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乐维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长兄如父 - 田大哥

(2019-10-09 16:21:41) 下一个

田景堂是我高中同学,小名堂堂。他身材不高,敦敦实实,黝黑的脸膛,不急不躁,说话慢悠悠的,有时还带点口吃。看上去很憨厚,人确是也憨厚,人缘不错,是班上的劳动委员。

虽然“读书无用论”当道,但有些老师还是教点知识。堂堂学习很用功,成绩还可以,算中上。当年我们响应号召,成了了一个课外学习小组,大概五六个人,堂堂是其中之一。

学校不重视教知识,基本也没有作业。学习小组其实就是政治学习小组,是当时很普遍的做法。上面很鼓励,只是不会来查。学习小组活动地点就设在我家,因为我家就住学校边,方便。加上我家房子可能稍微大一点,其实也就两间,五口人。

每周两天,大家吃了晚饭,来我家聚集。我们先学毛著,比如读读《矛盾论》,《实践论》什么的。有时也读读报纸。开始每次读半小时,然后就讨论一下。余下的时间就是聊天,下棋。后来读书的时间越来越短,聊天的时间越来越长。

慢慢的,大家彼此之间很熟悉了。

我知道了堂堂的哥哥原来是芷江城当时众所周知的田大哥。早在认识堂堂之前,我就听说了他大哥的事迹。

田家一共五兄妹,田大哥是老大,堂堂是老四,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她妹妹出生不久,田家父母先后去世,田大哥当年才17,18岁,父母没有给他留下任何资产给他,却留下了四个年幼的弟妹。沉重的担子压在了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年轻人的肩上。

长兄如父,为了养活弟妹,田大哥高中毕业没有去考大学,而是去芷江印刷厂当了工人,每个月18元人民币。当年社会保障机制几乎没有,田大哥靠18元一月的工资,在一些亲戚朋友的帮助下,一个人养活四个弟妹。我没有去过他们家,但知道他们住在芷江县政府斜对面不远的一片茅棚区,都是很贫困的人家。很多房子都属于危房,年久失修。有些房子都倾斜了,板壁也不是很密闭,冬天冷风可以长驱直入,屋里冷飕飕的。四周污水沟环绕,卫生环境很差。

田大哥工作努力,表现很好,得到了提职,工资也涨了。但作为年轻工人,工资还是很低。二十几岁时,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如果没有弟妹,一个人,有正式工作,找对象是没有问题的。但他有四个弟妹要养,这点钱显然是很艰难的。姑娘们虽然很佩服他的人品和责任心,但都嫌他负担太重,没有人愿意嫁给他。

后来田大哥决定放弃找对象结婚的想法,拒绝再相亲,并放出话来:只要有一个弟妹没有自立,我就不结婚。

从此他一心工作,照顾弟妹。

我与田景堂相识时,田大哥大约三十多岁。我从来没有近距离正面看见过田大哥,只有两次远远地看见过他。不高的个头,瘦瘦的,有点驼背,比实际年龄显得仓老。

堂堂穿的都是旧衣服,但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完全看不出家里非常贫困。他也从不谈论他家的困难,也不是满面愁云,总是笑呵呵的,自然地和大家一起玩。所以我一直未能把他和田大哥联系起来,直到我们很熟了,谈起他的家庭才知道。

过了两年,堂堂和我们一样下乡做了知青,又过了两年妹妹也自立了。在田大哥近四十岁的时候,他家五兄妹终于全部自食其力了。

虽然没有上报,没有宣传,但田大哥的实际行动还是感动了四周的老百姓。他的事迹早就在民众中流传,不然我也不会很早就听说了他。现在他终于完成了将弟妹抚养成人的意愿,关心他的朋友开始劝他找个女人成家。田大哥最终答应找对象,不久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田大哥找到了对象,准备结婚。

四十出头的田大哥要结婚的消息迅速传遍芷江城。

很多人要来看看这位为了弟妹牺牲自己的田大哥长什么样。因为人数太多,田大哥家里根本应付不了。就在田大哥不知怎么办的时候,印刷厂决定田大哥可以免费使用厂里的会议室举办婚礼,而且新房可以布置在厂招待所里,免费住几天。

无数的人前去帮忙,布置会议室,婚房,张罗婚宴。在当年极不讲究的年代,田大哥的婚礼却很热闹。结婚那天,印刷厂全体职工参加,厂领导亲自主婚。会议室装不下太多的人,除了亲友和最好的朋友可以进,其他人只能站在会议室外面。而且会议室外面也站满了人,很多人只好站在印刷厂门口的大街上,希望能目睹一下田大哥幸福的样子。

那是不兴送礼的时代,但仍然有很多人,包括恕不相识的人,买了被子,枕头,布匹,脸盆,杯子,钢精锅,等礼物送来。送礼的人络绎不绝,都是想表达对田大哥的敬佩之情。

田大哥的婚事俨然成了芷江人心中的大事,他的喜事也成了芷江人的喜事。田大哥的婚礼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轰轰烈烈的婚礼,也是印象最深的婚礼。

田大哥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放下了二十几年的重担,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了。

随后我上了大学,工作,出国,没有田大哥的消息。后来在堂堂口里得知,因为一辈子操心劳累,田大哥积劳成疾,身体不好,六十多一点就去世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BillyZ 回复 悄悄话 好人,可憎的统治者,直知剥削,不知救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