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66)完结篇
文章来源: 番桥2022-01-24 07:20:42

自从我辞了职,搬去B市便成了水到渠成的事。

傅莱明一向觉得K市就是为那些在多伦多上班的中产人群提供的超级卧室,其城市规划以实用为主,与美感毫不搭界。既然我不用再顾虑上班远近的问题,我俩实在没有继续住在K市的理由。

不过,我们对K市心存感激。居住在此的六七年,我们收获良多。小V和马戏都在此地降生,出生纸上,K市就是他们的故乡。仅凭此一条,K市就在我们心中占据了一席不可磨灭的特殊地位。此外,因为背靠房市火爆的多伦多,K市的房价也一路上涨,我们投入的首付和月供,再加上房屋本身的升值,已足以让我们在B市买下一栋不错的独立屋。

凭着傅莱明对B市骨灰级的熟悉度,我们在紧邻大学的区域买了一套三居室的平房。比起新开发的小区,这个区域成熟多了,参天大树随处可见,家家户户LOT宽广,门前院后花草葱茏。在小区散步,就像漫步在一个巨型花园,心情没法不愉悦。相对于B市均价,这个区房价略贵,但傅莱明说,这里的居民整体素质高,孩子们耳濡目染,会有更好的人生起点。这让我想起“孟母三迁”的故事,有傅莱明把关,我们一迁到位。

小箩拖家带口来B市恭祝我们乔迁新居。只是待了一个下午,她就对B市迸发出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其低廉的房价。她盘算了一下,如果卖掉多伦多的房子,仅升值部分就可以在B市买下一栋挺大的独立屋。她晃动着张帆的胳膊,激动地说:“张帆,原来咱们离财务自由,只差了一两个小时的车程啊!”

张帆笑着说:“一两个小时的车程还不够远吗?你愿意每天单程开一两个小时去上班?高峰时一堵车,说不定就是三四个小时。我可受不了!”

“笨!你不是说你们公司有远程办公的职位吗?你可以申请啊!”

“我是可以,你怎么办?现在就得凌晨四点起,以后打算学周扒皮,半夜起?”

“说好了财务自由,我还起什么起!我就不能干点儿别的?你老婆我兴趣爱好如此广泛,哪样拿出手不吊打一片人?”小箩傲娇地把头一甩。

张帆讪讪地点头:“也是,也是。”不敢再多说一句。

没想到俩夫妇动了真格,回家一通商量,两个月后再次出现在B市时,便正儿八经看起了房。在傅莱明的帮助下,他们买下了市郊一栋三车库五睡房的独立屋,比起多伦多那栋毫不逊色。关键是,那栋屋背靠空旷的大平原,自带一英亩的超大后院。小箩说,她要把后院打造成家庭农场,专种有机菜,养走地鸡走地鸭,好好治疗一下她那居高不下的胆固醇。

张帆如愿申请到了本公司远程工作的职位。小箩则辞去了银行的工作,化身为某财经网站的自由撰稿人。她说,写稿是副业,她的主要职责是接送三个娃往返B市的学校,偶尔也会送他们上上兴趣班,但仅限于他们真心热爱的项目。她说,她打算在后院修建一个跑马场,因为程小渔对骑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程小牧则加入了童子军,说是以后要当一名直升机飞行员。程小野每天蹦蹦跳跳,精力无限,小箩便在自家后院安置了一个圆形的铁丝蹦床,让小野发泄多余的能量。因为那座蹦床,马戏和小野成了最好的朋友,成天拉着我往干妈家跑。小箩说:“看着孩子们灿烂的笑容,我觉得,这一次我的人生真是走对了方向!”

小箩的爸妈不用再全天候看护三个外孙了。在班芙待了一个星期之后,他们打算近期去欧洲玩一个月,然后回国找老朋友们叙叙旧。小箩笑眯眯地跟我说:“给他们说走就走的自由,是我能尽出的最大孝道!”

 

公公婆婆非常欣赏我当全职妈妈的决定,慷慨赠予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得以摆脱房贷的压力。因为新家靠近傅莱明的工作单位,他骑自行车或跑着步就能去上班,我们便精简掉了一辆代步车,只留一辆SUV,方便全家外出。傅莱明打着中年危机的名号,买了一辆摩托,但凡得空,便去乡村公路飙车。 他说,对目前的生活,他时常有种求仁得仁的满足。

我终于明白了断舍离带给小箩的心灵自由。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放弃了工作,我才得以发现一种更自在的生活方式。我的脑海中不再有鱼与熊掌的烦扰,每天只需专注对待我生命中最珍视的部分:我的小家,和家里欢蹦乱跳的小V和马戏。

孩子们的成长,是一瞬间的事。记得小V一岁多时,看到字母O,会嘴巴圆睁,拖长音调发出“啊。。。呜”的声音,那模样可爱到爆。每次他一“啊。。。呜”,我就想着要给他录下视频,留给他未来的新娘看,可要么手机不在身边,要么光顾着乐呵忘了拍。终于等到天时地利人和之时,我架起相机引导他说O,他云淡风轻地说了声“欧”。那个“啊。。。呜”的时代就这样过去了。忙碌擀旋在工作和家庭间的日子里,我不知错过了多少这样的瞬间。总是在得空的深夜里 ,我才猛然想起,小V好像能背九九乘法表了,马戏似乎能够唱完一整首儿歌了。他们什么时候学会的?我一无所知。

当了全职妈妈,让我对孩子们的成长有了沉浸式的参与。我陪他们玩,陪他们吃饭,唱着催眠曲哄他们入睡。我用手机记录了几乎所有重大或精彩的瞬间,把孩子们成长过程中的精华浓缩为每年一册的相片书,眼角扫过,笑意自现。倒是当年潜心追求的奖牌或证书,现如今都静悄悄地呆立橱角,细数尘埃。 

小V和马戏渐渐长大,我们的生活也日渐有序。

俩娃的语言表达能力日渐增强。特别是小V,遇事不再满地癫狂,而是学会了用语言表达自己的需求。这一点极大缓解了我的焦虑。在他不懂得沟通的那个阶段,我时常惶恐,不知道自己说出的哪句话不合他心意,就会招来尖利的抗争。小V五岁时,我终于盼到了有来有回的正常对话。尖叫还时常会有,但因为看到了理性之光,我的习得性无助在一点一点地消退。我知道,我那来自星星的儿子只是需要时间,就能慢慢从自己的壳里走出来,与我们齐足并肩。总有一天,他会像他的爸爸一样,成长为一个性情沉稳礼貌周全的绅士。

孩子们语言能力增强的更为精妙之处,在于他们懂得了如何表达爱。小V时常会搂着我的脖子说:“妈妈,我爱你!”这个时候,马戏就会一把拉开哥哥的手,把自己的小嘴凑上来亲我一口,强势进阶表态:“妈妈,我永远爱你!”左拥右抱之际,我怎还能记起带娃路上的无助抓狂?不,所有的磨难,都只是彩虹之前的风雨,是锦瑟背后的烟灰。

 

周末的上午,一家人吃过早午餐,各自散去。孩子们跑到电视机前打游戏,我和傅莱明回房取了电子产品,又坐回到餐桌前,就着咖啡寻求精神补给。傅莱明对着手提电脑浏览体育新闻,我捧只iPad阅读文学城原创论坛的小说。像大部分老夫老妻一样,大家近在咫尺,互不打扰。

俩娃在客厅为了争夺游戏中MARIO的角色而争吵起来,且愈吵愈烈,没几分钟就从口头争辩上升到了武斗,开始互扔毛绒玩具。伴随着他俩时而嬉笑时而愤怒的声音,不时会有一只只玩偶穿越餐厅和客厅间敞开的大门,滚落到我们脚边。

我的眉心跟随他们时高时低的声调上下跳跃,却强自镇定着把自己粘牢在座位上,暗自运气:“读完这篇文再说!”

一片争抢声中,只听得“啪”的一响,俩娃齐齐惊呼。我抬头,只见一只玩偶MARIO被撕裂成两半,里面的白色绒毛飞散开来,飘落一地。

我“嚯”地站起。

傅莱明在餐桌另一侧轻咳一声,用眼神和手势把我按回座椅。“他们玩得开心,让他们去吧。”他朝我低语。

“可是。。。”我盯住飘飞绒毛中厮扭着的两个小人儿,一颗心张张缩缩,只觉得坐立难安。

傅莱明微微笑,说:“他们的问题让他们自己解决。至于这脏乱的局面,一会儿让他俩帮着一起收拾就好。咱们先喝咖啡。”

望着这一地狼藉,我轻声叹息:“也许,等他们大些,咱们的生活就能心安不少?”

“怎么可能!”傅莱明慢悠悠呷了一口咖啡,眼也不抬地说:“孩子们成长道路上之不可预测,我们不知还要经历多少。现在他们只是在家搞搞破坏,等他们长大一点,小V可能会拿张得了零蛋的试卷回家;马戏可能十三岁就往家带男朋友;他们会为了没能进入篮球队或啦啦队而哭泣,更会从顽皮一天天走向叛逆。这心,咱们是操不完的,你就别想着哪天能安下心来。”

“哗!”我轻叹,一边端起咖啡杯,一边用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喃喃自语:“可能,就像文学城网友说的,等到了‘空巢蜜月’,日子就能重新变得美好。”

傅莱明笑意吟吟地抬头看着我,说:“亲爱的,日子不用重新变得美好。”他的手越过餐桌抓住了我的手,一边侧身躲过一只呼啸而来的小皮球,“有你们仨在我身边,现时的每一天,都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全文完>

===================================================

感谢读者朋友们一路跟读。你们的不离不弃,是对我这个菜鸟作者最大的支持!

更要感谢一路与我互动的朋友们!有了你们温暖的陪伴与鼓励,让我免去了自说自话的尴尬,让我有勇气把书稿连载完毕,更促使我在每次贴小作文前能够静下心来一改再改,力求达到发布前一刻的最好状态。你们就是我的伯乐!

感谢大家助我实现“写人生中第一本小说”的梦想!散花,鞠躬!

作者自娱自乐,把书稿上载到了Kindle的电子书网站。闺蜜为我的图书量身打造了封面。我是如此喜欢,不舍得不与大家共享:

大家在亚马逊搜索书名“一半锦瑟一半烟灰”就可以找到书稿。欢迎大家留言。(我猜想不用买书也可以留言的吧。如果一定要买了才能留言,那就算了哈,千万别买,一模一样的内容,还是繁体。)

Amazon US: https://www.amazon.com/dp/B09MBP1F1S

Amazon Canada: https://www.amazon.ca/dp/B09MBP1F1S

再次感谢大家,一路跟读辛苦了!祝大家平安健康,咱们下一部书见!(如果有下一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