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学堂轶事--88
文章来源: 安宓女士2021-09-09 15:38:22

六位老师全部辞退,重新招了六位新老师。宋凯写电邮告诉陈丹莹这一情况,她还真是佩服宋凯的决心。关于学校的事情,宋凯都跟陈丹莹讲,陈丹莹也对王梓桁讲,有时候,他也会看宋凯写来的电邮。两个人的心底,如今是无私天地宽。

陈丹莹某一天突发奇想地对王梓桁说:“假如当初我把这几个人也辞了,会不会好过多了?”

“你辞不了她们,这事只有宋凯能做。”

陈丹莹点点头,只有宋凯能做,宋家祥不会为了她去触犯别人。她耸耸肩,“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与我不相干了。我其实早就告诉过宋凯,没必要再给我写信的。”

几天后王梓桁晚饭后神神秘秘地拉了陈丹莹回屋,碗都不让洗。陈丹莹一路追问啊,回答她的就是他拉着她上楼蹬蹬的脚步声。

“神经病了!”

她骂道。进了房间,这个神经病做了一件更出人意料的事。他先把陈丹莹按在床边坐好,变魔术一样拿出一个精致的深蓝色丝绒面的四方小盒子。小心地打开,一瞬间陈丹莹被刺的睁不开眼睛。

“嫁给我吧。”他把戒指取出来,试图戴到她手上,竟发觉两个人的手都有些颤抖。

陈丹莹依旧眯着眼睛,分不清眼前晶亮的,是泪还是那几粒钻石。

戒指戴在手上,不大不小,刚刚合适。这在陈丹莹心里比钻戒本身更意义重大。合适,多美妙的词,多美妙的感觉!什么比合适更好呢?

她扬起头来吻他,算是给他的答案,心里是平平静静的幸福。仔细端详着戴着戒指的左手,梓桁说:“你手漂亮,戴什么都好看。”

丹莹说:“谢谢!其实,你不必买的,我又不是那种物质的女人。”

“我愿意。”王梓桁心里还是有些遗憾的,“可惜不是整个的钻石,是碎钻,不过,切割的非常好。你看。”

“嗯,很漂亮。我喜欢。”

这是陈丹莹和王梓桁的感情,走到了今日,皆大欢喜。而中文学校,已被走成了过去式。当她想着再也不会和学校有什么瓜葛了的时候,意外接到蔡欣洁的电话。

蔡欣洁从没主动给陈丹莹打过电话来,之前没有,现在打来更是让人莫名其妙。

蔡欣洁客气地问候了陈丹莹后,才切入正题,她说:“陈老师,咱俩在学校的时候没有矛盾,关系也不错。我一直觉得你教得挺好的,你当校长的时候我也没跟你捣乱,孙老师让我把你课间常和学生们吃吃喝喝的事情报告给董事会我也没那么做。”

什么?陈丹莹万分吃惊,她和索菲她们几个女孩子课间吃过两三回东西也被人发现了?还要报告到董事会?

陈丹莹的总是习惯在包里装些薯片饼干之类的零食,索菲她们几个女孩子也带零食,有时候她们请陈丹莹和她们一起吃,陈丹莹就拿出自己的,大家一块吃。仅有两三次这种事,后来经王梓桁提醒她也不这样做了。看来中文学校的人都生着第三只眼睛呢!

蔡欣洁继续说:“这次我想请你帮个忙,你跟董事长,还有宋凯说说,帮我求个情,还让我回学校吧,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陈丹莹说:“蔡老师,我早就辞职了,现在跟学校也没有关系了,这件事真的帮不了你。”

蔡欣洁仍不死心,“那你找宋凯啊,让我上半天课也行。”

“蔡老师,现在宋凯是校长,我再对人家指手画脚的不合适,再说,我实在不想再和学校有什么瓜葛了,对不起,帮不上您的忙。”

挂了电话后,陈丹莹还是动了恻隐之心,以前从夏盈那里了解到,蔡欣洁一家生活拮据。可她也知道,宋凯辞了所有人,不可能再让她一个人回去。看来这一举动对大家还是有不小影响的。

谁也没有料到,学校会在圣诞新年假期里做人事变动。宋凯的一封信,震惊了6个沉浸在过节喜庆气氛中的人。宋凯做得很绝、也很坦白。这封信用的是群发,一目了然,6个人无一幸免!

至于辞退的理由,宋凯说:“十年来由于学校极少增加新鲜血液,已显得暮气沉沉,缺乏生命力,为了学校的发展,董事会决定新年假期后不再聘用各位老师,深表歉意的同时祝大家新年愉快。”

没有废话,就是要辞人!

这么短短地几句,犹如重磅炸弹的威力。张文娟第一个坐不住了,她给宋家祥打电话,宋家祥没接,她索性找到了他家。

每年的新年,张文娟都会来宋家祥家里坐坐的。通常是他们夫妇一起来,带上礼物,说一番闲话,熟稔中带着客客气气,来来往往中融洽、牢固了关系;现在,她一个人开车过来,却是要兴师问罪。

宋家祥硬着头皮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