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沦落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就让我们好好珍惜在文学城的相逢吧。
个人资料
yijiba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2-23 09:48:28)
无独有偶,刚刚写完小瘪三,台湾最近又出现了土包子。其实土包子是外省人的用语。刚到台湾的时候,看台湾人都是土包子。主要是格格不入,格格不入的原因是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也不相同。能够以个人或家庭来到台湾的,多少过去还有点家底,大部分也都受过教育。看到本省人,生活淳朴,并不讲究生活的多元化,表现出来的自然而然有点乡土气息。不管在市内或乡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9 14:42:50)
我在上海呆了两年,可是很少听到小瘪三这三个字。上海人进出讲究体面。所以周末免不了逛大街,看看上海人。我的同事告诉我,逛逛淮海路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上海女人。说得一点也不错。我当然喜欢上海,更喜欢上海的女人。她们有一种特别的韵味,只能欣赏,而很难用笔墨来描述。对于小瘪三的理解,大部分还是来自电视剧。去年韩国瑜在一个记者会上,把民进党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2-13 11:18:18)
台湾一位留美多年的专栏作家信怀南,很久以前发表了一篇讲述内地人的文章。他把我们当年在大陆解放(沦陷)后逃难到台湾的外省人,统称为内地人。这篇文章我看了好多次,每次读完,都引起相当的共鸣。说的是我们这一群当年在大陆出生的孩子,随着父母逃到台湾。我之所以说引起共鸣,因为作者描述了我们当时在台湾的大环境,求学时代的艰辛,应付各种大小考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2-01 12:13:16)
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先有中兴受到美国的制裁,接着就是华为。事情的起因,各说各话。说起来,认为美国是打击报复的人不少。不只是华人媒体,就是美国媒体也有义正言辞的评论。最近看到美国一位出名的经济学家,DavidGoldman发表了一篇文章,一面倒的倾向中国政府。拜读之后,颇有感触。基本上他认为,美国看到华为在5G上的成就,再看看自己过去对5G的疏忽,所以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这几天台湾为了一位资深艺人郑惠中,赏了文化部长一巴掌,闹得沸沸扬扬。民进党的同路人,几乎不约而同的发出假正义的怒吼。老生常谈的吼叫不该打人啦,我们是民主国家啦,有话好好说,没有必要打人啦!好像自己以前都是谦谦君子,从不打人谩骂一样。他们自己过去,把反对他们的人,打得头破血流,好像忘得一光二净。连在野的人,也跟着一起说不该打人啦!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1-18 11:59:32)
首先必须声明,我是政治素人,不能说对政治没有兴趣。个人觉得只要是炎黄子孙,就应该对关注自己的祖国。我说祖国,自然存在不同的说法。要知道,孙中山先生推翻满清后,建立了中华民国。给我们一个具体的国家观念。在此之前,俺们的老祖宗是没有啥国家概念的。各朝有皇帝,打下了天下,统治着老百姓。服气也好,不服气也好,留下来的就得听命。造反成功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9-01-15 15:30:59)
老一辈的男人是不动锅碗瓢盆的。尤其是俺山东人。一概都是妇女下厨。过去家里有管家仆人,少奶奶是一样不用下厨。可是就是不能上主桌。逃难到台湾,老爸就把过去的公子命放下,开始下厨。从小,老爸最会做的就是蛋炒饭。家境不好,一个蛋,一锅饭,加上一点葱花,撒点酱油,有时加上少许炒好的肥猪肉碎屑,那就是美味。这个蛋炒饭就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一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6 20:32:34)
那天和老婆聊起来,我在念小学的时候,特别喜欢和小女生在一起。小时候不懂事,那个时候,跟女孩子打交道,简直就变成了“没见笑”,普通话就是不要脸啦!虽然如此,一直到小学四年级,我甘愿顶着没见笑的耻辱,还是不改本性。到了五年级,转校就读,全班都是清一色的男生,情愿丢脸的我,就再也没有机会和小女生在一起了。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上大学。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7 15:00:58)
那天看到新闻有关大陆考研的英文试题。提到考生对两个单字rural,debate的陌生,而引起大家的讨论。看起来,国内似乎认为考生对两个单字的生疏,颇为谅解。当然,在学习英文的过程,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不过有一个不变的事实,就是要把英文学好,非得下一番苦功不可。其实任何一门学科,要学好,学通,总得下功夫。这两个单字,我的感觉是当年在台湾念初中的时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9 19:28:53)
上个礼拜孩子过九岁生日。时间过得真快,都九岁了,从一个淘气的小男孩,变化如此之大。孩子从出生开始,那时我还在上班,每个周末一定去帮忙。一年后我的公司关门大吉,我就开始全职的照顾孩子。老二,老三接二连三的降临,一个礼拜七天,我是全时管家。直到老三周岁半的时候,我终于回家了。可是每个星期两个下午,我还是充当临时管家,为孩子们做一顿晚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