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存档
文章来源: 草溪2007-04-22 13:19:23
周国平用了一年的时间把自己的思维和情感几乎与世隔绝地封闭起来, 为自己至爱的一岁半的小女儿建了一座坟 - 灯灯亮了. 但是, 从此以后并没有象他的亲爱妻子承诺的那样, 有一个新的妞妞来到这个世上. 几年以后夫妻俩出人意料的分手. 十多年后的今天, 当我捧读这本书时, 我感到我正站在小妞妞的坟前. 周国平在他的再版序言中告诉读者, 他现在有了一个新的家, 又有了一个可爱, 健康, 活泼的女儿. 周国平已经前行, 他把他过往的感觉和情思埋在了那座坟里边. 只是我一直没有建好我的坟. 我一边走一边建, 的确有些累, 但那种感觉很鲜明很真实, 我想这在我人生中必是不可缺的经历. 朋友说我想得太多, 可我还是没有把事情想明白. 周国平在他的书中写了两个情节, 那一针见血的哲思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那是一个晚上, 他的小女儿因病痛在她的小床上呻吟. 周国平正在旁边怜爱地看着她. 他的妻子正在旁边看电视. 电视里的某个喜剧情节把他的妻子逗笑了. 妻子的一笑和女儿的一哭, 使周国平悟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道理. 那就是个体的痛苦是短暂的, 有时间条件的. 它并不影响人们总体的欢乐. 个体的痛苦也是独立的不可分担的, 因为每个人只能感在身受. 这使我想起了宾仪馆杨先生的一句话. 人们在葬礼上为亲朋好友的过世而难过, 哭泣, 等走出宾仪馆的大门或是在会客室里人们已经转换了心情, 改变了话题.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可对于当事人就又有所不同. 那种伤痛是一种烙印. 周国平讲述的另一个情节是那个寡妇在听到邻家的夫君去了不是在那里悲哀而是在那里窃笑. 她觉得这世界上终于有了象她一样遭遇的人了. 这种感觉不能算卑鄙, 其实是一种人性的表现. 正象朋友劝慰我的那样, 这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人有痛苦, 也不是只有你一人有悲哀. 这些我很知道, 可就在此时此刻我的痛苦和悲哀叫我无法释怀. 我把我的心情存档, 它的名字就叫作: 生死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