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童言无忌(连载之七.完)
文章来源: 难以忘怀文学城2021-06-27 08:12:49

假如人人都换位思考

 

依然是儿子十二岁那年,当时他读小学六年级。

傍晚,刚刚放学回到家的儿子对我说:“妈妈,你知道吗?你一点都不理解我,但我是能够理解你的。”

我笑了:“不会吧?”

儿子没有理会我的疑问,接着说他自己的:“因为我能和你换位思考,所以我想如果我是你,你像我这个样子的表现,我也会发火的。”

我感到十分羞愧:事实上我对他发火,并不是他果真做了让我非发火不可的事,而是我根本就没有掌控好自己的情绪,或许由于种种外界因素我原本心情就不好,所以我对儿子所发的,大多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无名之火,——我很想说孩子,你不用换位思考,因为并不是你做错了什么妈妈才发火,你没有错……是的,我很想向儿子道歉,让他明白真相,但是我没有。

儿子丝毫都没有觉察到我的羞愧,他沿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下去:“我现在也能和老师换位思考了,——从前老师打我们班同学,我觉得老师很过份,但这些天我总到讲台上看班里的情况,看到全班乱哄哄的一片,当时我的腿都软了,马上就能理解老师为什么打我们班同学了……”

我问老师为什么要打你们班同学,儿子回答之后,我沉默了,不敢任意评论他的老师,担心不小心贬低了他老师的形象,万一他因此不尊重老师麻烦就大了,而学生不尊重老师的后果,将会给学生带来严重的学习障碍,他多半不会专心去听自己所不尊重的老师讲课,——上课不认真听讲,业余时间又不复习功课的学生,学习成绩会差到哪种程度可想而知。

“妈妈,我现在是站在宇宙的角度上,去看我自己和人生的,一下子就能理解很多东西了,——我今天想了很多,我感到自己获得了重生……”

儿子的童年遥望到这里,我不禁感慨万千,因为此时此刻我才注意到,十二岁的儿子居然能说出“重生”这两个字,——因为重生,是基督教最重要的理念之一,在我们母子还不是基督徒的时候,我应该不会跟儿子讲过这个基督徒专用术语的,而他身旁的同学或者小伙伴连一个基督徒都没有,我们的媒体又基本上不做信仰方面的宣传,他不会有机会受到任何相关影响的。

所以,这一切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

都说十二岁属于大龄童年了,这个时刻的儿子马上就要读初中,即将跨入少年的行列,值得庆幸的是,他已经成长为一个有爱心的孩子,他会因我的难过而难过,也会因我的快乐而快乐,我们相互理解,也彼此欣赏。

这样的儿子到了学校,自然会同样理解他的同学和老师,也同样会欣赏同学和老师身上的不同优点,所以他始终热爱学校,因为他喜欢自己的老师和同学,喜欢看到他们并与他们一起学习和玩乐,——孩子们对玩乐的记忆,永远都会超过对学习的记忆。

儿子始终不是学霸以及尖子生之类的,他的学习成绩总是在中等上下徘徊,偶尔冲到前三名全家人就乐不可支一番,不过他的综合素质相当不错,外加一个好性格,他懵懵懂懂地走过了小学时代,初中和高中时期他一直担任班干部,并收获了来自老师和一些同学的信任,——这种在集体中所建立的责任心与荣誉感,对儿子的学习自觉性产生了良性刺激,减少了我们家长许多不必要的操心。

一个孩子的换位思考,帮助他理解了成人世界不合理言行背后的不容易,从而使他的身心得以健康和顺利地成长。

倘若我们成年人遇到了令自己错愕的人和事,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那种,我们大多也愿意尝试着换位思考一下,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大概就会有更多的美好发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