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 说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博文
早些年还没有“被小三”这个概念,只有赤裸裸的第三者,因此当一对夫妻之间有了某个人,这个插足者只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顷刻之间就会跌进万丈深渊……然而,随着社会朝着越来越堕落的方向发展,所谓第三者有增无减,于是乎就有人开始研究隐藏在第三者背后的真正原因,世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最不道德的,也许是第一者或者第二者,而不是第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叶片儿早早就醒来了,和母亲一起下了楼,到简陋而寒酸的永和豆浆小店,坐在陈旧的木凳子上,没有吃油条,只吃了葱油饼加蛋,还喝了豆浆。 早餐之后,他们在永和豆浆附近的路边上等出租车,母亲说:“今天是礼拜六啦,计程车超难等的。” 叶片儿注意到不远处有个公交车站,每当一辆公交车即将进站时,就有男女或者老少向公交车招手,身边的母亲也不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母亲叫手机店里的一个小伙子“底迪”。 这个“底迪”在明白叶片儿想要加入赖的青天白日满地红群组时,就拿过母亲的手机,以母亲的名义,把叶片儿拉进line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群组里。 与母亲一起回家之后,叶片儿立刻躲进秦思远的房间,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在line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群组里浏览,群组有一百七十多号人,多数是三个繁体字的中文姓名,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窗外一首西方古典音乐始终在循环播放,叶片儿感觉旋律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曲子的名字,而这个房间简单而整洁,又是单人床,与他早已习惯了的凌乱大床完全不同,——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房间。 他忽地坐了起来,只听一个妇人的声音在门外说:“底迪,你醒来没有呐?快去帮马麻丢乐色!” 门虚掩着,叶片儿听出这声音是冲着自己来的,虽然他断定&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中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那些年轻人,承载了一个时代的巨大变革,那种因心灵冲击所产生的一系列疼痛,倘若可以相对准确地用文字、音乐以及绘画等形式再现出来,不知是否可以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 如今不少非物质文化遗产,已然沦为了物质的奴隶,——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层面,被物质踩在脚下的几率非常大。 然而再高大上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当叶片儿站在自家防盗门的外面时,才想起自己钥匙都没有带出来,他按了按门铃,那猫一般的蝗虫给他开了门,他进去首先推开卧室的门,大床已然空无一人,蝗虫在他身后说:“她穿上衣服,走了。” “她看见你了?” “话说我能让她看见吗?” 叶片儿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突然陷入了后知后觉的烦躁不安当中:这蝗虫到底是怎么进来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叶片儿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首先,他把好端端的铁饭碗弄丢了,一手好牌被他活生生地打烂,于是乎周围人不约而同地对他侧目而视;其次他企图以写小说的方式东山再起,无奈最初他不想写风花雪月,接下来又不想写古装剧,最后更不想写男娶白富美或者女嫁高富帅了,他感到这根本就是全民在意淫,虽然艺术创作这档子事,曾被佛洛伊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男主的目光定格在手机上最后一句话:枕巾湿了一大片。是的,枕巾湿了一大片,男主的眼睛这时也湿润了,他隐约想起自己即将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好像曾经为类似的冒险故事魂牵梦绕过,何况自己的奶名就叫壮壮,虽然叫壮壮的男孩有千千万万……然而不管怎样,毕竟整整二十年过去了,——二十年的春夏秋冬,他已经从小男孩,长成一个大男人了。太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壮壮在漆黑的电话线里飞速地向前滑行着,能够感觉到电话线的线壁,生硬地划过他的身体,他想叫阿板,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他的双手向两边摸了摸,摸到的是电话线里凉丝丝的金属丝。 突然,他听见轰隆隆说话的声音,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穿过一只小孔,与两片涂着口红的嘴唇擦身而过,紧接着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就在飘落到地上的一瞬间,壮壮如同一只气球,猛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他们不敢回头,手牵手一口气跑出了城堡路,沿着灰色公路七拐八绕地一直朝前跑,不知跑了多久,迎面一幢幢欧式风格的二层小楼鳞次栉比,当他们跑到一幢小楼侧面的时候,才停下了脚步,发现已经甩掉了风先生和雅太太。 壮壮累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阿板没有肺,也没有呼吸系统,自然用不着喘气:“壮壮,看来这些经过自我改良的倒立人,还真跑不过我们。&r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