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期效应(2) 一滴血原则(one drop rule)
文章来源: 凌飞2019-02-01 08:39:50

种族主义从来不是肤色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来自给皮肤贴标签的人

无论贴的是好是坏的标签

那些通过给皮肤贴标签从中获利的,都是种族主义分子


1974年 《纽约时报》 对于西语裔进入美国公开声称:“南美的穷人和乌合之众来了!”
2016年,《纽约时报》 高呼不要墙不要ICE,川普的移民法太恶毒,墙不道德。。

1995年,民主党的克林顿在国情咨文中说:“..美国人..无疑被进入我国的大量非法外国人所影响。他们占据的工作本该由公民或合法移民所有。他们占用的公共服务给我们的纳税人带来了负担。”
克林顿赢得了起立鼓掌.
任何民主党人如果今天说出类似的话,都会被谴责为种族主义者。

 

10多年前的舒默(民主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表示非法移民,哪怕是美化称为“无证移民”都是非法的,错误的。。
2019年时的舒默,指责川普建墙防非法移民是不道德的

10多年前的希拉里与佩洛西,投票支持加强边境安全,批准250亿美元的加强边境安全拨款法案
2016年的希拉里表示要放开边境
2019年的佩洛西表示只会批给建墙费用1美元。。

 为何会出现如此“神奇”的颠倒黑白?

一切都是为了利益,一切都是因为预期。

作为优秀的选票动物,作为坚定的“政治第一”的左派分子,

人口结构可能的变动带来的选票变动,这种预期效应强烈地影响着民主党的思维

进而使民主党渐渐远离了正常人的常识范畴

而这一切,得先从一个充满种族主义的一滴血原则(one drop rule)开始说起

 


所谓的一滴血原则:

对于白人来说,只要有一滴血不是来自白色人种,他就不是白人

对于黑人来说,只要有一滴血来自黑色人种,他就是黑人

出现如此奇葩的黑白相反的套路是有特定的历史背景的

对于黑人的一滴血原则,更多的是出于为了黑奴身份辨认判定的问题,特别是黑奴非婚生子女,一刀切先断了黑奴们一切的野望。

对于白人的一滴血原则,则是白人至上主义分子为了追求血统纯净而自我设限,特别是民主党一手创立的3K党时代,得到变本加厉地推广

(没有错,白人至上种族主义分子是如假包换的民主党人,而不是共和党人)

(本右派认为
决定种族认同的,是环境与文化而非生物特征

马丁路德金的美国梦也是这样强调的:
“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然而随着时代进步,这个明显种族主义的区分方法却在美国的人口统计中继续遗毒百年,这个早在1967年就被判违宪的一滴血原则,为何时至今日还大模大样地应用在人口普查上

 

这很有意思,这是为什么呢?

 

无疑,战后西方国家包括美国的白左思潮,决定了西方国家现在各种匪夷莫思的现况与作法,包括了美国人口普查中继续存在着匪夷莫思的“一滴血原则”

作为战后长达几十年的和平时期,长达几十年的发展领先,民众富足,导致西方婴儿潮白人低估了西方价值的重要性,扭曲了道德自豪感来源,错误地以为世界可调用的资源是无穷无尽去满足他们的“大爱”。

这些因此被教育成“天真”的白人,为了满足他们自己的道德优越感而去,并且只去关心非法移民、特定少数族裔、LGBT和环境等话题,因为只有这样的强烈反差才能轻易地获得到这些廉价的道德优越感,而非以传统中,只有严谨而努力的人生努力才能探到的那线光彩。

他们痴迷于政治上的正确性,为了政治正确而政治正确,为了多元化而多元化,以至于他们为了已经走火入魔的“文化多元主义”,而不惜引进价值观与西方世界几乎不融合的伊斯兰教。。而反而与西方传统价值观高度契合的亚裔价值观,虽然亚裔也属于少数族裔,但由于价值观与西方传统相对一致,都需要有严谨而努力的人生努力,而被白左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这种白左思潮的疯狂,甚至导致出现了有些白人对自身肤色的彻底否定,这种对白肤色的极端否定,不过是从前对黑肤色极端否定的硬币的另一面罢了)

 

于是乎,还是那些种族主义分子的民主党人,摇身一变,在白左兴盛的时代,俨然成了黑墨绿LGBT等等的代言人。。

 

3K党的真实的面目,则被左派们选择性失明在历史中。。

随着黑人民权运动的兴起与白左思源的兴起,美国迅速走上了一个矫枉过正的逆向歧视时代

在这个逆向歧视的利益链中,黑人迅速占有了有利地位,靠着数百年前的白人蓄奴的“原罪”(虽然这个奴隶的解放还是由白人来完成,嗯,共和党的白人

黑人们得到了超国民的优待,然而黑人族群文化的落后,犯罪率的居高不下,使得黑人不但没有因为逆向歧视的优待而实现阶级上升,反而大大助长了黑人的不思进取,更让黑人从此不再去检讨自身的问题,转身把所有黑人的问题都简单化地怪罪到白人的头上

从老到小,黑人群体努力将这种所谓的“白人的恐惧”代代相传,并以此为自身的暴力与犯罪开脱。

(这种逆向歧视的好处,就象国内的某白色神帽一样,让人戴上了就舍不得放下)

2000年的美国人口普查,在此次普查中,可以允许自由选择多种族,无疑可以使不少黑人改变身份,然而现实恰恰相反,黑人选择该项目的比例最小!(很有讽刺意义吧)

(PS:然而黑人虽坏,但是架不住他懒啊,所以黑人的生育率仅约为1.8,低于西语裔的生育率2,黑人占美国人口比例过去五十年基本不变,约12%多,现在大约13%)

 

黑人50年人口比例不变,但是另一种族---西语裔的人口则是夺命连环爆炸式变化,(嗯,现在又多了个绿绿也是超级会生)

西语裔,或称拉美裔的生育率凌驾美国,可能仅仅比绿绿的生育率低一些,

 

更重要的是,在白左自我毁灭式的社会氛围中,美国的人口普查,依然对白人的认定必需是父母双方都是白人的“纯种”白人才叫白人,白人和任何少数族裔结婚,不只是孩子会被统计成少数族裔,这个孩子以后的所有后代也将被统计成少数族裔。

一个著名的例子,2016年大选共和党内和川普竞争到最后的参议员克鲁兹,就因为其父母一方是拉丁裔白人(另一方是美国白人),所以他被统计成拉丁裔,

虽然克鲁兹已经白的一塌糊涂,而他太太又是标准白人,而他们的文化日常生活也与白人完全一样,但不好意思,他的两个女儿仍然被统计成拉丁裔。

同样的例子,2016年参加大选的杰布布什(小布什弟弟,当过八年佛州州长),因为太太是拉丁裔,所以不仅自己的三个孩子都被统计成拉丁裔,他的世世代代都被会被统计成拉丁裔。

小小布什的后代们,虽然依然白的令人发指,但估计以后他们能大喊“美国第一个拉丁裔总统”来拉选票。。

至于奥巴马,能够上台就是因为他的肤色,虽然作为黑白混血的奥巴马,自从他的黑人老爸始乱终弃一开始就跑路了,导致奥巴马在一个纯白人的环境下成长,但依然挡不住美国白左制造的逆向歧视的强大诱惑。。把自己的肤色当作竞选时拉票的特色。。把自己当作黑人,而非是黑白混血。。

 

 至于那个假冒号称自己是印第安人的某民主党女议员,大妈,有1024分之一印第安人血统的你,你特么这么点印第安血统,比例甚至低于美国白人平均值,你特么是比美国白人还白人好不好。。不要看着印第安人有优待,就假冒印第安人好不好

 

你还有脸出来竞选。。

虽然我明白,你是知道会投民主党的选民智商都不啥样,但也不能这么厚颜无耻地把这个“印第安人”当智商检测器啊

总之,在这种白左自我毁灭开挂式的统计下

 

美国白人终于到了2050(一说2070年)将成为美国的少数族群了

而加州,拜千疮百孔的边境所赐,在2000年时就已经实现了。。

2000年时在加利福尼亚州,已经出现了“少数族裔多数”的现象,即白人人口的比例不到50%,少数族裔占了人口多数(西班牙裔33%、非洲裔7%、亚裔12%),十年间加州人口构成发生了巨变,而1990年时白人人口还占3/4以上。

 

相对应的,民主党这些选票动物的反应也是随着这人口趋势的预期,而作出了预期的反应

 

也正是我一再说的
“预期效应”

在民主党的预期中,美国白人终将会成为少数族群,而且,这族群还很多是投共和党的。

 

那么,紧紧抓住这些西语裔的非法移民,并且投其所好,讨好他们,把他们变成自己的票蛆,则可保得自己一时的执政地位

至于美国因此被福利吃穿,美国变成南美拉美化。。

则不在这些政客的考虑范围,只要我能上台,哪管他今后洪水涛天。。。

PS:美国现在有约14%的新生儿是混血儿,其中绝大多数(约占全部新生儿的10%)是白人和其他族裔的混血儿,如果把这部分孩子统计成白人,那白人新生儿约占总体新生儿的60%,和现在人口比例差不多。这仅指父母一方是白人的新生儿的比例,有白人血统的新生儿比例更高。

 

研究表明,除了白人和黑人的混血儿外,白人和其它少数族裔的混血儿(拉丁裔和亚裔)都更接近白人的传统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也就是说,民主党们预期的白人没落,其实是建立在一个白左化的人口统计模式上。。。

民主党为了这个白左版的人口统计模式,这个被人为预设的人口基数的“预期变化”,被集体诱导切换成毫无正常人常识、反对以常识为基准的保守主义、反对现时人口主流的美国平民主义,目的就是为了应对那预期的将来的非移带来的人口结构变化。。

 

这个人口预期带来的预期效应,直如莫名的蝴蝶效应

 

至于美国右派会不会听之任之,把美国拉美化。。就象这次的政府关门,这就要看美国的保守主义民众最后的智慧、良知、常识还剩下多少

下一篇:

 

《预期效应》3
两个美国--公民选举权滥用与民粹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