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城一瞥
文章来源: cac882020-05-28 11:44:59

 

 

午后的阳光照进来, 透过窗台看见树上新冒出来的绿芽, 春天到了, 可却抹不去因疫情久困家中的郁闷。想起两年前这个时候正在亚平宁半岛游荡,罗马之行记忆尤新。

 

早年 看过奥黛丽.赫本演的《罗马假日》, 斗兽场的雄伟, 许愿池的喷泉, 西班牙阶梯, 圣天使城堡,无不让我向往去体验罗马城所独有的厚重的历史气息。

 

罗马城传说是公元前753年由母狼奶汁喂养成人的孪生兄弟罗慕洛和雷莫建立, 古罗马璀璨的文明构成了罗马城2500年悠久的历史, 这就是“永恒之城”。

 

现今保留的古罗马中心城区并不太大, 穿梭于旧城时不时会遇见一段不知时代,残存破旧的城墙, 沧桑的石碑, 栩栩如生的精美雕塑。走过碎石铺陈的小路,坐在路边小酒馆里, 来一杯红酒, 欣赏一下狭窄街道两边透着浓浓欧洲风情的旧建筑, 也是一种惬意。

 

公元72年左右, 天朝东汉章帝刘炟正在进行史称的“明章之治” , 与民休息之际, 西方的罗马皇帝提图斯正在好大喜功的为赞美伟大的罗马帝国驱使八万犹太, 阿拉伯奴隶耗时八年修建了气势磅礴的可以容纳九万人的罗马斗兽场Colosseum, 至今仍残存部分约50米高的外墙,基本保存的看台, 中央是残留的参差不齐的地窖隔断,地窖之上就是 椭圆形的表演区了。

 

公元80年, 工程竣工之时, 举行了为期100天的庆典, 由奴隶和战俘组成的三千角斗士同 五千头猛兽表演相互残杀。 今天的我们或许无法体会角斗士们从阴暗潮湿的地窖里吊上来同猛兽性命相博时的恐怖和绝望,但我们一定可以感受到此时帝国民众的残忍,冷酷和无耻。

 

站在这座约两千年前由大量石头和混凝土建造的体现古罗马高超建筑艺术的宏伟建筑前, 是一种无与伦比的震撼。

 

从斗兽场出来,有西侧君士坦丁凯旋门Arco di Costantino, 雕塑精美绝伦。据说巴黎的凯旋门就是仿制它而来, 现今世间的人们哪里知道这个在湮没在千年历史风雨中,残迹斑斑的君士坦丁凯旋门,而只是膜拜在恢宏大气, 富丽堂皇的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巴黎凯旋门了.

 

经过这颂扬帝国皇帝们丰功伟绩, 迎接趾高气扬凯旋而归的古帝国士兵们的凯旋门, 就进入了介于帕拉蒂尼和卡皮托林山之间, 一片庞大的建筑遗迹的罗马广场 Roman Forum。 这里曾经是古罗马帝国的政治, 经济中心。

 

早在19世纪法国人占领时期, 就对这个区域就进行了初步的考古发掘规划,按考古的行话来说, 就是以恢复原貌为主。 经过无数辈考古工作者们辛勤的工作, 给我们展示出了这片浩大的古遗迹公园。

 

希望有一天也有机会能看见汉长安城曾经有过的恢弘气势。

 

透过这片庞大的考古发掘区, 我们依然可以窥见古帝国时期的皇宫, 剧院, 柱廊庭院, 这里有元老院,安东尼•庇护和佛丝蒂纳神庙,君士坦丁大帝会堂,维纳斯-罗马神庙等等, 考古学家们也让你甚至可以看见旧时的排水沟。

从帕拉蒂尼山缓步上行, 古罗马遗迹零零星星散落在空旷的田野中,落日斑驳的阳光照射在残垣断壁上,仿佛让到我们穿越了这两千年的时光, 踯躅在这古老帝国的余晖里。  

 

万神殿Pantheon, 给我的第一感觉还是震撼。用火山灰制成的混凝土浇筑而成的高达43米的墙和穹顶,内部雕饰繁复,门口是16根高大 的柱子。站在神殿中央, 仰望通天的穹顶,我无法想象两千多年前(BC27-BP127)的罗马人为何能有如此高超的建筑技术。

 

许愿池Fontana Di Trivi, 坐落在一座不太起眼的旧建筑前, 有一个小小的广场, 池中海神尼普顿驾驭着代表平静和汹涌海洋的两匹海马,四周是四个代表春夏秋冬的神女,雕塑细腻逼真,线条清晰明快。潺潺的流水带来了丝丝的凉意。 背对喷泉从肩上抛一枚硬币至池里, 许下一个美好的罗马之愿, 说不定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坐着旁边的长椅上小憩,这也许就是当年安妮公主逃出来曾经躺过的长椅呐。

 

有时间, 再到西班牙阶梯上坐坐, 看看四处觅食的鸽子, 悠闲的吃着冰淇淋, 这可能就是种简单的满足吧。

 

下榻的Hotel Lilium, 使用的是一种栅栏式的老式电梯, 同我们在曼哈顿用的百年老式货运电梯有点雷同,不大的Lobby 墙四周简单的画了些浅紫色的薰衣草, 温馨而又温暖,客房用的是一种老式的大大的铜钥匙。有一个小小的阳台, 木栅栏旁摆着几盆粉粉的不知名的花, 伴着青绿的藤蔓,坐在阳台的椅子上, 慢慢的品尝着酒,看看满园春色, 再回味一下这古罗马城的深沉的魅力,岁月安好。

 

  奥黛丽.赫本演的Ann公主临别时同Joe说“I have to leave you now,I am going to that corner and turn,You must stay in the car and drive away, just drive away leave me, as I leave you”, 我们的人生何尝又没有经历过这种刻骨铭心的街角转身离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