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南通真实的故事(四)
文章来源: 一个南通真实的故事2019-07-02 08:36:15

这里,我想谈谈我的妻子,她姓苏,她的爷爷是末代状元张謇家的账房先生,解放后被定为高级职员。每月的薪水有180块光洋,所以家里很富裕。于是她的妻子也就是我太太的奶奶就在江西南昌买了很多地,自己种不了那么多地,就雇了很多长工,解放后就被定为地主。我太太的父亲在外读书。后来当了国民党,在南京政府后勤部——镇江任职,是国民党上校。四十年代末期,由于看不惯国民党内部腐败,欺压老百姓,于是就弃职去了上海,在学校里从教。一生没有血债,可是在1957年,大鸣大放期间被打成右派,后来又被打成历史反革命。送往甘肃劳动教养,最后死在了甘肃。于是我太太的妈妈带着四个儿女从上海投奔到南通公婆那里。一个寡妇带着四个孩子,在南通过着非常艰苦的日子。这是一般人很难承受的。在那个年代一直是弯腰低头做人,靠祖上留下的一些金银典当度日。我的太太一直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成绩再好也考不进大学,我太太的两个哥哥,一个下农村,一个在服装厂做学徒。我的太太也因此在当地的糖烟酒公司做一个小小的营业员,而她的妹妹,也被下放到农村。我太太当年表现再好,因为家庭出身,受社会歧视,也入不了团,因为她是地富反坏右的子女。由于她的工作确实很努力,就在她满师之前终于跟党靠近了,她加入了共青团。那个时候连谈对象都是偷偷摸摸,我是在她19岁的时候认识的,那年我24岁。就这样偷偷摸摸谈了四年恋爱。在那个年代一个23岁的女孩子是不能结婚的,必须要男的超过30岁,可以照顾女方一年,这就是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我太太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朴实,诚实,美丽。我记得第一次去我丈母娘家,她是住在一个很破旧的房子里,见到我非常礼貌,热情。刚进入主题她就明确的告诉我,我们是两个阶级两种家庭,如果你们一定要结婚,这将给你带来很多苦难。我告诉她,你们家的情况我都了解,可是将来我是跟你女儿过日子,你应该相信我们党的政策会越来越好,国家会越来越好,人也会越来越好。由于,我眼前的这位瘦小体弱的女人这么坦诚,我被感动了,我对她说,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女儿,尽我的能力让她过得幸福。于是我通过关系改了户口上的年龄,结了婚。那时候我的真实年龄28岁,我的太太23岁。在那个年代,领了结婚证当天晚上我们才敢在一起,十天以后我们正式办了喜酒,我也领到了三天婚假,十个月后有了我的女儿亮亮。我们两个人都沉浸在愉快和幸福之中。过了几年舒坦的日子。80年代初期,有一天晚上,来了公安和工商局的人把我带走了。在拘留期间,我受尽了公安经保科和工商管理局的折磨,特别是,那个叫徐伯林的人(解放前他是个警察)。在我被定罪之后,我的太太才在劳改场跟我见了一面。你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个20多岁的女人,背着一个三岁的女儿,到省城高院去帮我申诉,一次又一次,吃尽了千辛万苦,简直是疯了,但是我知道我的妻子他相信我不会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也相信党依法办事,有错必纠所以才给了她力量。她也感受到了社会的冷暖。高院门口站岗的解放军,是那样的严肃,接待人员是那么的热情,给我的太太无数次的讲道理,哪怕是递上一杯热水,也使我太太泪流满面,他们从申诉材料和调阅的案件中发现这是一起冤案,当时判定的两项罪名,皆证实为蓄意误判。在这之后,有一天法院的官员到农场找到我,叫我同志,那是我知道我还是党的人,并向我宣布了中级人民法院新的裁定书——无罪释放。至此,由于我的妻子不懈的奔波,才使我得以无罪释放。至今我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40年,我们也共同孕育了三个孩子,时至今日我依旧感恩我的妻子,他是我这一生中的挚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