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流长

淙淙溪水,源远流长,驻足芳园,滋润心田。
个人资料
小溪姐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话说九十年代初,老布什在台上那几年,美国经济低迷,不少大陆留学生如专业不好(是指那些不好找工作的专业,如文科,或纯理科),拿到了学位后,出了校门就失业。那年代,大陆留学生大多数靠奖学金出国,不好的专业竞争少,容易拿到奖学金。 当再次见到一位国内数理逻辑天才的老北京辛苦留学四年后,在隆重的毕业典礼上,校长给他戴上了LiberalArts的博士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5)

后院的桔子红了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1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2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3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4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5 小气精明的小姨父利用出差机会,赶在和小姨新婚后同来省亲前,先来镇江一次,其实是来向我妈借钱的。他在我家时,趁着外婆,我姐不在场的一个机会(文芳姐带我下乡了),对我妈说,他刚结了婚,手头紧,家里老母生病,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2)

秋雨绵绵,后院成了小池塘,就在家里接着写过去的故事。。。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1)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2)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3)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4) 从扬州北码头坐江轮到了南码头,下了船,就进了镇江。文芳姐在前,大锅锅在后(大哥哥,文芳姐大弟,镇江扬州话)。他悠哉悠哉地,就一担子把文芳姐和他父母送我家的蛋类,蔬果还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5)

德州秋天到处是硕果累累的PecanTree(山核桃树)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1)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2)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3) 过了中秋节后没几天,文芳姐和她大弟就要带我回镇江走嘠了(镇江扬州方言,回家了)。那天一大早,天还没得亮,阿妈,文芳姐还有小妹姐就起来擀面条作早茶(早饭)。文芳姐在灶前烧火,水开了,阿妈,小妹姐也擀好了面条,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5)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2)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1) 等到文芳姐帮我洗好手,牵着我从屋里出来,我俩坐好在矮条桌旁的小板凳上。看到坐在旁边的阿锅锅(镇江扬州话,二哥哥),我就问他黄牛伯伯怎么不来吃饭。阿锅锅轻轻告诉我说黄牛伯伯不切(吃)饭,在牛棚里切青草,还加了黄豆哪。这时坐在条桌头的阿爹看看家里人都到齐了,就把叼在嘴上的烟杆放在桌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4)

想收起家乡满地的落金,存下老树稍月圆的芬芳。 细包了放进柔软的心房,家乡就跟我去浪迹天涯。 扬州乡下逃来的文芳姐(1) 文芳姐的娘家在江都仙女庙(扬州地区在秦、汉时称“广陵”、“江都”)。她家里有父母,还有两个没结婚的,十七八岁的二弟和小妹。文芳姐的父亲和俩弟妹都是田里的强劳力,她的母亲一条腿有残疾,是个跛脚,在家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4)

上个星期五,农历八月十五了,想着大洋彼岸的故乡应该是秋高气爽,金桂飘香了。早晨一如既往,先端杯新冲的咖啡,然后打开电脑,浏览文学城里,上了城头的博文精选。一眼看到金陵才女如斯次要人物的连载又有了新篇,于是先一口气读完,闻着咖啡的芬芳,喝上几口后,再从头慢慢读起,细品加联想,很惬意与暇逸的时光。 如斯是我的小老乡,我喜欢读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夏威夷的海,没PS过的海浪像不像油画笔触? 多年来一直有个心愿,就是想对很久以前,在我彷徨人生十字路口时,为我指点迷津的那位学长,亲口或亲笔道声谢谢。当年只知道他是位66届老高三知青,原来是哪所中学的?学长姓甚名何?几十年一概不知道。然而网络世界后,奇迹却终于出现了。。 当年我和千百万知青陆续回了城,不用再被居委会小脚侦探队盯着回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上星期读了来自,有着世界著名歌剧院,蓝山三姐妹峰,袋鼠树熊,蓝楹花的澳洲悉尼博友‘南岛水鸟’的佳作“改编《三家巷》,想不到的惊艳”。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280/201907/31347.html 读毕,端详着那眼熟而又陌生的几款《三家巷》的封面,好像一下子身心就穿越,回到了那个骄阳似火,蝉声齐鸣的夏天。这是在城里读博的妙处之一,读着读着就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3 12:24:43)

照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德州东南部的赤夏,骄阳似火,湿热难当无尽期。虽住得离海边不远,也只能猫在有空调的房内或车里,后院都不敢涉足,花花草草都嗮焦了,也只能隔窗兴叹了。不过,普通退休人家的平常日子,看书,上网,喝咖啡,品下午茶,天气再热也不怕,多吃冰激凌,多长肥,舒适安宁,夫复何求,珍惜感恩! 早晨,上网浏览新闻,读到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