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脸面的少年
文章来源: 马振魁2021-04-13 00:43:52

 要脸面的少年  摘自《公社儿女》

  新一届学生到校,学校召开欢迎新生大会,也是开学典礼,林上村的夏跃进被挑选上台发言。夏跃进二叔是大队书记,夏跃进是共青团员,组织关系转到新集高中,介绍信上评语写得非常好。学校对好学生自然很重视,特意安排他代表新生上台发言。夏跃进自己写完发言稿后交给张老师,是刚从另一所高中调过来的学校团支部书记。张老师政治觉悟很高,花费了半天的工夫,和夏跃进一起把发言稿改了好几遍。校长讲过话后,老师代表发言,鼓励新生要努力学习,不辜负党和贫下中农的委托,学好知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轮到学生代表发言,夏跃进上了讲台,穿得还算整齐,说话也清楚,站在讲台上拿着发言稿念起来。

亲爱的老师们同学们:

  在这金秋的季节,我们肩负着贫下中农的期望,走进了培养革命接班人的新集高中。在这充满阳光的校园里,开始我们人生的新阶段,学习文化知识,掌握建设社会主义的本领。这个学习机会得来如此不易,是无数革命前辈抛头颅洒热血,牺牲了他们的宝贵生命,我们才能坐在亮亮堂堂的教室里学习文化知识,享受和平幸福的生活。

  我家三辈都是贫农,由于没有文化解放前受尽了地主富农的欺压。家里只有二叔上过私塾认识几个字,最后因为交不起学费被赶了出来。旧社会,我家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上辈们扛活打短受尽了地主富农的剥削和压榨。土改前我家吃不饱穿不暖,寒冬腊月穿着补了又补的薄棉衣。给地主干的是牛马活,吃的却是猪狗食。大年三十去地主家借粮时,地主的狗腿子竟放出恶狗咬伤了爷爷。每年青黄不接时,要向地主借高利贷才能挣扎着活下去。秋后地主派狗腿子上门要债,把最好的粮食加倍偿还给地主,还要受到他们的白眼和百般挑剔。

  土改时,我家分得了房屋和土地,日子虽然比以前好了,由于是单干,一遇到天灾人祸还要靠国家救济。成立了人民公社后,我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二叔积极进步,成为领导全村走集体化道路的带头人,我们都入了社,成为人民公社的社员。我们不再怕天灾人祸,靠党的领导和集体的力量,人民公社办得越来越好。现在我家分的粮食吃不完,开春时候,屋里还有几大口袋高粱。大米白面已经是家常便饭,经常烙饼擀面条吃白面馒头。不是逢年过节时,我们也有鱼和肉吃。夏穿单冬穿棉,吃饭还有稀有干,受冻挨饿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美帝现在是日薄西山,农业大面积使用化肥,造成土地板结收成下降。资本家残酷剥削工人阶级,造成经济危机,工人大量失业。美帝对外侵略,对内种族歧视,黑人生命没有保障。资本家把牛奶倒进河里,也不给失业的工人和农民喝。苏修则是内外交困,日常商品供应不足,官僚腐化堕落,人民无处发泄不满。勃列日涅夫之流背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国际国内越来越不得人心。国民党蒋介石的日子也不好过,靠特务横行和制造白色恐怖维持着他们的反动统治,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我们去解放。

   “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是党和毛主席让我们过上了好日子。为了“不吃二茬苦,不受二茬罪”,我们要永远不忘阶级斗争。不忘美帝苏修亡我之心不死,“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受难的人民”。我们要提高革命警惕性,坚持社会主义,防止和平演变,永保红色江山万年长。共产主义的伟大事业在召唤着我们,道路是坎坷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代表全体新生向党保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一个又红又专的革命接班人。谢谢大家。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夏跃进从台上轻快地走下来。上台前心里还有点不安,昨天为了稿子和张老师还有些不同意见。自己家开春时能有两大口袋白薯干就不错了,秋收后家里最多也就两口袋高粱。可张老师说:“多于一口袋就是几口袋,白薯干和高粱不都是粮食吗?” 自己辨不过张老师,想想他说的不是一点没道理。“大米白面已经是家常便饭”等,也都是张老师要改的。“你不吃并不代表别人不吃,我今天午饭就吃的白面馒头。” 张老师笑着纠正自己。爷爷就从来没被什么狗咬过,张老师问我:“你敢说你们班里其他同学的爷爷没被地主的狗咬过?你见了别人的爷爷不叫一声爷吗?你不是为自己发言,你是代表全体新生讲话,要眼光看远点心胸放宽些。” 张老师说得对,自己的发言得到了同学们的肯定,一定是代表了大多数同学们的心声和经历,才有了大家的赞同。夏跃进转过头看张老师一眼,张老师笑着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目光。

  新学校新学期新同学,一切都新鲜有趣,夏跃进和进入新集高中学习的同学都是初中毕业时考上高中的好学生。大家怀着满心的希望,要在这个新的学习环境好好学习。县教育局为了减轻困难生的学习负担,准备了一笔助学金,补助家庭生活困难的同学,每人每月一到三元不等。学校把这个通知告诉大家,由班主任在班里先摸摸底,列一个需要补助的困难同学名单。同学们听到以后,像一块石头扔进了一潭静水,本来安定的心都不安分了。长这么大自己很少有过一块钱,上学就能拿到三块钱或一块钱,还是每个月都有,太让人想入非非了。在班级讨论会上,每个人都踊跃发言,述说着自己家的生活困难,每天吃糠咽菜食不果腹,自己太需要这三块钱。如果得不到三块钱,两块钱也行,哪怕一块钱,现在买书买笔买作业本都是靠家里卖口粮。能得到一块钱也行,当然三块钱更好,否则全家人就会因为卖口粮饿肚子。全班同学除了夏跃进都把这场摸底会变成了诉苦会,每个家庭都那么困难。不要说青黄不接时,就是平时也是闲时要吃稀,农忙时早晚吃稀,中午才敢吃顿黑白薯干面贴饼子。

  夏跃进家其实也很困难,叔叔当书记也就是能保证他家每年都能领到救济粮。别人送给叔叔家的鸡蛋,都让婶子送到供销社换了现钱,更别提叔婶家的口粮了。兄弟分家过了,谁的日子都不是那么富裕,哪有闲钱或者余粮帮助大哥一家呢?夏跃进特别后悔上台代表新生发言,心里也有点怪团支书张老师,弄得自己现在没法申请助学金。不是自己亲口说的吗:“现在我家分的粮食吃不完,青黄不接时,屋里还有几口袋高粱。大米白面已经是家常便饭,经常烙饼擀面条吃白面馒头。不是逢年过节时,我们也有鱼和肉吃。夏穿单冬穿棉,吃饭还有稀有干,受冻挨饿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想要助学金,就要强调自己家生活困难,以前说的话不都是吹牛皮了?虽然穷,这点自尊心还是有的,夏跃进硬是压制下申请助学金的冲动。心里虽然免不了后悔曾经说过的大话,摸底会上却不说自己家生活困难。

  夏跃进不要助学金,他爹不干了。他爹从夏跃进同村同学那听到这个消息,回家就骂夏跃进:“你个王八蛋狗日的,还没饿着你啊,咱家啥条件自己不知道?村里发救济粮,哪回少了咱家,啊?三块钱,每个月十五斤高粱米啊!十五斤高粱米掺上白薯干够咱全家吃上一个月。你吹牛皮说大话,你两天不吃饭试试,看看吹牛皮顶不顶饿?全家人供你读书,卖口粮给你买书买作业本,你怎么越学越傻呀?” 夏跃进任凭他爹骂他,心里打定主意不接茬,不申请助学金,不能当全校师生的面自己打自己的脸。他爹拿他没办法,那么大个半大小子,不能再下手打他。一急之下耽误半日工跑到新集高中,替儿子申请助学金而且要三元。学校倒也没说什么,告诉夏跃进他爹学校会考虑他家的困难,安慰几句让他回家了。这事不知怎么就让同学们都知道了,有那调皮的同学,也不是心有多坏,就是年轻好事,拿夏跃进新生欢迎会上讲的话笑他吹牛皮不上税。年轻人自尊心多强啊,夏跃进又是最早入团的人,忍受不了这份羞辱,和爹吵了一顿也没用。他让本村同学带个话给老师,自己退学不上高中了。夏跃进他爹没拿儿子退学当回事,不上那个俅学没啥俅关系,上学花钱不说,咋还越学越傻呢。退学了,半大小子在生产队劳动一天能挣五分工,顶半个好劳动力,早就该退了。夏跃进他二叔找侄子问了原因后对他说:“退就退了吧,人争一口气,树活一张皮,好好在村里干。只要二叔还当这个书记,先发展你入党,以后找个更好的机会出去,实在不行还可以接二叔的班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