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挣脱他的吻 他示意她看窗外
文章来源: 铃兰听风2019-10-26 08:47:09

檐下风铃响, 雨滴落, 被吵醒,  Who talks in whispers? Kiss  Kiss  Kiss ~ ~ ~

如今, 谁还当拥抱是一肥事呢?男抱男, 女抱女, 男女更得抱一抱; 网上抱, 网下抱, 见面一熊抱, 谁不抱谁冷漠. 不管重心是否失衡, 山洪是否爆发, 喜悦是否抽象, 总之, 谁不抱谁矜持.

抱抱真的云淡风轻, Kiss 则不同了, 即兴得呆萌, 激情得撩人. 
情到深处, 语言无能为力时, 晨光的回响在哪儿? 在那儿, 在这儿.

他驾车, 一路向北, 皇家红的车子依偎地下的白线, 停在红灯前, 瞥一眼右侧的她, 猫一样的女人, 乖乖的娇慵地坐着.

猫真不是个东西, 无论你怎样爱护它, 尊重它, 安慰它, 专情它, 它都瞧不起你, 你喜欢它宠它是你的事儿, 它黏你缠你得看它的心情. 它的小心思你永远琢磨不透, 当你得意忘形以为它也兴高采烈时, 却发现, 伊一脸鄙夷地望窗外; 当你难过沮丧以为它也懒得瞅你一眼时, 伊却用毛绒绒的身躯, 柔情似水地紧挨着你, 它一生爱过, 但没尊敬过谁.

猫行猫步, 只走自己的节奏. 猫太缺乏自知知明了, 以为自己的一切都是美丽的.
爱应该平等, 爱不可勉强, 不爱也不可勉强, 猫却说: 你若有本事, 可以让飘飘然的我落地.

身边的她, 恬静地听着莫扎特降 E 大调第二圆号协奏曲, 脱下的围脖放置大腿上, 小V 领吊带裙秀出完美的天鹅颈, 淡淡的清香在车内散发, 一种他离不开的味儿.

他想 Kiss 粉腮, 可是, 红灯转绿灯了.

路上又遇黄灯转红灯, 他刹车, 瞥一眼右侧的她, 猫一样的女人, 乖乖的娇慵地坐着.

妻子十指尖尖不沾阳春水, 母亲甘愿为儿媳下厨房, 他自己笨嘴笨舌粗心大意, 唯妻子能安抚老人的心, 懂得父母的需要, 深受父母的疼爱.

母亲和妻子同时跌落河中, 先救谁? 妻子深明大义, 抢答: 救妈妈! 她心知他必定先救母亲, 她的水性他知道; 慈祥淳厚的母亲这样说: 救媳妇, 我老了, 没用.

他不确定自己的母亲与身边的妻子, 两个女人谁更有福气.

他想 Kiss 香唇, 可是, 红灯转绿灯了.

抵达 Deep Cove, 他把车泊在停车场, 一个僻远的有树荫的位置.

他的身体向右侧倾斜, 鼻息喷了她一脸, 她的睫毛随之颤抖几下, 他的双唇, 带着倔强压下去, 他的短胡渣刺得她脸上痒痒的, 她有点儿迷醉, 闭眼, 不敢动, 好像好久, 又似
一瞬, 宛若太阳出来雪花融化, 俩人的唇边荡漾起暖色. 本以为只是云淡风轻的抱一抱, 却不料 Tongue  牵引 Tongue …… 她使劲儿推开他, 他连忙 嘘 嘘,  眼睛示意她看车窗外.

旁边停了一辆宝蓝色的车, 透过车窗的玻璃, 看到一对人儿搂抱在一起, 上演着刚才他们同样的一幕.

噢, 原来,  Kiss是会传染, 爱是会被传染的, 快乐着你的快乐, 幸福着你的幸福, 一个吻燃烧彼此的心, 寒秋不觉冷, Kiss  Kiss  Kiss, 悲伤也浅了, 浅了, 浅了.

张爱玲说: 对于大多数女人, 爱的意思, 就是被爱.
朴谨惠说: 要走得快, 就一个人走; 要走得远, 就要一起走.

爱在深秋, 有人夜晚吻过后才安睡, 有人清晨吻过后才出门, 寻寻觅觅的是长相守的脚步.
我说: 爱是给予, 爱是付出, 爱无条件, 爱无保留, 爱似蓝调, 爱始终嫩绿.
“谨记女人不要放弃的是爱和阅读” , 母亲的叮咛早已无可救药地渗透我的骨髓.

秋风, 飘落思念的红叶, 转眼一年, 又一年, 想知道爱还在不在, 告诉你的不是眼神儿, 不是一碗汤, 不是玫瑰, 不是陪床 ……

吻还是不吻? Kiss  Kiss  Kiss 不露痕迹的, 告诉你.

蓝调是什么东西?自由, 性感, 随心, 真炽. 
周末, 铃兰肆意挥洒这一篇幽幽蓝蓝的《接吻蓝调》, 不可忘了, 我的情深深似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