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实主义的开创者阿波利奈尔
文章来源: LinMu2019-07-15 04:22:21

纪尧姆·阿波利奈尔(Guillaume Apollinaire,1880年8月26日—1918年11月9日),20世纪法国第一位伟大的诗人,也是法国二十世纪上半期最优秀的诗人,超现实主义的开创者。代表作有诗集《醇酒集》、《美好的文字》、小说《一万一千鞭》,小说集《异端派首领与公司》。

阿波利奈尔生于罗马,是一名波兰女贵族的私生子。孩童时代,阿波利奈尔住在母亲家豪华的房子里,生活极尽奢华。来到巴黎后生活却陷入困顿。为了生存,担任银行职员期间,他替一些著名小说家撰写在《晨报》上连载的爱情小说,还替一个大学生写过一篇关于革命时期作家的博士论文。其后成为记者,结识包括毕卡索在内的诸多文学艺术家。阿波利奈尔博学多才,是20世纪初巴黎前卫艺术群体的轴心人物。他热心推介刚刚出现的“野兽派”和“立体派”艺术,使马蒂斯、毕加索等画家名噪一时。

                                 

                盧梭《诗人和他的缪斯》(阿波利奈尔和玛丽)

 1907年在巴黎的画展上,私生子阿波利奈尔与私生女画家玛丽•洛朗桑(Marie Laurencin)相识。之后他们同居。在他们这份浪漫的情人关系中,双方都给对方带来了艺术上的启迪。他们保持了六年情人关系。分手后阿波利奈尔写出了最广为人知的诗歌《蜜腊波桥》,被永久刻在了巴黎蜜腊波桥桥头。不久她与德国男爵奥托·冯·瓦特根认识,一年后嫁给了他,但对阿波利奈尔未曾忘情。1956年去世时,她在遗嘱中要求将阿波利奈尔的情书放在胸口一起下葬。

          

                      玛丽《优雅的舞会,乡村舞蹈》

1911年8月,《蒙娜丽莎》在罗浮宫失窃。一个叫皮耶雷的小偷为了出风头,从罗浮宫偷来一件雕塑,他尽情地嘲笑罗浮宫保卫的低能,并声称知道《蒙娜丽莎》的下落。因为阿波利奈尔和毕加索曾经向皮耶雷购买过从罗浮宫盗出的雕塑,阿皮利奈尔赶紧找到毕加索商量。他们决定第二天让阿波利奈尔把赃物交给一家报社,希望报社不透露他的姓名,将雕塑还给罗浮宫。报社在收下赃物之后食言,把这件事刊了出来。阿波利奈尔被警察逮捕了。警察以为皮耶雷和阿波利奈尔是某个国际文物盗窃集团的骨干,而《蒙娜丽莎》的失窃正是他们所为。阿波利奈尔原指望毕加索能站出来,证明他和皮耶雷之间没有关系。但毕加索被带到审讯室的时候,一口咬定自己不认识这位诗人。朋友的无情,令他悲痛欲绝,他忍不住痛哭流涕。毕加索也跟着大哭。十天后,警方找到了更明确的线索,将他释放。阿波利奈尔出狱以后,离开了原来的朋友圈,从此绝口不提他和毕加索的友情。

阿波利奈尔1913年发表诗歌代表作“醇酒集”,发表了未来主义宣言《未来主义的反传统》,主张诗的革新与现代化。《烧酒集》出版前夕,他索性删除全部标点符号,这在世界诗歌史上堪称破天荒的创举。

一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到尼斯参加了军队,想走出在巴黎坐牢的阴影。

1916年他在前线头部中弹受伤,于疗养期间完成了剧本“蒂雷西亚的乳房” ,创造了“超现实主义”一词,被视为超现实主义戏剧的开山之作。

短篇小说《阿姆斯特丹的水手》讲一个无辜的水手莫名其妙地陷入了一桩绑架杀人案,只有一只鹦鹉作为此案的见证,时时重复死者的最后一声叹息:“我是清白的!”这是一篇黑色幽默小说。

阿波利奈尔最大的嗜好就是吃鞭食,海狗、狮、象、鹿、牛、猪,烤、煮、蒸、煎,样样爱吃。他最著名的小说就与鞭有关,叫《一万一千鞭》(The Eleven Thousand Rods,也被译作鞭笞狂爱)。它的法语标题化用了与天主教圣徒乌尔苏拉一同殉难的一万一千名贞女的典故。在萨德之后大约一百年,阿波里内尔继承了萨德的衣钵,书写萨德曾经写过的黑暗、暴力与残虐。

该书是一本描写性变态、性虐待的世界禁书。书中记叙了一个英俊潇洒,淫乱无度的年轻亲王的冒险经历,那些旅行、相遇、不确定的爱情。他拥有一切却并不满足,想要更加美妙的性爱,追求肉体全面极致快感,没有道德底线,只有纯粹的肉欲横流。“我把我的财富和我的爱全部献给您。如果我把您弄上床,我将能连续做上二十次。如果我撒谎,我就让一万一千名少女性惩罚我,或者受一万一千鞭。”

     

                          夏加尔《向阿波利内尔致意》

在阿波利内尔的笔下,人物,国家,社会,乃至权力关系,就像毕卡索的抽象画一般,被凸显,扭曲,诙谐化,战争变得荒谬可笑,历史变成杂交派对。书中描写了脱离常轨的残酷虐杀,肢体横飞,充满让人难以忍受的暴力与死亡。但血腥不适被性爱的感受冲淡。揭去道德的面纱或人的假面之后,人不过是脐下三寸充满欲望的美兽。一切是如此黑暗和不正经,仿佛在暗红色铺成的画布间,还能感受到一种黑色幽默。这是一部重口味小说:3p、污秽、施虐、受虐、大男子主义,或许还要加上淫乱、谋杀、乱伦。他不仅性虐待女人,而且喜欢让别人性虐待自己,越是挨鞭笞时性欲就越高涨,最后因打爆和他有婚约的女护士的肚子,被日本兵俘虏,判处痛打一万一千鞭,打到二千鞭时结束了他的生命。这就是画家毕卡索钟爱的大名鼎鼎的超现实主义诗人作家阿波里内尔的小说作品。

在这本小说里阿波利奈尔无情地掷出他的鞭子,狠狠抽打人性的欲望与现实的黑暗。该书出版后迅速地成为被狂热追捧的禁书,比美萨德侯爵《索多瑪一百二十天》,是惊世骇俗的黑色情欲作品,是异色文学中不可不读的经典。

据说另一部情色小说《小唐璜情史》也出自他的笔下。

阿波利奈尔写了《一万一千鞭》的情色小说,也写过《密腊波桥》这样动人的诗篇。阿波利奈尔在诗歌领域不断追求形式的创新,注重作品形式的视觉效果,在他逝世前出版的《图像诗》的一些诗歌里,他将诗句分散排列成奇异的图像,比如《下雨》这首诗就是歪歪扭扭从纸页上端竖着排下来几行字,以便模拟出雨丝的形状,用图像和语词表达了诗歌的原初意义, 对后来诗歌形式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阿波利奈尔于1918年得了流感竟然不治身亡,时年只有三十八岁。

在1929年,毕加索为已经去世了10年的阿波利奈尔立了一块墓碑。晚年《巴黎新闻》记者采访毕加索时,提到当年卢浮宫一案,毕加索对记者直认不讳,他本人对那时的表现感到不折不扣的羞耻。

 

《密腊波桥

塞纳河在密腊波桥下扬波

我们的爱情

应当追忆么

在痛苦的后面往往来了欢乐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我们就这样手拉手脸对脸

在我们胳膊的桥梁

底下永恒的视线

追随着困倦的波澜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爱情消逝了像一江流逝的春水

爱情消逝了

生命多么迂回

希望又是多么雄伟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过去一天又过去一周

不论是时间是爱情

过去了就不再回头

塞纳河在密腊波桥下奔流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永恒的吻

一千年一万年,

也难以诉说尽,

这瞬间的永恒。

你吻了我,

我吻了你。

在冬日朦胧的清晨,

清晨在蒙苏利公园,

公园在巴黎,

巴黎是地上一座城,

地球是天上一颗星。

 

《小唐璜情史》电影:http://www.haitum.com/movie/112-182.html&play=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