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个人资料
正文

思念 远方的思念

(2018-08-31 17:47:26) 下一个

朋友随意嘀咕一声: 快过中秋了.  骤觉, 一年一度床前明月光的中秋节, 近了.

对亲人, 挚友, 恩师的思念, 绵绵长长, 悠悠远远, 想念他们的日子, 岂止在中秋, 又岂能不中秋. 自然而然地, 一位亦师亦母的女性, 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 在我的大脑海马回再度盘旋.

在中国的医学院寒窗苦读 5 年, 毕业时, 为成为哪一科的医生, 颇费思量.

家里人大多是动刀动钳外科的干活, 我行事风格明快利落, 反应敏捷, 个性虽有点恬静然而直来直往 (以前), 似乎当外科医生也合适, 可惜长得不够强壮, 尽管 5 年来坚持每天晨起长跑, 每个暑假游泳.  遂去了内科. 第一年在大内科车轮转, 轮到急诊室时, 科主任喜欢我, 霸气的她径直踏入院长办公室要人, 要求留我在她的身边.

她不但性格女汉子, 人也长得高挑健壮, 她的先生与她并肩同行时, 竟然显得瘦小.

无巧不成书, 我的父亲与她的先生认识, 同在海军南海舰队司令部工作. 还是由于体力的缘故, 家里人不想我干急诊. 父亲同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别夸我的女儿, 我不想她拚命.

此后, 我在心血管内科逗留的时间稍为长了点.

事缘, 心血管内科有一位医术精湛可是人人都畏惧的主任医师, 年青医生跟随她查房时禁若寒蝉.  她看病狠准快, 搞科研也同样的出类拔萃.

那时申请了一笔经费研究一个新项目, 她既要临床诊病治病管病房出门诊又兼顾科研, 忙得不可开交, 急需一名助手, 但是她那脾气, 连续派出几名刚毕业的医生, 不是被她赶走, 就是人家被气哭去大主任那儿哀求离去.

学生时代上过她的课, 见习时她带领我们听心脏病理性杂音, 她有一对很犀利的耳朵. 当内科大主任向她推荐我时, 她不点头也不摇头, 大主任松了一口气, 不由分说将我塞给了她.

与她亦师亦母的情缘由此展开.

别人以为我跟着她, 会掉下几吨的泪, 可是, 我没哭过, 与她相处一切都那么的自然而然, 她传授了很多专业上的知识, 以及她从医多年无比宝贵的经验给我.

有一本书, 写一个当律师的智慧的父亲, 这样教女儿:

You never really understand a person until you consider things from his point of view --- until you climb into his skin and walk around in it.

与其他女医生迥异, 她一来笑容欠奉, 二来从不闲话东拉西扯家庭琐碎老公儿子煮饭炒菜穿衣打扮之类的话题, 尽管我俩独处的机会不少. 她先生也是我们医院另一科室声名显赫的医生. 曾有一次我俩一起值夜班时请求会诊, 恰好她先生也值班, 他过来了, 帮助分析病情写下建议. 我对男女感情的事感触灵敏, 但见她全程一声不吭, 貌似仔细聆听却没有一丝眼神接触, 哈… … 场面气氛稍稍异样.

那时不懂她的 cool, 有时故意逗她笑, 看她难得的一展欢颜我就特别开心.

我认识各科室不少朋友, 大伙儿结伴去午餐或互相帮忙买饭菜; 而她总是独来独往, 偶尔我俩一起去医院隔壁的小餐厅吃, 她不愿意多 social, 不轻易接受病人致谢式的请吃饭. 她另类, 却无人妄议她, 也从未听她说过谁的坏话.

课题顺利完成, 她将我的名字写上, 这是我毕业后的第一篇文章.  我觉得自己不配, 完全是她的成果, 我不过在她的指导下操作, 记录, 画图, 数据统计而已.

临出国前俩人在医院对面的海鲜餐馆, 她宴请我, 首次聊及家常, 她细细叮咛我的那些贴心的话儿, 只有我的妈妈才会如是说. 这才发现, 恃才傲物的繁花深处, 藏着一颗柔润的心.

出国后, 要适应新环境, 东忙西忙, 与她联络不多, 直至某一天得知她患病, 匆匆赶回去探望. 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 空中文思泉涌写了文章看了电影却没有休息.

出了机场拖着行李直奔医院, 入了病房, 一眼瞥见病床上插氧管吊针的她, 只觉眼前一黑, 晕了过去, 醒来, 我的床与她的病床并排, 我一手拨掉手臂上静脉点滴葡萄糖盐水的针管, 倾前她的床, 抱住了她. 后来她渐渐康复.

她最爱的颜色是咖啡色, 深深浅浅的棕色短绒西装有好几套, 她告诉我, 没有太多的时间逛街, 看到喜欢的款式质量好的衣服, 会一下子多买几套, 有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原来, 我看见喜欢的衣裙鞋袜, 果断地同时买好几套的购物风格, 潜意识里竟是来自她的影响. 她写论文的文风也深深印在我的脑海: 严谨明冼.

物以类聚, 惺惺相惜. 人与人之间存在奇妙的磁场, 茫茫人海, 当接收到散发在大气中的讯号时, 内心微微颤栗, 那种感觉不一定非得荷尔蒙骤然飚升, 端是怦然心动, 愉悦感人.

大脑缓缓分泌释放多巴胺了, 愉快的回忆不曾忘, 远方的思念明月挂.

中秋前夕, 月亮飘下想念她的旋律, 我人生路上幸遇的一位恩师, 遥祝她身体健康, 中秋快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9)
评论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分析得很透彻,谢谢铃兰!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风风, 拜读了你 "天若有情天亦老" 的第一章, 觉得你了不起, 为你骄傲和自豪.
同时, 也觉得不容易, 心有点儿隐隐作痛.
写诗, 飞翔像鸟儿; 写小说, 沉潜像鱼儿.
我去你的地儿写几句读后感.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一言为定! 三个女人一台戏, 你方唱罢我登场.
茶 mm 和 过客 mm 文字的驾驭力比我强, 而我可能比较顽皮, 绝配!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欣赏此话。一块游戏吧!

——————————-
“也许难以置信, 写写于我是游戏式的创作, 纯纯为爱好, 名利成分为零, 网红欲望为零, 我不需要这些. 一向自由如风, 不逢迎, 只写我想写的. ”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赞铃兰的观点,严肃有余,活泼不足。喜欢玩活泼和娱乐。加上我陪你玩活泼。
———————————————————————————————————-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过客 mm 好! 我入城开博 2.5 个月, 如今已习惯每天快速浏览新闻和热点, 腾出时间重点看博客精选;
不知是不是我的感觉出错, 还是我未找到我想看的, 热闹是够热闹, 可是严肃有余, 活泼不足呵;
虾得我端了起来, 荷尔蒙水平下降.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谢谢铃兰,我还得努力才能成为铃兰言下的谦谦君子。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没关系,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更是感受千差万别。听听你的看法,求之不得!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诗人作家的个性谦逊和温和, 让铃兰肃然起敬.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看来是一部长卷巨作. 你邀请我读, 我一定拜读.
只要, 不嫌铃兰读得慢, 以及, 也许只是仰望, 没啥有价值的读后感.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很高兴与你交流写作体会,通过沟通,相互说出对文学的看法,谢谢铃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有空去看看《天若有情天亦老》,已经写了近150万字了,希望一年后写完。这本小说是我写的第四本,也算有点写作体会后下笔的,题材是北伐战争、国共内战,抗日、解放战争,将写到改开的八十年代为止。塑造人物,讴歌英雄建国立业,小心对待小人物,反面人物,极力写出人性和人与家庭,家庭与社会的关系,战争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的影响,人在战争中的心理扭曲、行为变化等。文字上,按照人物的出身、受教育的程度精心勾勒。总之,是我的一本用心之作。但是在文学城不受待见。铃兰去看看如何,我的小说比较慢地吸引人,需要你读至少四章。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记住了今天, 记住了你, 如此坦诚的交流, 让我感动.

依我的浅见, 过多的写作技巧是为了弥补悟性和天赋的不足. 多练习是需要的, 动力 motivation 非常关键.

我喜欢人, 天生适合同人打交道, 昨天, 今天, 天天, 在我眼中, 可写的素材俯拾皆是; 暂时, 我不知道枯竭是什么滋味, 依然认为, Passion 源于热爱.

也许难以置信, 写写于我是游戏式的创作, 纯纯为爱好, 名利成分为零, 网红欲望为零, 我不需要这些. 一向自由如风, 不逢迎, 只写我想写的.

风风, 想来我能理解你的现状和心情, 祝愿你向着目标, 日益靠近, 心想事成, 过程长短不必执着, 心境愉快便好.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题材,是一部小说成功的原料和载体。就像一个病人,如果他要术后恢复健康,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他的体质。如何让小说好看,决定于作者的才华和耐着住寂寞的长短。才华,包括常识、经历和见识、学习能力、掌握的写作技巧和文字功底。

目前我缺少写作技巧,没有耐性,文字更新赶不上需求,没有学习的动力,写出一本好小说,非常困难。只有不断磨练心性,方能离目标渐近。

铃兰你的从医生涯和感想,是一座宝库。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我是静极生动,觉得诗歌的天地太急促憋屈,才开始写小说。

小说如一个王国,诗歌就是一间楼台亭榭,虽然雅致清幽,但是毕竟不能长久束缚向往和冒险。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见到了人, 见到了天, 见到了地, 知道什么叫爱, 什么叫责任, 什么叫给予" 把这些放在你的作品里, 用自己的命写小说, 铃兰不信以你的才华, 写不出感人的好小说.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哈哈哈 ...... 风风, 前面一大段说得挺好. 同意, 喜欢, 受教了.

最后一句, 恕难认同, 论性格太泛泛了, 铃兰很直接很刁蛮的, 我就揪住你问: 你到底喜欢写 还是 被动地写? 嗯??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打动读者,是小说好坏的重要标准,说得很好。

写作技巧、文笔的特色,艺术处理,这是作者日积月累的功夫,无法一蹴而就,也是著名和无名的分野。作者的写作题材,是从内心挖掘,譬如卡夫卡;很多都是人生阅历堆积起来的,但是这个来源很快就会枯竭。所以道听途说,交流沟通,听别人说故事,是活水,源源不断的素材。

很多技巧,看似简单,如何应用到写作中,成为一种习惯,非动手写不能做到。写作,让人与角色共进退,一会儿喜一会儿悲,人很容易折寿。更是耗尽心血,非文山字海跋涉的人,不能体会。

写作其实没有动力,爱好都是一句借口。任何行为都是性格决定的,铃兰如何看?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艺术作品的鉴赏包括电影, 小说, 诗歌, etc, 有点儿主观,
我喜欢真挚的让我感动的. 好小说的那些基本要素大部分是技巧而已, 可以传授可以学习, 最难得的是写作品的人, 他的内心, 他的思想, 他的情感, 他的经历 ......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铃兰如何判断一本小说好坏优劣?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嗯, 明白. 确实, 中文读者群主要在中国. 可如今 e 世代, 网络让这个障碍不那么的难于逾越.
你喜欢写, 这就是原始驱动力; 写你较熟悉的领域和题材.
相信自己.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我的小说没人读,你的希望,就是一份鼓励。我在试图改变写作的内容,但是远离中国,写现实的即时的社会,已经不可能,但是国内是最大的中文读者群,无数的网上小说,铺天盖地。

我写小说,不是好玩,是想写好,所以一直未能如愿以偿。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好. 慢慢写, 铃兰希望自己是你的读者.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看完《白鹿原》就自己写小说,目前深陷其中,想把《天若有情天亦老》写完。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以前看长篇的, 但许久没看了, 上一部看完并喜欢的, 是毕淑敏的 “女心理师 上, 下”
藉口是忙, 时间被剪碎了; 还有我可能不幸地被速食文化同化了.
你呢?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很有意思的回答。铃兰读长篇小说吗?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我单纯地喜欢写, 什么也不为, 更没有使命. 世界很大, 心灵引起共鸣的人不会很多.

谢谢风风心坎里流出的一番话, 平生对才华和真诚没有免疫力, 容我躲一旁 呜呜呜 ~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那, 勾勾小手指.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今天有点时间,谈谈我个人的看法。铃兰初来文学城,想起12年前的今天,我也是数月的网龄,同样心情。如果你只是消遣茶余饭后,无明志致远的述求,就不必淡薄和宁静,一切顺其自然,因为人以群分,性情相投自然就会在一起谈天说地、开开心心。一旦要励精治性,广才成学,非修身养德,按奈心性不可。当初我就是上诗坛学习诗歌,一学就是十载有余,诗歌写作依然无法驾驭自如,小说写作的认识,还很粗浅。以只言片语的个人亲身体会,与铃兰探讨,恕风风轻慢之过!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哈哈,笑死了,你好可爱。那么让严肃的人们去严肃吧,我陪着你活泼!:))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过客 mm 好! 我入城开博 2.5 个月, 如今已习惯每天快速浏览新闻和热点, 腾出时间重点看博客精选;
不知是不是我的感觉出错, 还是我未找到我想看的, 热闹是够热闹, 可是严肃有余, 活泼不足呵;
虾得我端了起来, 荷尔蒙水平下降.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谢谢! 我乐意分享, 有你们在阅读, double 了我的快乐.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不过有人反映我写的东西荷尔蒙满屏”—— 严肃地支持你荷尔蒙满屏,这是健康的象征,热爱生命的表现,哈哈!:)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严师出高徒,青出于蓝胜于蓝呵。好感动人的师徒之情,谢谢分享!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是的, 唐西, 一年五, 六百台手术, 需要强健的体魄.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才是双重, 我不止: 一会儿是猫, 一会儿是狼, 一会儿是鸟, 一会儿是鱼. 您再数一遍.
等着你来, 过招.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博主玩笔舞文好过弄刀子,做外科医生还真是要讲体力的。
几年前认识一个医生,他是这里少有的心外科医生,每个月的用刀次数吓人,等他动刀子的人还要排期。他一有空就甩刀出国旅行,躲在欧洲的村落里,静心修养三五天。回来还带来不少当地的旅游手册,推荐我去。后来我也爱上了欧洲的小村子。
常常在街上碰到外科医生,我的问候是”你今天宰了几个鸡”,他总是笑着,露出手指报鸡数。
别人中秋时分,看着月饼就想起亲人,倒是我见到超市里头的鸡胸肉就想起了那个老是和我一块开玩笑的,健壮的外科医生。
今天就来它一块鸡胸肉,我也动动刀子,当个厨外科。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宝爷, “我一见你就笑, 你那翩翩风采太美妙 ……” 哈哈
我懂激素, 这事儿千真万确, 很懂? 这可不敢说; 不过有人反映我写的东西荷尔蒙满屏.
俺在城里是一只享受涂鸦的小猫; 至于在城外什么的干活, 俺不告诉你.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是的, 谢谢王妃. 我很幸运, 十分喜爱自己目前的工作, 对生活现状满意.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这句话风风同样 well deserved.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谢谢! 我知道, 是很美丽的缘.
同是感性的人儿呵. 在文学城相遇, 互相交流, 也是一种好温馨的缘.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亲爱的七月, 雪中梅, 晓青: 谢谢你们的阅读和欣赏.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铃兰是医生啊,了不起!出国还能行医吗?有灵气的人荒废了就可惜了。人和人的缘分真奇妙,能遇到亦师亦友的上司是福气也是缘份。谢谢分享!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恃才傲物的繁花深处, 藏着一颗柔润的心。这句话写得好!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太感人了!周末愉快!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读得我眼睛也湿了, 字迹也开始模糊。 很敬佩你和你的恩师。 多么美丽的师生缘。 谢谢你分享。 :-)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欣赏了感情真挚动人的好文章,平安是福。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肃然起敬,并感动, for both of you.
[1]
[2]
[首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