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亲亲宝贝1 – Be careful of your wish

(2007-01-20 22:57:21) 下一个

西方有句谚语 “Be careful of your wish, you may get it”. 怀孕前在lab 工作, 同事James是个老美. 每天盯着示波器,不停地换主板,换芯片, probe,心中期盼波形闪烁,口中念念有词:Work, please work!这时候, James总是说这句话. 我偶尔会回一句, “I really want it!” 他会莞尔一笑, “Well, be careful!”

 

这次怀孕生老二, 对这句话深有感触.

 

大约3周孕期的时候, 极度馋甜食. 一日饭后, 打开糖果盒, 从琳琅满目的巧克力中挑一块最小的, 一边舔, 一边对老公说, “多想怀孕啊, 就可以毫不顾忌地吃巧克力了”. 大姨妈5周还没来, 开始有点惴惴不安. 开完组会,一下有冲动要测一测. 3,4 年前怀老大时用过还剩一个放在抽屉里. 测个质变大约还行吧, 量变估计测不准了. 不过这种事大约就是yes or no. 紧张地看着尿液缓缓前行, 到了第一根红线那, 几乎不动了, 心中格登一下, 中奖了. 赶紧打电话给老公, “你中奖了”. 等弄明白怎么回事, 老公抱怨道 什么wish 不好, 偏要这个”.

 

我的Family Doctor 也兼任妇科医生, 电话约在两天后. 她笑嘻嘻地先是恭喜, 紧接着不抽烟不喝酒注意饮食. 询问她有关接生的事项, 她说需要真正的OB Perform the operation. 鉴于生老大的时候骨盆有轻微骨折, 认定接生是关键, 平常的检查每次两分钟, 象我前一个医生, “, 很好”, 有什么好看的? 跟老公商量, “自然生还好, 反正是第二胎, 都说easy得很. 万一要剖腹呢?” 于是换了本地著名的X一刀.

 

产检一路正常. 28, 一刀说胎位不正, 头在上面. 32, 头还在上面. 32, 网络上说80%的胎儿已经转下去了. 还有机会. 34,breech. 36, 还是 breech. 一刀要我择日而生了. 我不死心, 不是可以用膝盖跪, 用斜板子躺, 用手转吗? 一刀说不主张用手转. 问了问老大的重量, 7磅半. 又仔细量了量肚皮的长度, 太大. 因为我的坚持, 一刀终于同意说在所择之日转一转, 不行就开刀.

 

近来年龄大了, 颇有些迷信思想. 公司里有些香港人也颇信生日跟命理的关系. 责任非常重大. 头痛. 老大是破水生的, 也算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将来没的抱怨. 巴不得老二也自己要出来. 一刀强烈反对过期剖腹, Due Day 是礼拜六, 为了增加胎儿主动出生的概率, 日子择在了前一天.

 

36周开始修产假. 每天在沙发上跪跪, 吃得很少, 万一转下来自然生呢? 在心中祈祷破水或者阵痛. 39周复查, 比前一周长了3! (我发誓我吃的很少.) 一刀看着我撑得发亮的肚皮,  胎儿太大, 肚皮太紧, 估计小于10%的概率能转下来. 切吧.” 心中懊恼的很. 既然非剖不可, 为什么不多吃点, 生个大Baby, 9磅什么的, 既好养,又好跟人吹牛?

 

周四的晚上出去吃饭. 走到座位上引来一路目光. 我的回头率从来没这么高过. 老板娘忍不住问我什么时候生. 明天我答到, 又得解释胎位什么的. 出来看见月明星稀, 感慨要一个月出不得门了. 刷了牙, 洗了脸, 准备明天早上好好洗头洗澡, 干干净净.

 

凌晨一点, 翻来覆去睡不着. 坐起来玩了大约30分钟游戏. 渐渐有点困. 刚躺下去, 小腹一阵痛, 象锥了一下, 还有些液体渗出来. , false alarm也多了, 不过上个厕所吧. 一念之间拯救了我的床垫. 刚下得床来, 水哗啦啦地流. 还想赶紧洗个澡来着, 水已经把卫生间弄得一踏糊涂. 叫醒老公, 把沉睡的老大拖起来, 直奔医院去了.

 

一个小时以后, Baby 切了出来. 一刀一边缝线, 一边振振有词, “Baby不肯下去都是有原因的. 脐带饶脖子一圈, 缠得好紧. 我说切没错吧.” 护士把粉红的小东西抱给我看了一眼, 小脸红彤彤的, 象个苹果. 看惯了老大的4岁小孩的脸, 觉得好小. 6磅半吧, 老公说. 不止不止,一刀摇头. 很快, 电话铃响, “9 pound even!” Sigh, what a wish!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