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西族姑娘
文章来源: 野性de思维2022-01-16 13:28:33

丽江,是云南行的首站,按照计划,明天就要离开丽江去香格里拉。当意识到明天就要离开时,真觉得有点恋恋不舍,所以决定今天的晚饭就在酒店的餐厅吃。

看见我们进来,餐厅的领班小姐走了上来。她的个子比一般的女子长,身着传统的纳西族裙装。她的长相一般,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臃肿肥大的连体裙,将她整个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让人很难辨认出身形线条和体态,这就更加使得她看上去缺少女人的味道。当她开口跟我讲话时,脸上淡淡地浮出一丝不易让人觉察的职业微笑。她手抱着巨大的菜单本,快速地引领着我们走到就餐的位子,然后撇下我们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我的座位靠近酒店前院的窗子。酒店前院的街道上,正在进行着什么活动,围观的人还挺多。我顺手抄起摆在大桌子上的菜单本,一页一页地翻看着,翻到最后一页,也没发现什么吸引我的东西。就在我翻看菜单的时候,一个个头显然没有那个女领班猛的女孩走上前来,问我是否已经选择好了,是否可以订菜了?第一遍翻过菜单后,我并没有发现感兴趣的,她的一问,倒使我赶紧又将菜单翻看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什么想要的东西,情急无奈之下,只好随便点了两个菜。

菜上来了,是由那个女孩和先前的领班小姐一起送上来的,其中一道菜是盛在一个小木桶中,我头一次遇见这种盛菜的方式,别说,还挺别致有趣。菜的味道没有什么惊人之处。我一边吃着,一边向窗外张望。此时,外面的活动似乎正在达到一个高潮,传进屋里的声音越来越嘈杂了。我不自觉地被外面的喧嚣声吸引住了,扭过头去想看看窗外到底在干什么。

正当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窗外发生着的事时,耳边传来一个女人有些胆怯纤弱的声音:“先生,给您上的菜怎么样?还满意吗?”突如其来的声音,使我猛地一惊,循着声音的方向,我转过头来,原来还是那个刚才帮我订菜的小姑娘。只是到了这时,我才认真地多看了她两眼。从她的梳妆打扮来看,她是一个典型的乡姑,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完全没有沾染上大城市里娘儿们的那种恶俗的矫揉造作和矜持。她的脸蛋由于高山强紫外线照射的原因,棕黑里透着点肉红,显得健康纯朴。看着她诚恳谦恭的样子,我有点于心不忍,马上送上几句暖心的话。听到我的夸赞,她的脸上,马上绽放出了有点羞赧的微笑。

我没有再多语,低下头细嚼慢咽起来。吃了一会后,我抬起头来,发现她还站在桌子的附近,眼睛始终没离开我的饭桌。于是,我又多看了她几眼,这一看看得她真有点不好意思了,马上将头微微低垂下来,将目光投向了地面。从她的脸上,我看见一抹淡淡的绯红,快速地掠过面颊,她的双手正在不停地摆弄着衣服。在我的注视下,她明显地有点局促不安。

为了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我就假装有事招呼她过来。她走到近前,脸上洋溢着淳朴甜蜜的笑容。她的笑容使我不自觉联想到阳光明媚的春天,还有那些在初春里正在绽放的野花。在一碧如洗的蓝天下,在乍暖还寒的初春时节,太阳因为怜惜她们的娇小脆弱,惧怕初春的寒气,会无端地摧残掉这些可人的娇儿,便默默地将温暖的金色外衣,披在她们的身上。究竟是什么使我在内心中,产生了这种美妙的感觉呢?是因为她美若天仙呢,还是因为自己内心中的那种强烈的爱美欲望,才使我有了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呢?我讲不清楚。

我们随便地交谈起来。从交谈中我得知,她是纳西族人。起先,她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特殊的印象,与她进一步的交谈,我才慢慢地发觉她挺可爱。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她的笑容,看得出来,她在笑时,没有任何的矜持和保留,因为我看见她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全部被用来展现内心的单纯活动。她肯定是那种心地善良、缺少心计的女孩,羞赧的腼腆里,透着一种乡下人的朴实无华。虽然看上去她缺乏良好的教育,但她似乎很有教养,尤其是她的笑声,就像当地没有被污染过的泉水那样,清澈甜润。她的笑容是清澈见底的那种;是一眼就可以望穿内心活动的那种;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叵测心怀的那种;是一看见就情不自禁地想用手触摸一下的那种;是可爱的弱小跑到你的面前,非要你抱一抱的那种……

晚饭后,我问她,是否可以给她点小费。她高兴地说当然可以。从她脸上毫无遮掩的表情,我感觉到她真的很高兴。那双花一般的笑眼告诉我,此时此刻,她的心也一定在笑。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收受小费的惯例,但我知道,在内地,服务员收受小费是一件比较少见的事。我猜,这也许是她自工作以来,第一次收到小费和听到客人夸赞自己可爱吧?今夜,她会夜不成寐吗?她还会记住我们今天的偶然相见和愉快的交谈吗?

时间过得真快呀,一转眼的工夫几年就过去了,她的音容笑貌,虽然已经变得相当的模糊,但是当初留下的美好感觉,却一点也没有褪色,依然是那么鲜活。跟她交谈,使我觉得很愉快,但不知道她的感觉是什么?我是否给她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愿她也不会忘掉我。她的笑容,那洋溢着淳朴青春气息的笑容,经常地浮现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沉淀到心中专门为美好的过去留下记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