你较劲儿,却未料生命可以短若蜉蝣,朝生夕死……

 

一道强光打到她脸上,让她在失魂落魄中惊醒。她发现,就在前方,——这条辅路的尽头,有辆车在黑暗中发动了引擎,车灯刺眼。——而正是这一刺,刺激了她那根绝地求生的神经:那不是车灯,那是灯塔,那不是汽车,那是彼岸。她于是举起双手,朝它挥舞,对它呼唤,求车上的人救命。

可是,司机没下来,还加大油门,向前开动。

她随即听自己说:生死关头,遇人不淑,看来死定了。要不撞车吧,撞死更干净,撞死更凄美,比死在歹徒手里强多了。

于是她干脆不躲不闪,奔着车直冲过去。可就在两、三步远的那一霎,车头却一个急转弯避开她,从左线路擦身而过,随即又猛力轰油,加速前行。

想活不搭救,想死不成全,她恨死了车上人。不过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得向前跑,就是跑死了,也比落到歹徒手里好。

 

然而就在这时,却听见一声惨叫,同刚才她喷辣椒水时那个坏蛋的叫声,十分相似。继而又听到刹车声,尖锐地划破夜空。

她惊诧不已,原地站住,敛了敛神后转身查看,却发现身后的长路上,并没有蒙面人,只有刚才的那辆车,仿木车身披着一层朦胧的光晕,半横在马路上。

 

她在急促的喘息中脑补:难道他们是同伙,匪徒上了那辆车?可不对呀,若司机是劫匪的帮凶,刚才就该前后夹击,置自己于死地。即使被警察捉到,怪我违反交通规则占了他的路,就可能免除交通责任,为什么又要绕开我? 如果俩人真是共犯,那么那个坏蛋上车前,为什么会大声哀嚎……

 

午夜时分,大留梅子站在辅路的尽头,回看着看不明白的这一切。她隐隐地感到,还有什么她更看不清的,正在走入她的视野。——果真不远处,两位小留,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此刻就在穿过这片小广场的后街口处,被偷的偷,被抢的抢,先后“扑街”。

 

刚刚,就在梅子奔跑之际,小龙趴在地上抱着头,痛得失声大叫。经过“墓地”追出来的小凤,看到小龙倒在地上,便忍着膝盖的疼痛,蹲下身边查看边问:哥,你怎么样,被抢匪伤到了?

小龙摇摇头,呲牙咧嘴地说:我没大看清,被什么绊倒,撞在旁边的“棺材”上了。

什么棺材呀,——小凤哭笑不得,指指一旁的大方箱告诉他:这是个超大的垃圾箱。

我估计是垃圾箱,但我的眼睛被打后,本来就看不清,现在撞到脑门,更是头昏眼花,咋看它咋像个要收我去的棺材哟。——小龙说着,从额上拿下一只手,借着墙灯瞧了瞧。

小凤却一眼看到他额头挂彩,禁不住惊叫:哥,你流血了!

小龙“嘘”了一声,警告:小点声儿,免得坏蛋听到我栽了,趁机回来报复咱们!

他边说,边从被匪徒扯破的裤兜上,撕下来一块布,敷在额头。

小凤急切地质疑:哥,平日你这兜里啥都装,现在又被歹徒扯过,多脏啊,能擦伤口吗?

那你说咋办?——小龙反问:这半夜三更的,又是美国,怎么去医院?

我也不知道。——小凤低头嗫嚅:我刚才在门洞里,本想拨打干哥告诉过咱们的911,报警求援,这才发现,装着我手机和钱夹的月亮包,落在了餐馆里。

落在了餐馆?

嗯,我上卫生间之前,挂在了椅背上。

小龙听了,上牙咬下唇,一骨碌坐起来,心里嘀咕,不对吧,我去前台埋单后返回、帮小凤拎东西时,特意检查过桌椅地面。见没什么落下的才离开,哪有什么月亮包?——莫非是在那之前,包包就被……

 

想到此他浑身一紧,问小凤:你回想看看,刚才那个劫匪,为什么要先将你推倒,随后目标准确地撕我的裤兜,抢我的钱夹?

小凤头一低,垂着额前草帘子一般的黄刘海儿,摇摇头。

小龙凑近她,低声给答案:因为他早在餐馆里就瞄上我,又一路尾随咱俩,有备而来的。

可那跟我的包包,又有什么关系?——小凤撅起嘴巴。

当然有关系,——小龙紧瞪着青肿的双眼,告诉小凤:我猜偷了你的包的,也正是那个坏蛋!

 

(待续)

 

P.S.  俺家闺女最近比较忙,没帮我画插图。也好,这样大家可以随意脑补,不拘泥于她的画面。感谢阅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9)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可可,这个主意好。你们先来吧,我回来后积极参与。是这样,俺家哥哥在离家大半年后,明日从东部回来度个假,又刚好妹妹也在家,所以孩子爹打算下周出城,去山上玩几天。据说一过半山腰信号就完蛋了,所以估计我下两周都不能泡坛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嗯,亲爱的娜娜,姐走步回来后,两段留言都看了,收获大大的。

从写作技巧上来看,我特别认同你说的Craft!

跟你嘀咕个事儿啊,因为对这个Craft 感兴趣,我还在去年俺家闺女辅修英文写作时(那时候上网课),也偶尔躲在她的电脑后,在老师看不到的“暗世界”里,跟着偷听。。。

有一次教授出个题目,给你5分钟,用6个词介绍自己,然后轮番发言。5分钟过后,她先按编号点了4名同学(没有俺闺女)。因为发言时是朗读的,速度不很快,我基本能听懂,也就记下来了,大概其是:

1.I was not meant to die alone.

2. I can finally afford education

3. A lower score, maybe a milestone

4. I find myself prettiest in tears


后来大家无记名投票,选一个最喜欢的。我虽然不能投,却在心里暗设投票箱,把那一票投给4号。

事后冷静分析,按照老师在那之前所强调的Craft的标准来说,4号不见得最好的。但是因为它画面感强,又有泪水画龙点睛(有点梨花带雨的味道却不止于梨花带雨),把作为一个旁听生我,给深深打动了。。。

不知道妹妹会选哪一个?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我就知道晚上来采心家再瞄一眼一定有收获!在原创可以成立组群探讨写作吗?真的很有帮助。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另外,关于这个tension,不是说一定要写家国大事、宇宙人入侵才需要。你哪怕是些后院种花,如果能把弦给绷起来,你的一盆花,就可以比别人的外星人入侵写得更让人揪心。。。好多西方作家,不仅要看creative writing的书,甚至还去上这方面的大学课程,还有这个专业,甚至还有专门的conference,就像科学一样,每个人搞一个poster, 给会议中的人来讲,他在写作中的理论。就跟咱们版上的讨论差不多。

而东方文学,在这方面几乎是空白。要每一个人读大量的作品,然后自己摸索出来。而很多东西其实人家早就总结出来了。科技上目前东方不落后了,反倒是人文这些东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东方搞艺术的,很容易被人当做“不务正业”。几乎每个写小说的妻子、母亲,对家庭都有“愧疚感”。很难像西方人一样,理智去装地去搞。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西方文学界里有两样东西,分得清清楚楚。一个是写作的talents, and styles,还有一个,叫craft. 前者,每个作家都不同,也都应该是不同的,也就是将张爱玲和三毛区别开来的东西。但后者,不仅是可以学习,也是应该学习的。这是将资深作家和初学者区分开来的东西。

什么叫craft呢?举例子吧,how to sustain "tension"? 有些人的作品,读起来像是憋一口气,一根弦在那里绷着,即使描写幸福,也不会让它断掉,一直蹦到小说结束。还有的作品,读一读就散了,你不能说后者是style,这里面还是有学问的,要多看别人的,并且多思考。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真的啊?————那我要好好保暖:))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总是这么温暖,是你特有的认真诚恳的温暖。谢谢!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可可,我感觉着,属于某种类型的创作,不等于失去创作个性。你最近发的的萌文小甜品,我品着品着都是“糖衣片”呢,里面裹着的,可是“可可”味的淡淡的苦涩,因而也脱出了单调的甜,带着隽永和丰富。。。

比如今天“透明情色”中各带残疾的男女主人公,和昨天患有妥瑞症的小七,都因为自身的不完美而小心翼翼地渴望着,心有戚戚地追求着,却没有因为自身的不完美,而放弃寻找幸福的权利。我在想,这会不会让很多健全的正常人,都惭愧地低下头,反省一番被他们肆意挥霍的感情和幸福:)。。。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读完你的那一段评论,我就一PG坐在地上想:我没有不可复制与取代的特质可咋办啊?爱吃糖算吗? LOL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高妹的不离不弃是深入人心的。真的,你们的意见都特别中肯。我一向是写得太急。不仅仅是写作,我插花、画画都是急性子,不喜精耕细作,不喜欢重复修改,连把不满意的作品扔了的勇气也没有。太随性了。这次希望能有所进步。原创现在的气氛是挺好的,每天真的是登坛有益呀。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别别,她就愿意跟你闹。这是另一种不离不弃的相互陪伴:))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娜娜,不对不对,你听我说,文艺创作最忌讳“学雷锋”。。。太抓马了则流于表面的激烈喧嚣,鸡飞狗跳,让读者失去空间去静观、体味和思考。俺觉得Dan和Sam 之间,更多的是静水深流的感情,不一定要靠抓马来完成人物的塑造。我也记得哪里读过,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评委所说的这样一段话(大概其):得奖者要能将自己的天赋发挥出来,具有不可复制与取代的特质并展现在作品中。。。我们乐见天赋带给作品更多的维度。。。

讲真,最近我回到原创,就学习到了“更多的维度”。阿P、小羽(还有暂短出场就告辞的恭子),游魂小漪、萱萱、王逸杭,长水、春天、林溪、名菁,雨杏、卡拉、设拉子(这个标题印象深),还有其他我因为精力不够没记清的人物和故事,都给我很多滋养。让我在诸多亮眼的故事中,看到创作者别有洞天的伟大的脑洞。俺爱你们色彩斑斓的创作,更爱你们以不可复制与取代的特质,成为你自己。掏心掏肺的真心话啊!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是的,该出手时就出手:)谢谢瓜瓜的支持!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嘿嘿嘿!多谢高妹看这么紧张的剧情还能想起我来,感动啊!好,下一部我也拼了LOL 向采心学习!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看的时候就想起你,可可来了。看看人家采心!!!要一波三折才行,不能一下子就把困境解决了。所以我当时建议Dan也是,不能一下子脱险。急救的时候起码要。。医生跑出来,不行了!你们进去见最后一面吧,写遗嘱吧。。。哦哦哦有救了,哦哦哦又不行了,哦哦哦又奇迹了

大家都和采心学着才行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这集真是惊心动魄啊!。。。这样写着好看,但现实中,我的建议就是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劫匪吧,除非他要劫色。

今天学生zoom答辩,我是偷着看的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哇!精彩!生死时速的干活,难道是真命天子现身?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是不是头脑厉害的人,腿都容易抽筋,因为营养都供给脑筋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花妹,我终于找到梅子的原型了。等我写卡住时就直接去问你:花儿,下面该写啥了?

也翘首等待你的“文字精品屋”再度开放:))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 好不容易跑过一半,平日泡在电脑前很少锻炼的她,右腿开始抽筋,只能瘸着跑”。这基本上就是亲身经历呀!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谢菲儿替我占的位置。很精彩的一章节,那些描写,不愧是大手笔,一环扣一环,一步接一步,我大气不敢出看完。
还有,我也是不锻炼身体的人,遇事儿肯定掉链子,和梅子一样。
想念女儿的画儿。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真的“他”!太吊人胃口啦!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不是迈考,是真正的。。。。他:)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在沙发上一起咬着指甲”————别别,女孩子的指甲是留着看的,不能随便“吃”。。。我给你们发巧克力:))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好紧张激烈啊!那个开车的不会是迈考吧?这一集果然需要大家挤在沙发上一起咬着指甲看LOL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多谢啊!感动。等我吃饱了来挤沙发LOL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偷偷更!先赞,吃饱了来欣赏。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菲喜欢!俺家丫头新学期需要在校外租房子,这几天正在铆劲儿看宿舍,“会”室友呢,把我的事儿扔一边了。我昨晚抗议,她却说:妈,我就不怕得罪你。。。哈哈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沙发,没有画,也一样精彩好看, 太惊险了,小风小龙这是警匪片的节奏啊。替花花,可可占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