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特朗普入主白宮:100%美國人的意志
文章来源: Billzhou2024-01-23 18:34:44

這些天,我在各種新聞媒體聽到或看到,關於特朗普2024有機會入主白宮的討論,甚至擔憂,尤其是歐洲社會。

為什麼這樣說?

原因很簡單:

當年特朗普大選輸給拜登,歐洲的反應是一片歡騰,普遍都叫好。如今,特朗普有機會再次入主白宮,歐洲人的緊張是完全可以想象到的。

我很好奇:

特朗普是個什麼樣的人?

為什麼歐洲人這麼不喜歡他,是他的特立獨行的做事風格,還是價值觀與歐洲人格格不入?

據說特朗普這次繼續打出“讓美國優先”,徹底恢復法治和秩序的競選口號,得到了很多保守的美國人的一片讚譽。

看來,民主黨的拜登政府為了多種族裔的選票,對非法移民的放任態度,得罪了大多數保守生活的美國人,甚至得罪到一些有分量的權貴階層也說不定,導致拜登2024選舉岌岌可危,也是很有可能的。

美國人不愧為智商甚高的聰明一族。2020年,他們用選票讓拜登上了台,原以為美國可以重返世界舞台,繼續團結大多數國家,鞏固原有的軍事同盟,令美國更加強大而富足,以及牢不可破的霸主地位。沒想這種期望似乎有點落空。

儘管拜登老道而城府。這兩年,做了不少尤其令歐洲社會滿意的事情。但一些做法,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比如俄烏戰爭,明眼人都知美國人在後面的經濟和軍事支持,北約才會緊跟美國,對烏克蘭的割肉般的支援,戰事並沒有出現清晰的可預測的結果,最終惹來國內民眾以及國會的埋怨也是事實。你說美國和北約沒有一點壓力那是假的。

這回美國又遭遇到以色列與哈馬斯的武裝衝突的中間人角色,該如何調解這場衝突,以及做出對美國有利的政治正確的決定,自然是雪上加霜的不容易的事。

美國人可能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了擔憂:
今日美國非往日美國。美國人的自豪感和驕傲感或正在逐步失去,國力或正在日漸減弱。

如果再推一個強硬的人上去,也許國家會出現民主和自由的倒退;也許會讓一些人過得不舒服,不自在;但為了恢復美國人的自信心,保持美元的強勢地位,讓美國人繼續高人一等,美國的選民也許就會做減法。

所謂“兩害相權取其輕”。

也許美國人深諳中國的智慧,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只能選一個“讓美國再次強大”的人上來,確保美國繼續成為世界第一,或許是大多數美國人的共認。

一句“讓美國再次強大”的競選口號,你可以看出特朗普未來的領導傾向。也許美國人這回學習台灣大選的經驗,確保自己最想要的東西可以得到,不是沒有可能。

這樣的共識,對拜登來說是麻煩的。未來半年,的確需要有更大的建樹才行。

感覺民主黨比較自信,拜登自己也很淡定。尋求連任可能是說說而已。從他的口氣中,好像他尋求連任,純粹是想再一次擊敗特朗普而已,讓特朗普徹底心服口服。也藉此選舉,血洗2020年被外界詬病登上大位的恥辱。

我估計,拜登知道自己一把年紀,好多事情也是有心無力,才給自己一個台階下:說如果黑利參選,他可以放棄尋求連任。

好在美國的國家權力設計,是真正的固若金湯的三權分立安排:總統選舉再怎麼吵鬧;民間再多的屁事;政府再怎麼停擺;國會兩黨再怎麼鬥;輿論再怎麼政治正確;大學再怎麼口無遮攔,都不影響美國的正常運轉,這真是很了不起的一個制度設計。

但我想,2024,無論拜登繼續執政,還是特朗普重新入主白宮,都是大多數美國人的意志。因為,總統只是國家的最高打工者,打好自己這份工,無論怎麼玩,無非是“為了國家的強大,為了美元的霸權,為國民的舒服日子”,作為任何上台的總統,他(她)都是這麼做的。

不過,老實說,從現在開始,未來的2024一個整年,的確是美國比較鬆垮的真空期。俄烏戰爭,以巴衝突,紅海胡塞攪局的結果,都是拜登需要高度對付,並要有所斬獲的事情。做好了與做不好,都決定了民主黨未來的勝算。

我想,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美國人是睜大眼睛看著拜登的作為以及成績單。

就不知拜登是否有本事不辱使命玩把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