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武汉病毒源于实验室泄漏的15条理由

(2020-04-16 07:18:50) 下一个

武汉病毒源于实验室泄漏的15条理由

这不是阴谋论,从未相信病毒是作为生化武器制造出来的。武汉病毒所研究病毒,当然保存了病毒,其中包括从云南蝙蝠体内收集的冠状病毒。有病毒就有可能泄漏。P4是生化防护级别最高的实验室,如果严格管理,病毒不太容易泄漏。但是2017年,军备控制与核不扩散中心的数据表明,在未来十年,31℅的大规模传染风险可能由P4实验室的病毒引发。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是RBMK石墨沸水反应堆,此类反应堆被苏联核工程人员认为是不可能爆炸的,但还是爆炸了。墨菲定律说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最终会发生。

下面是15条来自媒体和其它来源的怀疑新冠病毒是实验室泄露的分析和理由:

第一:4月17日,多家媒体报道,法国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Luc Montagnier说SARS-CoV-2是实验室合成的,目的是用于开发艾滋病的HIV病毒疫苗。病毒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意外泄漏。Luc Montagnier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是因为发现了导致艾滋病的HIV病毒。他说“我和生物数学家让·克劳德·佩雷斯(Jean-Claude Perez)一起仔细分析了这种RNA病毒的基因组描述” ,发现了HIV DNA片段。这个片段只能在实验室内用分子工具插入冠状病毒基因组来完成。他敦促中国向伊朗学习(承认误击乌克兰客机)承认这次泄漏事故。

第二:2017年,武汉P4实验室启动之前,科学家们在《自然》杂志表示过对实验室的病毒泄漏的担心。 美国生物安全顾问蒂姆·特雷文(Tim Trevan)表示,他担心中国的文化可能会使该研究所变得不安全。因为“言论自由和信息公开的体制对生物安全至关重要”。

第三:2004年中国疾控中心北京病毒所就发生过SARS病毒泄漏事件,原因是安全管理不善,执行规章制度不严,技术人员违规操作,安全防范措施不力。导致一人死亡,8人确诊为非典,862人被隔离观察。

第四:1月23日武汉市封城,当天湖北全省已知确诊的病例是375例,死亡人数17例。对于一千两百万人口的武汉市和六千万人口的湖北省,这个数字并不高。 对比2003年SARS爆发,广东省1514病例,北京2000病例,400人死亡,都没有封城。而且这次正要过春节,封城影响甚大。在疫情远轻于2003年,采取了严重得多的措施,非常不匹配,令人不解。事出反常必有妖。在对病毒了解不多的情况下,抗疫措施都是基于以往的经验。封城手段在中国史无前例。一上来就用如此重手,说明当局知道了比公开数据严重很多的情况。这个严重状况就是实验室病毒泄漏。基于实验室的研究,当局已经知道新冠病毒比SARS的传染力强很多,必须采取严厉措施。西方所有国家都只看到表面的武汉数据,以为这次疫情就是一个大一号的SARS,传染性不很强,传播速度不很快。因而大意了,没有及时采取断航的措施。对于同样的数据,西方和中国的反应截然不同。只能说中国早已知道这个病毒的厉害,掌握了外部世界不了解的信息,所以才采取了非常剧烈的措施。

第五:疫情爆发后,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就在1月底接管了武汉P4病毒实验室。如果不是泄漏,为什么要生化专家接管武毒所,是做善后,还是清洗证据?

第六:习近平2月14日在中央会议上讲话时特别提到了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要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保障体系。缺什么,补什么;这时强调生物安全,似在亡羊补牢。

第七: 财经杂志报道:一位基因测序公司的人士透露,他在1月1日就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名官员的电话,告知如有武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要再检,已有病例样本必须全部销毁,他还警告不能对外透露样本消息,也不能发布相关论文和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在1月3日发布文件《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讯息。1月3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张永振教授团队收到一份病例样本。他们从样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并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上海公卫中心当日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提醒他们新病毒与SARS同源,建议采取相应疾控防疫措施。1月12日,上海专家团队从事研究的P3实验室突遭关闭。如果病毒是实验室泄漏,这个病毒并非未知,当局显然不希望第三方机构参与检测。销毁已送检的病例样本显然是一种掩盖行动。

第八:武毒所1月21日抢注瑞德西维专利,声称1月19日就向国家有关部门报告了。 这时距武汉封城还有4天。专利申请文件是很复杂的法律文件,一般单单起草文件就需要至少几星期的时间。如果武毒所在1月5日才分离出病毒毒株,两个星期内就完成了从几千种药品筛选出抗病毒药、然后做细胞实验和体外实验,确定瑞德西维对新冠病毒有效,然后准备专利文件,简直是神速。严重怀疑武毒所早就掌握病毒有针对性地开始进行药物实验了。

第九:12月13日,中美分别宣布,双方就贸易谈判达成第一阶段协议。1月15日中国特意要求加上了第7.6条“如因自然灾害或其他双方不可控的不可预料情况,导致一方延误,无法及时履行本协议的义务,双方应进行磋商。”的条款后,签署了贸易协议。接着1月23日武汉封城,新冠病毒开始在世界蔓延。说明1月15日签署之前中方就已经知道有不可抗拒的灾难会到来。

第十: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Josh Rogin)4月14日报道,美国驻北京使馆自2018年1月开始,多次派人参观武汉病毒研究所。美方人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现很多令人担心的安全问题,在两则外交电报中,对研究所的安全、管理弱点提出警告,主要涉及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发现武汉病毒所严重缺乏受过适当安全训练的技术人员。电报表示,研究人员发现,不同类型的类SARS冠状病毒,能与人体ACE2受体产生相互作用。这强烈意味着,来自蝙蝠体内的类SARS冠状病毒能传染给人类,造成类SARS疾病。罗金指出,多位美国国安官员猜测,2019冠状病毒疾病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

第十一:中国专家1月于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的研究指出,中国去年12月1日出现的武汉肺炎首例及1/3首批确诊病患,都未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且该市场并没有贩售蝙蝠。

第十二:2020年2月15日,广州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萧波涛在学术网站Research Gate上发表论文,指武汉疾控中心的相关实验室可能是病毒来源。外泄原因是实验室捕捉的研究动物管理不善。武汉市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WHCDC)曾分别从湖北、浙江、云南等地捕捉600只蝙蝠研究,包括被指是武汉肺炎病毒源头的中华菊头蝠,有消息来源显示曾发生工作人员在研究期间被蝙蝠攻击并沾上了血需要隔离14日,又有人被蝙蝠射尿。

第十三:英国《每日邮报》4月11日报道, 他们获得的文件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在1000多英里外云南捕获的蝙蝠进行了冠状病毒实验。Covid-19基因组的测序将其追溯到云南洞穴中发现的蝙蝠。英国内阁部长们担心这次大流行可能是由该研究所泄漏的病毒引起的。根据一项未经证实的说法,该研究所的科学家在喷洒含有病毒的血液后可能被感染,然后再传播给当地社区。

第十四:4月15日白宫记者会上,FOX记者约翰·罗伯茨问:“多位消息人士告诉福克斯新闻说,美国政府现在确信,虽然冠状病毒是自然产生的病毒,但它来自武汉一家病毒实验室,因为其安全措施松懈。一名实习生后来感染了她的男朋友,他去了武汉的海鲜市场,然后就开始扩散。这跟您听到的是不是相符?” 川普回答:“我们听到越来越多这个故事……我们正在进行一项非常彻底的调查。”

第十五:国药集团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的副总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该所从今年1月5日起已经正式展开中共病毒灭活疫苗研究。这项研究的负责人张云涛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在4月12日拿到疫苗临床试验批件之前,我们进行了98天的昼夜奋战。” 98天前是1月5日。当局还在否认人传人,疫苗研制就启动了,说明当时中国政府已经知道大规模传播是必然的,对病毒有比较深入的了解,才能启动疫苗开发。

这十五条理由都是间接证据。如果只有两三条间接证据,说明不了问题。但是十五条理由指到一个方向,那就非常可疑了,至少构成了需要进一步调查的基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7)
评论
湘水北逝 回复 悄悄话 今天来看这篇文章和评论更加重要,因为作者记录的疫情初级大众对病毒起源的讨论,其后中国当局作了更多掩盖毁灭证据的工作,让病毒溯源工作更加困难。
请作者妥善保管好这篇文章及评论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aincart' 的评论 : 没提阴谋论,说的都是事故引起的实验室泄漏。仔细看看,这里很多都是专家认为有可能实验室泄漏病毒。
plaincart 回复 悄悄话 这些所谓证据只有第一条来自专家。

目前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专家赞成这个阴谋论。

大部分的传染病专家都已经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深蓝 回复 悄悄话 孙力军有可能泄漏了武汉病毒的绝密资料.......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https://nerdhaspower.weebly.com/article-in-chinese
这专业的文章,五毛们花点时间读一读吧。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国药集团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的副总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间接透露,该所从今年1月5日起已经正式展开中共病毒灭活疫苗研究。这项研究的负责人张云涛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在4月12日拿到疫苗临床试验批件之前,我们进行了98天的昼夜奋战。” 98天前是1月5日。当局还在否认人传人,疫苗研制就启动了,说明当时中国政府已经知道大规模传播是必然的。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听说这里美眉多' 的评论 :我只说是泄露的,是不是合成的,我不知道。
你看看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Luc Montagnier说法。这可是内行和权威。你的辩护也只是假设,没有事实和科学支持。
第九条 来自于参加谈判的一个经济顾问,没觉得有什么牵强。
听说这里美眉多 回复 悄悄话 还有你的第九条,太牵强了。
听说这里美眉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芦' 的评论 : 你看到美国Tulane大学研究团队否认人工合成的发在nature medicine的文章了吗?CDC主任对这个研究表示赞赏。病毒刚开始传播不久,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也否认人工合成病毒。你文里说的很多是事实,但你推理太过于简单。你说武毒所那么快测出了基因序列,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是从发现这个病就开始研究了呢?测这个序列一般需要多长时间,如果你不是专业,你咨询过专业的人士吗?中国人脑袋聪明的多的是,如果当时是泄漏,传染性那么厉害,会在那时候习近平就派军队人士到武毒所,开什么加强生物安全会议,这不是故意授人以柄吗?我们都能看出来的问题,中国领导就考虑不到?包括这几天修订死亡人数,可以看出,中国底气比你想的大得多,否则会在全世界质疑声中进行这个工作。为什么国内采取了比萨斯更高级的防疫措施,你的认识有点简单,你看看第一时间中国的两个铁哥们俄罗斯和朝鲜就关闭边境,至少应该这里有能人比你想的深入,看的准。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冰块' 的评论 : https://www.zerohedge.com/health/covid-19-man-made-virus-hiv-discoverer-says-could-only-have-been-created-lab?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冰块 回复 悄悄话 mark 一下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今天媒体披露,法国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Luc Montagnier说新冠病毒是实验室合成的,用于HIV病毒的疫苗研究。然后泄漏。他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是因为发现艾滋病的HIV病毒。他敦促中国向伊朗学习(承认误击乌克兰客机)承认这次泄漏事故。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清风' 的评论 : 可疑的是,初稿没有,中方一月15号要求加上。美国一个经济分析家觉得很不寻常。
你说的也很可疑,爆发前什么时间检测的?说明当时已经由试剂了。
北美清风 回复 悄悄话 除第八条外都有道理,在一般的合同中都要有第八条更何况国家间签重要的协议。实际上国内已经多次暗示了病毒是与武汉所有关只是大家不去联系,现在最明确的暗示是“石正丽团队:猫群感染是误读,没有证据表明猫群感染”这篇文章,该文中的英文论文连接是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4.01.021196v1,文中写检测在武汉肺炎发生前后猫身上有无C19,结果显示之前39个猫没有,之后102个猫中15个有。之后检测好理解,之前检测就很令人费解,有谁会在C19即将发生前对一大群猫身上检测C19,大暴发应该与这次作检测试验有关。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sefild' 的评论 : 不用等,真相已经出了。让某些“人和势力”失望。
https://www.military.com/daily-news/2020/04/01/cdc-lifts-shutdown-order-army-biolabs-fort-detrick.html
Masefil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芦' 的评论 : 事实的真象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真象大白于天下,让全球的民众看清一切。
Masefil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芦' 的评论 : 真正的事实是铁证如山的,任何人与势力都是无发推翻的。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sefild' 的评论 : 事实是怎么回事,就是这么回事。这是客观的,有充分材料证明。和你听到的无关。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歌的韵侓' 的评论 : 仔细看再发言, 你的评论驴唇不对马嘴。没有阴谋论,没有说病毒是人工的。文章是关于实验室泄漏。和你引的文章无关。
老歌的韵侓 回复 悄悄话
美国Scripps 研究所等单位的顶级病毒学专家们在Nature Medicine发表文章,结论是: Our analyses clearly show that SARS-CoV-2 is not a laboratory construct or a purposefully manipulated virus.” (“我们的分析清楚地说明新冠病毒不是实验室构建的或者人为操作出来的病毒”。)所有的阴谋论只是怀疑,没有任何科学的依据。
Masefil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芦' 的评论 : 听到的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Palmspring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建议用英文让更多人知道。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如果光看SARS的教训,完全可以用较小的代价,不用封城。只有深刻认识了这个新病毒比SARS病毒传染性强很多的特点,才会采取封城措施。问题是,疫情刚起,中国当局怎么就知道这个新病毒特别厉害?
变法维新 回复 悄悄话 石正丽共开发表的关于蝙蝠冠状病毒文章就是铁的证据。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思芦 发表评论于 2020-04-16 13:06:05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SARS也跨了春节。

不就是吸取当年的教训吗。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sefild' 的评论 : 如果你能举出十个理由新冠病毒源自美国马里兰州的研究所,就会有人要求调查了。如果仅仅因为一个关闭原因,想象力不免过分丰富。
这个实验室的关闭是由于蒸汽灭菌设备故障,废水处理不符合CDC的生物安全标准标准,被CDC关闭。现在已经重开。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病源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个事实,已经是秃头上的跳蚤——一目了然,但是问题在你怎么按住这个跳蚤?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第十一:2020年2月15日,广州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萧波涛在学术网站Research Gate上发表论文,指武汉疾控中心的相关实验室可能是病毒来源。外泄原因是实验室捕捉的研究动物管理不善。武汉市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WHCDC)曾分别从湖北、浙江、云南等地捕捉600只蝙蝠研究,包括被指是武汉肺炎病毒源头的中华菊头蝠,有消息来源显示曾发生工作人员在研究期间被蝙蝠攻击并沾上了血需要隔离14日,又有人被蝙蝠射尿。

这条。 中武汉肺炎病毒源头的中华菊头蝠,这还不说明病毒起源于中国吗, 为什么不是美国菊头蝠?
这条回答了楼下的问题
szyang01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得知这个病毒从何而来。但是它出现了,就会有人利用它。它已经遍布全世界,恐怖分子可以轻易获取病毒,培养它,扩散它。纽约和多伦多在很多方面非常相似,但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却天差地别。这不是流行病学家可以解释的。美国可能遭到恐怖攻击,而且可以预料,在将来也会遭到恐怖攻击。
Masefild 回复 悄悄话 这里谈到新冠病毒来自于武汉研究所,为什么也有人谈道2019年8月间在美国马里兰州的德克里克堡生化研究所的关闭没有说出任何原因,后来又将所有英文板无故删除,有关这方面的信息想必很多人都听说了也了解很多的祥情,这里就不细说。如果说有人调查了武汉研究所,为什么没有听说有人调查了美国的德克里克堡生化研究所的结果?有什么有力证据可以证明全球的新冠病毒是唯一来自武汉研究所的泄露?其它和武汉以及中国,中国人丝毫无关系的地方以及新冠肺炎感染发生在武汉病毒之前者又如何解释?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不是病毒专家懂中文就能读懂这句:

"在此基础上,我们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证明了该病毒在体内外的复制能力。我们的研究表明,目前在蝙蝠种群中传播的病毒有可能再次出现SARS-冠状病毒。" [2015 自然]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5543132
注意: 标题"类SARS病毒" 已明说这不是SARS 病毒, 有人特意在这混淆视听.
落英如雪 回复 悄悄话 事出反常必有妖!
futufutu 回复 悄悄话 证伪: 蝙蝠病毒需要动物宿主, 它不能直接传给人类
SARS-Cov-2病毒和两年前研究的病毒不同
您无法掩盖任何事故在武汉病毒所. P4程序流程防范不报告事故.
------------------------
这是个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问题。但是从武汉研究所泄露可以最合理,最简单地解释发生的事件。根据常识判断,就是从那里泄露出来的。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SARS也跨了春节。
湖畔心语 回复 悄悄话 如果当时武汉只有不到300确诊,武汉的医院怎么会发生挤兑?新浪网上说武汉的35所定点医院就有14046个床位,又怎么会担心全国多个城市也发生挤兑呢?
==================================
红米2019 2020-04-16 12:45:49 回复 悄悄话 思芦2020-04-16 12:24:15回复悄悄话回复 '湖畔心语' 的评论 : 这个数据是当时通报的。回溯性调查推测当时全国至少有3000多人染疫。湖北省375例,武汉大约300例以下。这个数字与SARS比较,非常低,但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封城措施的重手。

李兰娟院士解释过,当时临近春节,如果任由人员流动,将造成全国多个城市像武汉一样的医院挤兑。开始是建议武汉不进不出,后来看执行不力,只好采取最严格的封城。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思芦2020-04-16 12:24:15回复悄悄话回复 '湖畔心语' 的评论 : 这个数据是当时通报的。回溯性调查推测当时全国至少有3000多人染疫。湖北省375例,武汉大约300例以下。这个数字与SARS比较,非常低,但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封城措施的重手。

李兰娟院士解释过,当时临近春节,如果任由人员流动,将造成全国多个城市像武汉一样的医院挤兑。开始是建议武汉不进不出,后来看执行不力,只好采取最严格的封城。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思芦 发表评论于 2020-04-16 12:14:59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应该有即消毒,又保留病原体的方法。在已知发生源头未明的流行病疫情下,消毒应该由疾控中心的专业人员指导下进行。

不是取了几十个环境样品吗?显然疾控是参与了。当然结果是样品远远不够。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湖畔心语' 的评论 : 这个数据是当时通报的。回溯性调查推测当时全国至少有3000多人染疫。湖北省375例,武汉大约300例以下。这个数字与SARS比较,非常低,但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封城措施的重手。事出反常必有妖。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应该有即消毒,又保留病原体的方法。在已知发生源头未明的流行病疫情下,消毒应该由疾控中心的专业人员指导下进行。如果只是简单消毒,只有两种可能,已知源头,销毁证据。
湖畔心语 回复 悄悄话 楼主的大部分分析很有道理,只有第三条“ 1月23日武汉市封城,当天湖北全省已知确诊的病例是375例,死亡人数17例”,这绝对不会是当局掌握的真实数字,否则不会采取封城封省这样史无前例的极端措施,这也是现在各国追责中国的主因之一:从一开始就从各个方面隐瞒欺骗,误导全世界。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即便不知道哪种动物是宿主,但只要关闭市场,不管是什么动物都没了。但是没起作用,一个可能是存在另外的传染源,另一个更可能的是新冠的传染性远强于禽流感。
下城学文 回复 悄悄话 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黄燕玲被认为是零号病人,已经死亡,官方只是出面辟谣,始终没有让她露面。
豆米 回复 悄悄话 @红米 禽流感那时是不是已经知道病毒的传染路径和动物宿主?区别是,消毒海鲜市场在没有确切的流行病理分析和结论之前。或者说政府早就知道来源而已,所以消毒以控制疫情。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豆米 发表评论于 2020-04-16 11:09:52
这个海鲜市场如果是发源,那还不留下来翻个底掉儿来撤查?里面所有的动物和人都得仔细研究保存好样本才对。

2013年爆发禽流感,在关闭农贸市场后疫情迅速好转。所以可能是依据这个经验,以及当时观察到多数新冠病例与海鲜市场有关联,因此希望关闭和清洁该市场,消除传染源,控制疫情。
豆米 回复 悄悄话 记得看过对石正丽团队的介绍,说团队花好几年的时间去到云南深山蝙蝠洞里采集各种样本,逐一分析。武汉发生疫情之后,可以说在官方公布的同时就公布了源头是海鲜市场。记得1月20日那个香港病毒专家去考察的时候称市场已经消毒封闭。有点常识的话都需要质疑,为了病毒源头可以去长时间到如此环境艰苦的深山老林去做研究,这个海鲜市场如果是发源,那还不留下来翻个底掉儿来撤查?里面所有的动物和人都得仔细研究保存好样本才对。但是如此匆忙就消毒关闭,实在很不和逻辑。这和阴谋论无关,纯粹是看到官方报道中太多自相矛盾的事件。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说实验室泄漏,当然不限是P4。十三条里没有一条限制为P4. 不过新冠病毒是高危级别,逻辑应该在P4,不排除中国实验室用了P3来做研究。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再说武汉病毒所,也不止一个P4,还有P3,还有其它部门设施,同样,为何只盯着P4?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多数证据指向武汉病毒所,第十一条指向武汉疾控中心。第九条华盛顿邮报原文也包括了武汉疾控中心。
justforfun123 回复 悄悄话 有两个事实是比较有说服力的。
一个就是军方1/25接管武毒所。如果武毒所问题不大,完全可以自查或暂时关闭。军方本就有实验室,并不需要武毒所的环境进行研发。证实宣布接管是2/8。
二就是立刻推进生物安全法。这个和当时的抗疫局势显得没什么立刻直接关联。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武汉疾控中心与武汉病毒所是两回事。如果防护严密的P4都可能泄漏,那连P4都没有的岂不更可能。可为何都盯着P4?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第二:2004年中国疾控中心北京病毒所就发生过SARS病毒泄漏事件,原因是安全管理不善,执行规章制度不严,技术人员违规操作,安全防范措施不力。导致一人死亡,8人确诊为非典,862人被隔离观察。”

不只一次,而是发生了二次SARS病毒泄漏。
思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盈衣' 的评论 : 举一条反方论据我听听。
如果你说我是错的,你最好证明你是对的。
花盈衣 回复 悄悄话 引用的都是楼主自己愿意接受的,不愿意接受的就没引用,所以,偏颇有无,楼主自知,呵呵。
BeagleDog 回复 悄悄话 武汉和湖北卫健委在一月一日就清洗了他们称为的病毒发源地。没有什么流行病学研究结果公布于世。人们全然不知哪种野生动物体内检测出了SARS-Cov-2病毒,或是没有任何野生动物和这个病毒有关?难道没有人感到这完全不符合正常的传染病疫情防控机构的正常运作?除非他们知道我们不知道的something。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个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问题。但是从武汉研究所泄露可以最合理,最简单地解释发生的事件。根据常识判断,就是从那里泄露出来的。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