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代伟

政治|传媒|历史|诗词|股票
个人资料
博文

过康州逢先生110周年逝 (04/1912-04/2022)
百童筚路竟一悟
西学东渐两洋赴
时合世逆倾蓝缕
拳国终憾长斯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4-16 21:23:58)

城南清风徐牛市 河西云烟漫熊山 牛市十步人历尽 熊山百里诗空天 (于纽约大熊山BearMountain)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过去近一年里,伴随疫情升温与股市热络,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做空”公司在华尔街悄然崛起并很快打出名堂,它的名字叫兴登堡研究(HindenburgResearch)。自去年九月开始至今,兴登堡紧锣密鼓的一连串神操作,竟然连续做空了七、八家上市公司。与华尔街其它老牌做空机构相比,可谓黑马一匹,“成绩斐然”,一时风头无两。 今天之所以专门给它写这么一篇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尼古拉(Nikola),这个公司名字单独来看,就和人名的“乔治”一样普通。但如果把它与领域内另一家公司名为“特斯拉”(TeslaInc.)的放在一起,不异于在乔治后面加上一个“华盛顿”的显赫效果(尼古拉•特斯拉何许人也?这里就不需要普及了)。可以说,在“电”的世界里,尼古拉是特斯拉之外、唯二个不平凡且无可替代的顶级企业名字选择。 七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QuantumScape(股票代号:QS),暂切将这个合成名字直译,称之为”量景”公司。这可能是中文环境里赋予它的第一个名字。也许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量景公司位于加州硅谷,它的创建者们是来自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大约十年前,它开始与德国大众汽车合作进行研究。近三年来,大众先后投资三亿美元给量景,共同研发固态电池-就是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21 04:08:45)
记得老屋有三间,是由连在一起的通间隔出来的。老屋南北向,入口在南端,有点像印第安人的“长屋”。它四面的墙全是用泥土砌成的,房顶是满满的小青瓦。印象中那些沥水的瓦槽不太平整,有些部位还歪歪扭扭的,下雨天还会漏水。现在想来,应该是那时候父亲与母亲结婚,然后从旁边的爷爷家搬了出来另立门户,住进了土屋。爷爷家是砖瓦房,东西向、坐北朝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02-20 11:28:07)

我老家的村子不大,大约有三百来口人,方圆一、二里。从村西头到村东头,走路也就那么五分钟。若骑洋车,则一分钟都用不了。 村子的南边,是一条东西向的马路,很直:村子的北面,则有一条蜿蜒流淌的小河。如果说路是远方,那河则代表记忆。 小时候没出过远门,脑海里就知道两条重要的河:一条是黄河,它流经我省中北部,省的名字就是因与它的位置关系而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2-13 04:14:34)
旷日持久的疫情,与纽约不期而至的几场大雪,让春节期间的我终于可以心安理得地当一回“坐家”,并静下心来梳理自己长期的思绪和埋在心底那久远的回忆。虽然纽约在很多年前已象征性地把春节列为了法定节日,但在华裔社区等之外基本上是没有人过的。这种时候雪的这样子连续下法,大多时候会听到人们的一句“鬼天气”,或甚至更粗鲁一点的牢骚话。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2-07 15:56:16)

春节临近,纽约的第二场大雪又悄悄漫天飞舞而来,外面的世界也再次随之寂静起来。悠闲消磨之时,看到弟弟在朋友圈发的一些家乡过路照片。顿时触景生情,尘封的回忆与佳节的乡情顷刻交合,感慨之致热泪欲出。小时候每逢春节去姥姥家走亲戚,一定要经过这座简陋的小石板桥。记得最早是走路去的,后来大多骑自行车了。从我村到姥姥的村,大概有十几里路。在那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e春|纽约雪
推门满眼白玉妆
一冬一春亦徬徨
待到飞花逐雪时
执君执酒直轻狂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