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哥直耿
文章来源: 树蛙瓦凹2021-09-02 16:22:14

四哥直耿(二)

 

四哥回到雅安,没文化,只能陪老妈做小酒店生意,白天去专卖公司背回二三十斤白酒,晚上就同老妈照顾酒店门市。

此时大哥已经和我们分家,一家大小搬到工作的工商联住。

家里大约在楼上下,摆了七八张方桌,生意还红火。门前雅安第一的“冲卤鸭子”,摆了一玻璃罩着卤肉摊。白酒卤肉加花生,瓜子,生意可以做到晚上十二点。我也就理所当然跑小酒保。忙时提酒上下,闲下来就在街边就着街灯,用粉笔在街边地上画二三十米粉笔画。

累了,就钻在柜台下睡,午夜收堂,卤鸭下水,鸡脚鸭骨头,也还有得吃。

印象中解放初期 民风还纯朴,家里小生意,每天能赚二三十元,也够一家饱肚子。老妈在左邻右舍,口碑好,获得就同情。大哥分家,经济断绝,老妈还叫我去他工作的地方,

时不时要五元钱,买画画的材料,以示家教。

康定老家被政府公安局占用,里面东西运到雅安,有好多以前茶马道上买了茶,从西方购回来的东西,大约在小学生时,第一次抱着维拉斯石膏像,帮大哥抱去他住处。小小县城的“老侃”,第一次大眼瞪着到这西洋美女!

其中图书不少,小小就喜欢,为我乱钻乱读的书堆。

记得四哥也关心我阅读,有时也点拨一下。有次看见我读啥子”孽海花“,里面情节记不得了,只懵懵懂懂的看到男女对话:”......你屋里草太深,不干净......“。四哥发现我看这,头上就敲了我一下,”这下流的书,你也乱看?“

后来我才明白,啥是黄色书籍的玩意了。

四哥除去在家看小生意,白天还有时间就参加街道工作,那时街道上也配合政策搞宣传,我记得邻居肖家大姐,破除迷信宣传时。排练了一戏。

大姐在丈夫坟前哭腔:“ ......你这个鬼老头子......偏偏不相信,偏偏要不吃药~~~~去求神~~~~”。

在这些时间,四哥在社会是积极分子。在家里也是他掌权,分担老妈肩上的重担。我们小兄弟都必须听他管教。犯了家教,鞭子伺候。

大热天,小兄弟和同学偷偷下河游泳。而且有方法,躲开大人在我们游泳后赤脚肚上抓白道的检查。

有一天下午,我游泳回家,正碰上四哥心情不好,没工作,只能在家卖酒。

被他检查出在河里游了水。一顿鞭子还不解气。

本人从小就是牛脾气,坚决不服,

“......是英雄,上前一步!”

”......是好汉再向前!“

 竹鞭打断,换成劈柴......

小英雄昂首不屈,衣服打破,染血迹。

老妈妈闻声, 跑上抱着,夺下柴块:”......你教育小弟弟,是这样狠!......“

四哥离开,老妈用针挑出木刺,泪水直滴。

 

所幸不久,政府招工,支援山区,一流的街道介绍,四哥被邮电局录取,分配到宝兴工作。开始了他另一生活艰辛之路。

 

2021/09/04改稿窝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