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学堂轶事--73
文章来源: 安宓女士2021-07-07 18:15:55

张文娟给一个董事打电话,说:“你看老宋,人没老就先糊涂了,选了这么个人当校长,跟家长吵架,这下好了,人家孩子不学了,这是不是学校的损失?她要是心平气和地安抚下那位家长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本来人家光天化日被抢劫心里就很恐惧的,情绪肯定不好,她还针锋相对,牛气的很呢!你们要提醒提醒老宋,他不要整天想着赚钱嘛,也该为学校考虑下,这个学校要是这样下去的话前景不妙啊,另外两所中文学校发展很快的,我们的优势在哪里?无非就是办学时间长,教学经验丰富嘛,除此之外还比另两家好在哪里?她这么得罪家长,很要命的,不要以为这是个个例,他们家长间相互联系得比我们想象的要频繁。我在学校时那是什么样子?家长来了都是一团和气,朋友一样,学校有困难他们都帮忙的。复印机坏了修机器、桌椅坏了修桌椅,工钱都不要的。你看看现在!唉,我也是胡乱操心,我现在教好课就对得起方方面面,本来什么都不想说的,可是,毕竟从学校建立我就在,伴随着学校发展到现在,对学校也是很有感情的嘛,哪里忍心看着它散掉!”

人的嘴巴就是这么厉害!张文娟一番冠冕堂皇的话,顿时激起了那位董事的忧患意识。急急地给宋家祥打电话,“老宋啊,学校那里现在乱得可以啊,现在这个校长完全是瞎搞嘛!”

宋家祥听清楚了还是因为有学生退学的事,明白有人仍是不愿放过这件事,就说:“这件事是要重视,这个口子开不得。我会去学校,该批评的人要批评,放心,我会盯着这件事,尽量挽回损失。”

“嗯,不行就换人。还是老教师可靠。”

一想到要换掉陈丹莹,宋凯就一下子出现在宋家祥脑海里,宋凯是不会同意他换掉陈丹莹,何况他也希望这陈丹莹和宋凯走到一起。于是说道:“我到学校那里了解下再说。”

宋凯只知道孙舒妍向他父亲那里告了状,去学校的时候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她看上去不像是个好事的人,原来心思藏的很深。人在这张面皮的掩护下,都有着怎样的真面目呢?他把学费退给了那位家长,便躲到角落里看书。陈丹莹一个上午都没下楼,偶尔下来的几位老师不咸不淡的几句对话,听得他心里冒火。

赵梅说:“现在的孩子真难教,说不得打不得,就是不听话!难怪老辈人有句话:家有三斗粮,不当孩子王。操心费力不讨好啊。”

孙舒妍说:“哼,等这些孩子都退了学,你就不用操心了。”

宋凯忽地抬起头,盯着孙舒妍。

孙舒妍并没发觉宋凯的不悦,收起了报纸说:“上课上课,走了。”

赵梅临上楼时不忘过去调侃宋凯,“今儿怎么这么老实?看来心里十拿九稳了。”然后趴在桌子上,低声问:“咳,怎么样?追到手了?”

宋凯闭上了眼睛,不耐烦地说:“我作业很多,拜托你离开好不好?”

赵梅“嘁”了一声,站起身,“这么勤奋了?好,不打扰你,我上课去了。”

宋凯觉得这几个人都让他难以忍受。陈丹莹午饭的时候才下楼,吃过后又上楼,宋凯觉得她在躲避他,心又空了。发了短信给她,告诉她放学时一起走。陈丹莹问他什么事,有事现在就说,她放学时不和他一起走。

宋凯难过了起来,他没有什么事,只是想跟她在一起。把自己的想法发过去,陈丹莹再也没有回复。宋凯也就看不进书了,想起那天在庄园时的愉快,怎么几天过去就变得这样了?他很伤感。

放学时陈丹莹把暑假上课的23个孩子的名单给了宋凯一份,并没有多余的话,宋凯满眼绝望,目送着她和孙舒妍一前一后朝车站走去。

宋凯在学校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她们上了公交车,才招呼了一声一直在他旁边的索菲,开车回家了。

想不通陈丹莹的态度为何有如此大的改变,难过得晚饭也没吃。郁闷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接到了陈丹莹电话,且惊且喜,瞬间扫清了心上的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