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Rolling in the deep shit

(2020-04-17 12:15:36) 下一个

Rolling in the Deep

一阵酸痛伴着“大悲咒”的闹钟声从身体各处传递到大脑,第一个意识就是:还活着,忍不住咒骂一声真是XXX用进废退,刚几天没活动,搬两天箱子就成了这样。

       这样活着真是一种挣扎,从新年伊始就挣扎了,元旦假期过后,头等大事就卖房子,计划的春节回国之旅在房子上市的一周后,零星地听到了一点武汉有疾病流行,心想莫不与什么禽流感,鼠疫之流类似,狼来了听得太多了。 房子上市两天就收到可接受的offer, 条件是贷款预批与验房,这个过程进行中我已在路上,北京耽搁两天,最终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签买卖合同。然后就是被疫情闹的差点回不来,返回航班取消,最终改定飞机提前结束假期,退票申请递交航空公司至今未收到退款。

      匆匆结束的上半场只是小小湿了一下裤脚,真正热闹的下半场开始了,全球pandemic, 加拿大全国紧急状态,安大略紧急状态,非essential行业关闭。我下一个房子Closing date, 4月1号, 我靠,亲爱的建商你还能更滑稽点吗?我要去银行面对面签mortgage怎么保持社交距离呀?我要与律师见面签文件,一买一卖两次,如何保持社交距离? 家用电器送货(新房子,全空的)我都不想社交距离了,你们还能开门还能送货吗? 搬家公司只要你们能来给我搬家让我拥抱你们都没问题了。一个个电话打过去,一个个回复都属于essential,  从没象现在这样真切地体验着蝴蝶效应。

      除了前面的essential更essential的是Internet, 上不了网这一个个的都会掉魂,新房子里可没有接好光纤呀。打电话给Rogers,回答会帮助解决,但技术员不能进屋。 huh…,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等着不? 人人都在躲,我确偏向虎山行。

       同一个办公室同事回家隔离14天,因几天前参加一个 conference,与会者中有人会后检测出被感染COVID19, 第二天质量经理刚来不到一个小时突然拿上东西回家,嗓子不舒服。热闹一个接一个,我真想申请回家一走了之。给我个因COVID19被下岗。回家专心处理我自己的麻烦去。

       律师事务所来信可通过网络视频会议,律师通过镜头看着本人签字。收房之前的房屋检测PDI被要求不许到场,由建商委派检查人员代客户检查代写报告,如期而至的愚人节交接日期一切按部就班,计划电器送货安装日期是搬家的前一天,电器商店重新选定了日期提前送货, 三个捂得严严实实的送货人员让人些许安心,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用商场的免费安装人员,这些东西我自己装费时不说,有问题难说清楚,又一次近距离与陌生的安装人员相处俩小时。 正在此时,Rogers 安装Internet服务的技术人员不期而至, 我旧址的互联网要用到4月4日晚,定好4月5日搬家的同一天来安装,这一下子提前了3天,幸好我碰巧在,两个技术员解释尽最大努力一次到位,否则就要把光纤临时甩在车库, 光纤顺利地通过电缆穿墙位置进入地下室, 技术员把光纤转换器交给我,让我自己进屋连接,Rogers的服务信号正常显示出来,两位接着解释,等你收到modem后按说明设置wifi。 其事我,接下来就不用你们了,我不是新用户,旧modem正用着,直接接上光纤转换器,我的wifi都不用重新设置了。 两人交换了眼神:这趟活儿倒挺容易。前后30分钟。同轴电缆现在不能安装一切要等疫情结束,技术人员允许进屋安装。

       到了搬家的前一天,起个大早,趁着有空先自己搬一点零碎的东西,两处离的不远, 路上收到了搬家公司司机电话,抱歉啊我们要稍微晚两分钟, Whaaat???啥晚两分钟,不是明天吗? 是今天啊,不对呀,我还没准备好,是今天,我再去问问我老板,我赶紧回去查一下邮件,my gosh,我乌龙了,我们口头上说的4月5号,我LP查黄历定的日期,邮件里写得4曰4号,我楞没看。只注意报价了。电话商量没得选择,心一横,强行搬, 甩给我LP几个contractor级别的黑垃圾袋,凡是需要腾空的橱子抽屉,别仔细打包了,全赛垃圾袋,我自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开始拆床架,当两辆搬家卡车6个搬家工人到达时我最后一个床架刚刚拆完。6个大小伙子,或者仗着年轻体健满不在乎什么病毒,或者视死如归,个个谈笑风生,无一戴口罩,事到临头,我也早把什么病毒忘在脑后,置死地而后生投入到视死如归的行列里了。这些人非常专业,很多提前准备工作在这样的搬家公司面前都是没必要的,所有的东西他们都会主动缠好,年长些的带着更年轻的,连搬动转身的动作都规范化,整个搬家过程,连墙都没碰坏一点。直到最后一件东西卸进了新房子。

       小伙子们的社交情绪丝毫没受这疫情影响,这房子太漂亮了,你可以好好enjoy了。 是的,如果没有这疫情我的确会的,这些日子我有没完没了的担心,比如律师不办公怎么办? 电器商店关门怎么办,还有你们,万一你们也关门我怎么办? I feel got stuck in deep shit!!!!   一团糟的开始的一天,被这样完美解决了,从心里感激你们,付款时我丝毫没犹豫给了POS机上最高小费20%。 他们走了,我却后怕了,这七八个人这么近距离在个小房子里近距离进进出出… ….汗ing…

        在这样的时刻,平时每一件很寻常的事都成了挑战,担心完我自己又要担心我房子的买主,希望他们不要受疫情影响,能与我顺利交接,好在感觉他们态度也很积极,行使购买方应得的一切权利,其中一次搬家前的看房被我拒绝了,我正摊得满地打包,我也不想他们来一趟后再来一次大消毒。 最后是我搬空把屋子彻底打扫干净后,让他们在close之前看了最后一次房子。        

       这样的日子我觉得就像一只蛆一样,天天Rolling in the deep shit……  很多人何尝不是如此? 两周前开始不再剃须,这是目前状态,决定一直到疫情结束位置 ,到时候再发图报告结果。      

翻出照相机,掸了掸土,快不会用了,出不了门,只能对着窗台小花咔嚓一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半岛人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这种时候碰上这种事情也是真没办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