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
文章来源: 萧佳云2006-02-16 23:40:48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写完这段回忆, 借贵地记录一下心路历程,很久没有提笔了,手生得很,见笑了。
走过(1)
2006年2月22日,我就要参加入籍宣誓了,当2001年8月24日踏入加拿大这片土地时,我几乎是一无所有,有的只是义无反顾的勇敢,和被爱放逐的无奈。我也没有太明确的打算,只是想过好新生活的每一天,点点滴滴的回忆有的已经模糊了,但还是抽时间用拙劣的文字记录一些吧,给我在中国的最亲的父母以及在加拿大我最爱的爱人和孩子。

中国时间2001年8月24日中午,我的同事、好朋友以及忧心的父母和我可爱的小侄女送我到珠海横琴海关,当我泪眼中挥手向他们告别时,我的心空荡荡的。澳门朋友把我送进澳门海关后,我知道从今以后,我要离家千万里,我要独自面对可能无法想象的一切了。可我最现实的问题是要面对不友好的澳门海关关员和他们怀疑的目光,一个女孩子独自移民就那么不可思议吗?我的心还是好空, 我只想能尽快上飞机。我的亲人已将离我越来越远了,我犯不着跟这些人难过着急,我只能坦然面对他们的检查,终于成了最后一个上飞机的乘客。
 
加拿大时间2001年8月24日晚上10点多,飞机总算降落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好在坐我旁边的是Telus的一个部门经理,他叫我跟着他过关,所有的一切都很顺利,就连去移民局都心情舒畅,工作人员很亲切,让我对比澳门海关人员那些苦瓜脸和恶劣的态度,我觉得加拿大确实是个不同的地方。出了移民局,我知道我已经是加拿大永久居民了,我叫了一个机场工作人员帮我搬行李,因为我几乎把珠海家里能搬来的东西都搬来了。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经理还在等我,他说他不放心我,所以在等我,我真得很感动,等我拿了行李后, 我们一起出关,我见到了接我的朋友程,我整个人都快谢掉了,这十几个小时的旅程,对于我来说走了快半个世纪似的。我在电话亭里给父母打了第一个越洋电话,我哭了,妈妈在电话那边说,孩子三个月后就回来吧(因为我的公司比较好,他们让我请假三个月来这边看一下,如果不好,还可以回公司)。当我选择要离开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我将放弃在中国年薪超过十万的工作,到一个我必须要从零开始的地方,我能做的只有尽力而为了。

程是我一个朋友的弟弟,是个很体贴很好的男孩子,他叫他的朋友帮忙开车来接我,然后还帮我租好了房子,夜幕下我对温哥华的印象就是所有的房子都象积木一样,夜灯不是很明亮,城市很宁静。程说帮我租了一个house 的 一间房,其他两个房间是另外两个女孩子,他和朋友帮我把东西搬进来,跟房东谈好合约,已经十一点多了,他说,你先休息吧,明天是星期六,我们来接你去Stanley公园玩。我谢过他们,然后再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小房间,深色的地毯,外加一张窄窄的小床,和一个衣橱就是我在加拿大的小窝了。我倒在床上就痛哭起来,我想念爸爸、妈妈,想念在中国的所有朋友,想念我那宽敞明亮的家。那一刻,我真的想就当出来旅游了,三个月以后回去就好了。

可能因为时差和心情的关系,我虽然很累了,可我怎么也睡不着,到了天都亮了,我才昏昏地睡着。等程他们来按门铃,我才醒来,已经是艳阳高照了。我赶紧收拾好跟他们一起出发去我听过无数次的Stanley Park。 我不太记得那天玩了有多久,我也不想描述这个我现在已经去了几十次的公园景色,只知道那天我的心一下子就被太阳照得暖和起来。

虽然我没有那天的相片(因为后来我弄丢了我的通讯录,旧的EMAIL也没有了,程搬了好几次家,也没跟我联系,所以到现在我也没有得到那天的相片,我真的希望哪天可以在温哥华见到程,想知道他好不好,毕竟他是我在温哥华的第一个真心帮助我的朋友。),但我知道我笑得很开心。

我找到了自己渴望的感觉,那就是开始新的生活,象这里的山山水水一样融入这片广袤的土地,给自己一次全新的体验。曾经拥有的和爱恋过的,都已如烟。爸爸曾对我说:只要有广阔的胸怀和立世的本事就能面对生命中各种挫折。我只想告诉爸爸我还会以这个信念在这里生存的。

走过(2)

从公园回来后,我总算见到了我的两个室友,一个是广东来的医生-文,一个是台湾来的欣,元的老公也是广东有名的医生,因为不愿放弃自己好的工作,所以文就自己在这里做移民监。欣来了五年了,从台湾带来了很多钱,然后开发廊和精品店,把钱都亏了,现在破产待业。欣已经四十八岁了,可身材保养得很好,别看她人生经历很多,但性格开朗得就象个小女孩。我们三个人相处很愉快,她们给我出了很多主意,教我选语言学校,教我去哪里报名考车牌。我在这里住了两个月就搬走了,后来也和文、新失去联系了。

我在温哥华最开始认识的朋友还有一部分是以前在国内的网友,来到后,我给其中一个男孩子岳打了电话,岳是个其貌不扬,但是心地非常善良的人,我的电脑就是他帮忙买的,现在我们也失去联系了, 他好像现在在中国吧。也想知道他还好不好,也好想跟他说一声真心感谢!人生就是这样,每个地方都是一个驿站,我驻足了,痕迹却没有留下,当时不觉得遗憾,现在回首倒是许多的惆怅。

后来程继续帮我,他带我去Chinatown把钱存好了,我也没带多少钱过来,我在中国买了房子,还留了一些钱给父母,所以后来朋友都说我厉害,人家出国都是找家里要钱,你倒好还给家里钱。我不能在他们身边尽孝,起码给他们留下一笔钱,可以让我出来几年不用担心他们就好了。这些都是啰嗦话,不说了。:)
 
记得的好象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去图书馆,觉得加拿大的图书馆系统真得很发达,而且管理人员都非常友善。没买电脑之前,我就经常去,去上网,去看书,更多的时候是去沉静在异乡的恐惧和浮躁。 第一次去参加舞会,是2001年9月7日还是8号左右,温哥华Vansky举办了一个晚会,我不记得和谁去的了,只记得晚会后认识了一帮搞传销的朋友,然后星期天还和他们一起去爬了两个多小时的Grouse Mountain, 这也是我在温哥华的第一次登高。新移民的朋友可能都会和我有同样的感觉,你最先认识的朋友中一定很多是搞传销的,说实话,我这要感谢这帮朋友,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关心和帮助我,我都要说是他们对我的热情和他们对自己信念的热情让我在温哥华感受了最初的关怀。

关于考车牌的笔试也很好玩,我是爬完山就去考的,时间是2001年9月11日,本来就没准备好,加上玩了好几天,还蛮自信地以为会很容易,结果50道题,我错了11道,刚好没过。等我沮丧地跑到图书馆上网时,才愕然发现纽约世贸给飞机撞了。我顿时觉得自己的“11”比起这人间惨剧的“11”要轻多了。于是将更多的悲哀给了那些遇难的人。

我到温哥华的时候,就决定要去东部旅游,我室友都觉得我潇洒,还没站稳脚跟呢,就癫不癫地要去旅游,我心想吃苦的日子还在后头呢,我先给自己充点电,长点见识,再来吃苦吧。我是在8月底定的9月14日飞多伦多的票,我怎么会知道有个“911”啊。 先不写那惊魂一飞,在9月12日,我还去干了一件事,我登记了VCC的ESL的课程,那个时候的ESL不象现在满大街都是,老移民说好的学校就是VCC, 而且学费那时候才200多,我知道总部已经很多人排队 了,所以朋友教我先报DOWNTOWN 校区的,然后再转总部比较容易。我提前一个小时去了那里,已经黑压压一大片人了,等摸底考试考完,说ADVANCE的已经满了,一个好心老师建议我学LOWER ADVANCE,说我学得好的话,可以跳过ADVANCE直接回本部了,一个学期后的结果真的应验了她的话。

好了,有完没完啊,没完呢:),去旅游之前,我还去报了一个政府给新移民开课教怎么找工作的学习班,而且时间都蛮好,都是等我旅游回来就开学。于是我可以放心地去旅游了,反正回来后,白天上这个找工作的课,晚上上英语课,够充实的了。我找工作的计划是等我学了这个找工作的课程以后再说。所以我又让自己的心放宽了一个月。

把惊魂一飞写完就睡觉了,9月14日,我还是想要飞,我以为我的班机会取消,因为当朋友把我撂在机场的时候,我看见的全是从美国临时飞来的美国人, 还有延迟的Air Canada的乘客,我好不容易挤过人山人海找到我那个航线的Check in, (我不记得航线的名称了,好像现在都没了),反正,那天我还比较走运,她们说没取消,还是准时飞,等我到了登机口,我的人都要散架了,等登上飞机,我才知道自己胆子够大的,这离“911”才三天啊。 等飞机降落在多伦多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欢呼鼓掌,我想得倒是我的好朋友有没有来接我啊。

走过(3)
 
好朋友-雪在我左顾右盼中总算出现了,当然还带了个帅哥司机。她一点都不关心我是否惊魂未定,就跟我说,吃饭去,然后去Disco。 哇赛,她可跟我们在珠海一点都没变。还记得我们都是公司舞蹈队的,经常要出去演出,那年去广东电视台录节目,我们在广州呆了三个晚上,她就带着我每天晚上去蹦的。我们有共同的观点,走在没有人认识你的城市,展现你最美和最真实的一面是件很惬意的事。这也让我们有了拿了加拿大护照后,一起去欧洲玩的约定。我还笑说,以前我们在广州,现在是美洲,再过一阵子就是欧洲了。不枉此生啊!
 
雪是学舞蹈的,来到加拿大后干起了广告业,她拉广告比较特殊,别人拉广告是自己辛苦开车去客人 那,请客人吃饭,她倒好,客人开车来接她,还经常请她吃饭。还记得出国前,就有朋友跟我说,有本事的人,到哪都能成功。我还不信,后来几天在多伦多见到的,我真的相信了。

我没去其他城市玩得那几天,她每天叫一个客人请我们吃饭,而且对她都佩服得不行。(也许很多人看到这,要给我扔砖头了。我写这些时,早就准备好了几十个头盔,砖头我不怕,只怕不让我说实话。):) 雪是个性格很刚烈的女人,我见到的她的客人都是很儒雅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在北美奋斗的故事,他们对我提起雪的时候,更多的是敬重和怜爱。还有客人跟我说,正是因为雪的不卑不亢才让他相信她的话。也许,也是因为这次和雪的重逢,也更让我体会到了爸爸那句话的深刻内涵。

雪要工作,我也蛮会自我安排的,我定了五个城市的旅行团,然后还定了三天在多伦多附近的旅行团。整个旅行都很有趣,我陶醉在了国会山庄背后的如诗入画,我虔诚地触摸了蒙特利尔古教堂的砖瓦,我记载了仿佛从油画中走出来的魁北克市,我倾听了最让我震撼的爱情岛的故事:据说一位富商再上个世纪初买了一个岛,花了百万美元为自己深爱的妻子建一座城堡,耗时五年,可就在城堡快修好的时候,他的妻子就去世了,从此那座城堡就没有再完工。虽然我是一个极乐观的人,但面对爱情,我始终觉得我是被爱神抛弃的人,所以我对爱情的看法始终很悲观,觉得只是书本和电视电影里的虚情假意,但眼前的那座孤岛和那座神秘的未完工的城堡仿佛在告诉我,爱情就在两个相爱的人的心里。虽然那位妻子无福享受这座瑰丽的城堡,但她和丈夫一起的日子一定就如同在天堂般快乐。人的一生,钱财真的是身外之物,唯有爱过和被爱过,才是真的人生。我知道现在我没有爱,是因为还没有找到那个心里爱着我的人。将来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走过(4)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雪一起去了尼亚加拉大瀑布、蜜月湖、还一起去了几个多伦多附近的小镇。雪说来加拿大快两年了,没这么轻松过,我说,我们又象回到了从前,不过走在的是异乡的山水间,惬意和心动都会有的,可惜少了一种眷恋和安逸。 我有不确定的未来新移民生活,雪有继续奋斗的艰辛。工作和爱情对于我来说都是未知数,我虽然觉得这样全新的开始很刺激,但内心也会有很多的担忧。当然,唯一解决担忧的办法就是面对,这也一直是我的人生态度。

10 天的旅行结束后,我们就在共同的祝福中相拥告别了。 回到温哥华,我开始去新移民培训班上课, 晚上就去VCC学英语。培训班是政府办的免费课程,班里大部分都是中国学生,教课的是一个很胖很和善的老师, 我喜欢在那里开始移民生活的第一步,因为你见到的是和你相同际遇的同龄人,可以分享彼此的感受,而且守望相助的心也真诚很多,另外老师也真的是尽心帮助所有的人。

日子就是这样过着,我也认识新的朋友,不过大多都是在ICQ上认识的,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我从来不觉得认识网友有什么不好,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几乎是中国第一批用互联网的人,那时候认识的网友,丁磊成就了他的网易王国, 薛兆丰成了著名的年轻的经济学家。我真的还很怀念那段与许多优秀的、友好的网友交往的日子。而且不可否认,一个人在国外,是寂寞的。有朋友一起出去吃饭,聊天,感觉很好。而且他们因为来这里早的缘故,可以给自己很多好的建议。我不否认,有些人是想让我成为他们的女朋友,但那时候,在那样情况下,可能很多时候不是因为爱而爱的,而是因为不稳定和不安全而爱的,我不要那样状况下的选择。

一个月很快就要过去了,我学会了怎么写RESUME, 然后也给一些公司发了求职信和传真,还去了一些求职会。我不知道会怎样,但那时候,我的心在我一生中都没有那么紧张过,我必须要找到一个工作生存下去了,我没有借口再拖了。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 先求生存,再求发展。摸着石头过河就没必要了,因为我已经过河了,就是看怎么在这岸上生存下来,而且活得越来越好的问题。
 
走过(5)
 
课程结束的最后一天,我回到家,看到留言机在闪,我听到了一个我申请的公司让我第二天去面试的通知。那是一家中国人办的长途电话公司,找客户服务的人,我因为会说广东话,而且英语也还凑合,于是面试很快就通过了,而且让我可以星期一就上班。 刚好我在这期间也搬了家,这样上班的地方离我住的地方走路只要十五分钟左右。

我记得那天,虽然是深秋了,但我觉得五颜六色的温哥华的秋天变得更加迷人了。老实说,那天我释放了所有是否能在这里生存的恐惧,我知道,只要有一份工作,心会安定很多,会有更多的精力思考别的问题。 虽然工作不是很辛苦,但因为要配合多伦多的时间,我上早班的话,要6点钟就到公司,晴天下雨都好办,可是那年我这个从小就在热带地区生活的人碰到了我一生中遇到的第一次大雪,还记得一个人早上5点多走在没有多少人的路上,路灯是昏暗的,陪伴我的除了闪过的汽车外,就是我双脚踏在雪上沙沙作响的声音。我紧紧拽着手袋,心里想要是老妈和老爸知道他们的宝贝女儿在吃这份苦,不知道会心疼怎样。我有时候也会想,以前国内上班下班车接车送的日子不过,跑这受洋罪,真是自找的。可是选择了,就不后悔吧。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生存解决了,发展的第一步提高英语也在进行中,我全职上班,又全职上英语,一天12个小时在工作和学习,日子过得还很充实。我上6点早班,下班时间是2点钟,我会回家先躺一会,然后再吃饭,晚上6点钟到学校直到10点放学,另外周末我还选修了BCIT市场管理的课程。因为研究生都学过这些课程了,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北美的课程情况,不过去学了,才知道,理论都是一样的,主要是英语问题,不过我的presentation还是很不错,最后那门成绩也不错。 我没有继续学下去了,一个是我实在是有点累了,每天12个小时,而且周末也没时间休息,另外一个我觉得学的内容我都已经知道了,浪费钱也浪费精力。因为这个原因,我断了在加拿大求学的念头,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也没有经济实力真的不工作就读书。 后来碰到了张,他的建议让我踏上了在北美求发展的另外一条路。且听我下回分解。:)

走过(6

 

      张是我在英语学习班的同学,他来加拿大7年了,因为以前是学日语的,所以英语还是不咋地,不过他人长得还蛮帅的。有一天,他跟我说让我去他公司看看,我说好啊, 然后他就带我到他的保险公司去了。开始我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形,到后来才明白,是一家以传销形式发展的保险业务代理公司。我很认真地听他们老板介绍,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很真诚的人,而且我对传销的人不是很反感,因为他们有他们的信念,我是学经济的,传销模式也是一种很正常的经营模式,只是在中国很多时候被各种政治和人为的因素给扭曲了。


         不过我开始对网络发展人没有兴趣,只是当我拿到考保险经纪牌的书看看时,倒是被书的内容吸引了,有关保险、金融、税收的法律和知识都有,再加上,那时候,我已经换了一家外国人的公司做市场方面的工作,福利和医疗保险都有,而且年薪也在4万左右了。我想,如果我考了经纪牌,就可以是自雇,我房租和租的车都可以用来抵税了。

 

        于是我就边上班,边学英语,边准备考牌,我还算是个会读书的人,20035月份,我把保险经纪的牌给考下来了。以后的工作经历,倒不是什么很愉快,因为一个是我已经有了比较稳定的工作,不太努力找客户,另外一个我找的下线在他们和我同样级别后,他们做的case,我就拿不到commission了。于是我发展的人后来做了很多大case,钱都让上线给赚走了。保险传销的方式,经纪人如果要做得好,比自己独立作要付出两倍,甚至三倍的精力,这是我的感受。还有更大的原因,可能我不是一个很会push别人的人,所以我做的保险的客户,都是好得不得了,纯属帮我忙的朋友,直到现在,我还感激他们不行。 

 

       我说过,我不想再回去读书了,考牌就是我自己定的发展的道路,保险业务,我有得做就做,没得做我也不着急,反正还有分工。后来因为一个朋友的介绍,我又去给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当助理,于是我又开始准备考房地产牌照, 在加上温哥华房地产市场如火如荼,我也想趁热打铁,好好赚上一笔,那时候,我要上两边的班,然后又要准备考试,还要拍拖,等我一个月拿下牌照后,我就准备专心和老板一起赚钱了。可是就在我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我怀孕了。以后的故事,也许该写到亲亲宝贝栏目了。所以,我的走过也就到此结束吧。

 

 

        现在我在一个政府部门工作,工作很好,一切都很稳定。我有了我最爱的人和可爱的小宝宝。我知道,每个移民来的人都会有自己感人的经历,我只是记录一下,因为即使我拿了加拿大的公民身份,将来会告诉自己的孩子,妈妈来自中国,有这些故事。

 

       后记:这篇文字,只是仓促之作,我很少提到这几年感情的事,因为在认识先生之前的感情生活,虽然很丰富,但我想如果一个人已经有幸福的归宿之后,以前的风花雪月就象是别人的故事了。 那些或许美好或许痛苦的感情经历都已封存在我永久的记忆里,而那些曾经走过也错过的人,我只希望他们现在过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