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落入大海——读《红日》有感
文章来源: LinMu2011-08-11 20:07:35

 

《红日》作品取材于世俗生活,但小说的开头还是能令人刮目相看,读者一定会被污言秽语怔住了,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一个女作者的手笔。吉庆用和大部分女性作者全然不同的文字把读者引入小说,通过戏剧性情节,把小说里的两个主人公展现在读者面前,这次邂逅使星文的人生发生了戏剧性变化。这种开场白也留给读者一些悬念,以为这篇小说将充满粗俗的语言,其实这个开头并没有给整篇定下基调,结果读者很失望,却从意想不到中获得满足。

小说的第一章就讲述了小人物在现实社会中的渺小、无奈、艰辛和悲哀,以及温情和关怀,在在触动着我们这些生活在当今社会里变得越来越封闭的心灵。《红日》没有去写平民百姓的磨难,社会的不公,众生可笑背后的可怜,以及现代生存者所处的尴尬境地。小说以星文、蓝海和传纯的爱情为主线,上一代人的恩怨为支线,叙述以传统的叙事为主,但并没有平铺直叙,而是穿插进行,运用了回忆倒叙的手法,还适当引入意识流的技巧,特别是在后半部,写出了他们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一些人情世故和社会问题,以及星文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她的事业和爱情一起成长。作者的文字生动、轻松、诙谐,看似不经意却非常感人。

《红日》是对现实生活的摹写,注重情节的铺展,注重刻画人物形象,塑造人物性格这篇小说没有刻意去编写故事,不要求情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那轻描淡写的语句自然流露出来,展现了生动的生活化场景,一样引人入胜,打动读者,也促使读者思考。吉庆拥有女作者细腻的笔触,对人物心理的把握到位,而作者更以独特的人生视角,深入描写主人公的工作、事业和爱情。作者注重语言本身寓文雅于粗野,寓庄于谐,阅读的本身就能给读者带来莫大的快慰,我们从轻描淡写中能聆听到作者自己的声音。文学既是对社会的关注,对生存困境的描述,更是对自身的关照,试图通过现象深入现实底部,通过个体的体验,折射出对生命的感悟。

这篇小说还有一些六四的背景,但点到即止,这可能也是吉庆的一个特色。
  
从小说取名《红日》可以看出,吉庆不属于标题党,并不想抓人眼球。作为女性写手,虽然文学功底深厚,对文字有很好的驾驭能力,有自己独特的写作风格,能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写出象《红日》这样的佳作,但她的作品的点击率并不算高,在读者中没有引起特大反响,很可能是因为曲高和寡。作为一个有写作天赋的写手,她有自己的审美标准,有自己的艺术追求,她低调,不哗众取宠,而是用心写作,默默耕耘,在一个人心浮躁的时代,尤为难能可贵。至于她的天赋,其实从她的诗里更容易看出来,一开始写诗,就出手不凡,起点很高,完全看不出是个新手。
  
吉庆的不足之处,假如有的话,是让故事以圆满的结局结束,不免落入俗套。小说经过普鲁斯特、乔艾斯、福克纳之后,相较十九世纪线性型叙述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希望在她今后的小说里能看到更多新元素,在小说技巧上有新的追求,能从不同的角度切入,例如把场景切片、组装,造成丰富的戏剧性和电影效果。
  
其实写作完全是个人的事,写些个人的看法,个人的感受,个人的臆想,也写出自己内心的需要。只要根据作者的意愿,达到写作的目的,我觉得一篇作品就算成功了。希望对吉庆来讲,《红日》正是这样的一篇小说,然后在此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