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余悸的理发经历
文章来源: 东风再起2019-05-29 07:14:42

 

从一生下来,我就没有对理发期待过。

今天到理发店时,所有的师傅都在工作着。一排凳子上坐了另一个同样等待理发的人。这个理发店里有好几个师傅。对其中两个,我还算有点信心。他俩动作快捷麻利,剪得八九不离十。我计算了一下他们的进度,估计到我时刚好轮到他们中的一个。于是我安心地在末尾坐下,拿出手机埋头看着些旧闻。

几分钟后,感到一个人形走到等候席这边来。我抬起头,看样子是一个新来的师傅,略带谦卑生涩。只见他犹豫又满怀期待地向排在我前面的那个汉子低声说:“Are you the next?” 我一阵暗喜。心想有这汉子将他打发了,我就可以不用担心落入黑手了。

那汉子一头整齐的金发,眼看就要惨遭荼毒,倒让人稍觉可惜。不料他将身坐起,面不改色声音洪亮地说:“Oh, no thanks. I am waiting for Don.” 说罢又拿起他的手机,再不去理会站在他面前的一脸尴尬的理发师傅。我心里一个咯噔,万万没有料到还会有人能够这般坚定当面回绝一个等候的理发师傅。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那师傅转过身向我这边问过来。我张开嘴结巴了一下,想集齐全身的勇气说出跟那汉子一样的宣言。可是舌头如同僵住一般。最终,一个 “okay” 从嘴边溜出来。我就成了新到师傅的俘虏,放弃了一切抵抗和希望,拖着步子坐上椅子闭了眼睛等待着剃刀的来临。

之后的遭遇,几乎和可以预计的一模一样。经历了理发剪在耳边的嘈杂,碎发落到脖颈的扎痒,呆坐在椅子上保持身形的酸麻,还有漫长的脑中一片空白的煎熬之后,我终于被释放了。

我精疲力尽地回到家,没有勇气去看镜子。对刚才的经历仍然心有余悸。同时对自己没能坚定地当着理发师傅的一脸笑容说 “No”,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和羞愧。突然,我想起读过的马克吐温的小品文《About Barbers》。我快速地将书取出来翻到那一节。果不其然,他这样写道:
“... for I have none of that enviable firmness that enables a man to look calmly into the eyes of a waiting barber and tell him he will wait for his fellow-barber’s chair.”

很难具体形容我再读这一节时的心情。好像是一下子找到了组织遇到了同志一般的激动欣慰。再一路看完这篇文章,不由得叹,他怎么就写得那么出彩,那么逼真又幽默。将我这次理发的所见所感,几乎是电影一般放映出来。

诚如他所言,理发是亘古以来就保持不变的一个项目。而我们这些理发店的顾客的心态和感想,也竟然如此相似。我们的生活不也是这样么?很多时候在寻求的不是一种经历,而是一种感受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