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高跟鞋
文章来源: 铃兰听风2018-08-14 19:57:00

Cindy 的俏脸痛苦地扭曲, 似一根苦瓜.

“脚跟痛, 好痛, 晨起一着地呵, 简直要命 ……”  她呻吟着, 窗外一抹斜阳喧染她的无助.

我条件反射地瞥瞥她的鞋: 咦? 今天太阳从西边升起, 你穿运动鞋啦, 那些恨天高全扔了吗?

她有气无力地反驳: 你也穿高跟鞋, 为啥你的脚跟不痛?

我解释: 我只穿跟高 3 cm 左右的鞋, 而且不是经常穿, 恨天高的鞋对于我来说近乎刑具, 怕怕.

她询问: 我的脚后跟为啥这么疼呵?

我回答: 可能的原因有: 跖筋膜炎, 足跟脂肪垫炎, 跟腱炎, 跟骨骨内压增高症, 跟腱断裂, 跟骨骨刺, 滑囊炎, 跟骨应力性骨折, 等等.

她唉声叹气: 你能不能不说鸟语?

我在说人话呢.

想起外婆告诉的, 一件我儿时的趣事---

外婆问: 阿妹, 你长大后挣钱买什么东西?

六岁那年, 我秒答: 买高跟鞋.

我妈妈在医院上班很忙, 外婆从小照顾我, 婆孙情深似海, 她以为我会说挣钱买珠宝给她的.

每当外婆在众亲友面前绘声绘色戏谑我 “挣钱买高跟鞋” 的名言时, 我总是狐疑的瞪眼否认: 毫无印象耶, 阿婆你胡编乱造.

事实上, 工作赚钱后, 一直在买高跟鞋给自己, 渐渐地, 觉得外婆也许没有冤枉我.

然而, 家族中有长辈是声名显赫的骨科专家, 同辈中有骨科医生, 耳濡目染, 自然而然地颇为注重保护全身骨骼和各个关节.

有着 400 多年历史的高跟鞋, 跟高与日俱增, 如今的演变已经完全与最初的实用性背道而驰, 穿上它, 骤然变得自信, 修长, 婀娜. 殊不知, 一味追求所谓吸引力的设计, 已然对足部以及脊椎, 骨盆, 膝等身体部位构成了伤害, 尤其是那些从用料到设计不能很好起支撑作用, 保护不了足弓的劣质高跟鞋, 真的让人迷醉在谎言的世界里.

Cindy 是城中一名成功的房地产经纪人, 常年足蹬各款华丽的 7 cm 左右的高跟鞋, 一步三摇, 风里来雨里去, 没日没夜的拚博近十五载, 最近诉失眠心悸, 头晕眼花, 膝关节酸痛, 足跟痛.

只好将以前讲过的保护足部和腰膝的要点又重复了一遍:

1) 穿鞋跟 3 cm左右的, 穿上后行走 20 – 30 分钟仍觉得舒适的鞋, 抛弃恨天高

2) 避免剧烈和负重的运动如登山, 极速跑等, 选择 “减负” 的运动如游泳, 瑜伽等, 了解自身的极限, 掌握好运动的 “度”, 避免久坐久站久行, 维持正常体重

3) 睡觉时膝下垫小枕头

4) 床, 坐厕不宜太低

另加二条新的建议:

1) 进行相关检查排除跟腱断裂, 跟骨骨折等可能

2) 遵医嘱服药 或理疗 或手术, 或其它

题外话 ---

2017 年的三八节, 卑诗省绿党党领 Andrew Weaver 提出私人法案, 要求结束雇主强制员工穿高跟鞋上班. 他的提议获省府采纳并通过修法, 同年 4 月 8 日, 卑诗省劳工及技能培训厅长 Shirley Bond 宣布, 修订 “劳工赔偿法”

Women can no longer be forced to wear high heels in B.C. workplaces

第一次发现高跟鞋与政治牵手, 当时惹我好一顿笑,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