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大留学时代 (15. 风波乍起 与 老留翻脸 )

(2022-06-17 15:42:34) 下一个

大留学时代 ( 15. 风波乍起 与 老留翻脸 )

 

梅子上牙咬下唇,对照片狠狠翻白眼,狠到眼神经抽筋眼皮痉挛。刚想闭眼歇歇,又被某物掀开眼帘。就见费舍的办公桌里端,有本半开的黑底绿字书,皱巴巴的趴在那里,似乎等着主人“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梅子伸头看看,竟是这几年网上网下都很走红的畅销本:《Crush It!》

 

那天夜里,梅子在压力山大中噩梦连连。她眼见自己被碾成肉饼,被费舍夹在汉堡里大快朵颐。她也看到自己的临时工卡EAD被轧成碎屑,佐料一般的洒在费舍的面包上。她望着费舍残酷的吃她,焦虑而绝望。

就在梦里求生无门时,她的火命却突然在燥热难耐中自燃了,扑打着火凤凰一般的翅膀,对她说:梅子梅子咱没死定,快爬起来继续扑腾。

 

翌日醒来,梅子选择接受火凤凰的“托梦”,偷摸地搞一次迷信。她觉得,迷信自有它的迷人之处,那就是能帮你省略一切思考判断,直达信心。那个周末她没下公司内线,迎着扑面而来的一个又一个难题,披荆斩棘,背水一战。

修编码,找Bugs,帮组头崔西完成分析报告。饿了嚼薯片,渴了喝凉水,月经垫在身下透了也顾不上,任经血在白椅垫上,开出一朵又一朵浓艳的“一品红”。

“一品红”没白红,梅子逐渐在崔西眼中红起来,那包括私下说些体己话。

 

一日,崔西让她帮她起草项目进展报告,交待完纲要后,她小声告诉她: May,记得我以前提醒过你,你们华人员工容易犯的毛病,就是太谦虚,不出头。譬如说当众发言吧,肚子里本来有可以讲10分钟的干货,说到2分钟就完事了。你要突破此关,敢于表现,从为我准备发言稿开始……

其后,梅子按崔西的要求,三易其稿,几番补充篇幅。当她把一篇本来可以2分钟说完的发言稿,稀释成10分钟的水货后,崔西通知她:May,马上准备行装吧,我推荐你和汉克周去纽约参加培训的申请,被批准了!

可随后,她却史无前例地贴近她耳边,对她说悄悄话:May,这次我推荐你去纽约,等于在同你一道冒险,因为你骚扰纽约总监罗伯特的小道消息,正在公司的上上下下,被暗里疯传……

而得知自己录入纽约培训班的梅子,还未来得及为翘盼已久的大喜事笑到底,就被寒流一般袭来的意外传言,速冻了笑容……

 

话分两头,无独有偶。就在梅子卷入公司的舆论风波的那一天,迈考也陷入家里的纷争。

他未料到,刚把小龙小凤接到海边的豪宅没几天,父母就从南美回家短憩,随即跟他闹翻。

 

迈考的父亲陈生,是来美国三十多年的老侨。老侨的出身是老留,即改革开放不久后从国内出来的早期留学生。

本科时他在国内读物理,出国后进入提供给他全奖的一所加州大学读研究生,主攻声学材料。声学没攻咋样,却很快沦陷在一个柔声细气里,而那位说话声音极好听的女生,正是来自台湾的女留学生赵阿玉。两人毕业后结婚,赵阿玉变成陈太,也就是迈考的母亲。

婚后没几年,陈生夫妇各自辞去工作,用手里的积蓄开了家材料厂,后来专做木材。开始时马马虎虎,待到千禧过后的二十一世纪初,美国股市崩盘,房地产继而大热,以木结构建筑为主的加州到处需要木材,一时间供不应求。

陈生乘机在南美开设木材厂,进货便宜一半,卖价利润翻倍,生意蹿升不见封顶。他立刻卖掉原来住的康斗,在海边的山上买了处院大房小的宅地。之后除旧迎新,为自家重盖了4000平方英呎的海景房。而这栋海景房,正是眼下迈考把小龙小凤接进来住的豪宅。

 

怎奈白云苍狗,世事无常。近年来,以巴西为首的几个国家,颁布了一 系列限制政策,持续加强对树木砍伐的管控力度。 对于森林砍伐率高的地区,严格执法,阻断信贷提供,这对以贷款为主维持物流的陈家工厂,无异是扼喉之击。

没多久,工厂的老管家见状不妙,提前退休。离开前赊账发出的货一直不回钱,致使工厂再度遭遇不测,资金链断裂。无奈之下,陈生只好从南加州总部调过去部分现款,两口子又亲自前往巴西工厂坐镇,一边寻找新货源,一边回收资金,半年后终于让危局有所好转。

 

拖着疲惫的步伐,老两口从南美回来短憩。未料家里变天,被儿子引来的两个小留学生侵占。从早到晚,游戏声不断,打打杀杀,仿佛夜店。饭来张口,香的紧搂,吃饱喝足,掉头就走。

 

一日,小龙小凤出去逛街,家里好不容易消停了。陈生正歪在客厅的沙发上打盹儿,前门被钥匙拧开,有人吵吵嚷嚷地进来。他睁开眼,吓了一跳,心说哪来了两个杂耍小丑。戴上花镜定睛一看,还是那两个小留,不同的是,小凤染了两条稻草色的黄小辫,小龙则在头顶处,挑染了一撮鬼火蓝。两人浑身上下鳄鱼牌。待他们噼里噗通地上楼后,陈生反感难耐,走进厨房跟迈考妈嘟囔:这哪像来留学的,分明是家里管不了的富二代,送到美国来作的!

 

不久,父母把迈考叫到楼下的书房里,关上门同他摊牌:赶快动作,把小龙小凤给我弄走!

平日里比较宠他的陈妈这次站陈爸一边,拿略带闽南口音的台湾国语说:迈考,妈要提醒你,你带回来的那两个孩子,快开学了吶。我们住海边,他们的学校在山下,这大南大北的,送不起哦。

迈考赶忙回道:妈姆,开学后他们自然会住学校附近。你们也知道,我眼下正在帮他们找房。只是工作太忙,还没得空带他们去实地看,你们暂且将就一下,好不好?

老留陈生憋不住了,直言开呛:我将就他们,谁将就我们?我和你妈前段在南美,好不容易让生意起死回生,可人也累得半死不活,就想回家好好休息一阵子。你不经过我们同意,擅自领人回家住,还是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你拿我们当什么?!

就是因为未成年,自打他们来了我就搬回家住,就是为了便于照顾他们啊。——迈考试图解释。

照顾?——你每天半夜到家,早晨走时他们还没起床,拿什么时间照顾?自己整天在外面瞎忙,把他俩往家里一扔,让我和你妈收拾烂摊子,这算怎么回事?别忘了,你才是他们在美国的监护人!

 

(待续)

 

女儿画的插图

版权自揣,欢迎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呱呱的语言轻灵自然,常常剑走偏锋,俺也羡慕的。咱们彼此切磋,互相学习:))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采心对文字的把控能力超出常人,佩服。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可可喜欢。看到你在多角度叙事的复杂中,还行文那么稳健,咱也得努力哈。彼此勉励,加油!!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看到噩梦汉堡我笑死了。看到一品红又让人心疼。采心的语言灵活多变,节奏轻快,很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