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巴尔干之旅(五)— 旧时王谢堂前燕
文章来源: 多伦多小珂2019-09-14 11:35:53

斯普利特(Split)是达尔马提亚地区最大,同时也是克罗地亚第二大的城市,若以古罗马戴克里先宫建造的时间(305年)开始计算,这个城市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罗马时代名"阿斯帕拉托斯",后改称"斯帕拉托"和"斯普利特"。

虽然行色匆匆,但LG还是决定在此停留2天。我们到的那天是阴天,这倒免却了艳阳高照的炎热。

斯普利特的地标性建筑是戴克里先宫。

巴尔干地区在古罗马时代被称为伊利里亚,在罗马帝国时期,伊利里亚人被视为不开化的民族,但他们中的佼佼者却在后期帝国的历史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自235年到284年,罗马帝国一共出现过二十六位皇帝,平均在位时间不到2年,社会动荡,帝国颓败,史称三世纪危机。在三世纪危机到达高峰时,数位出身于伊利里亚的军人皇帝(史称伊利里亚诸帝)挺身而出,挽救了即将崩溃的帝国。

伊利里亚诸帝包括克劳狄二世、奥勒良、普罗布斯、戴克里先和君士坦丁一世。

其中戴克里先(Diocletian)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

-- 戴克里先的头像(来自网络)。古罗马的君王雕像都非常写实,所以可以由此想象一下他的真实面貌。

在古罗马1500年的历史长河里,戴克里先是一个具有承先启后作用的君主。

作为第一个出生于奴隶家庭的皇帝,戴克里先正式确立了古罗马的君主专制体制。此前,虽然自从屋大维开始,古罗马就进入了独裁统治时期,但那个时候,共和国的残留形式还存在。戴克里先改革后,大权独掌,让罗马元老院形同虚设。戴克里先正式放弃了自屋大维以来所有独裁者都拥有的罗马“第一公民”的称号。

他头戴皇冠,身着镶有金边的紫袍,宫廷礼仪仿照东方专制国家的礼节,臣民觐见时须行跪拜礼,从此徒有其表的罗马共和制正式被取消,罗马帝国政体从元首制变为君主制。

为了有效地统一罗马帝国,戴克里先要求所有罗马公民信奉同一信仰--罗马教,在罗马历史上对基督教和其教徒进行了最大的一次迫害,史称戴克里先迫害(Diocletianic Persecution)。

戴克里先率先实行四帝共治(Tetrarchy)。为了更有效的管理古罗马日益扩大的国土,他把整个帝国分为东西两部分。戴克里先任命自己为帝国东部主皇帝(奥古斯都),伽列里乌斯(Galerius)为副皇帝(凯撒);马克西米安(Maximian)为西部主皇帝(Augustus),君士坦丁乌斯(Constantius)为副皇帝(Caesar)。两位皇帝分别建立新都(东部首都--尼科米底亚,西部首都在米兰)。四帝当中,戴克里先又给自己加了一个称号--多米努斯--,意为拥有最高权力。从那以后,罗马作为首都的地位渐渐旁落。

古罗马雕塑--四帝共治

虽然建立了四帝共治,但戴克里先却是古罗马第一个退休的皇帝。在位20年后,戴克里先把皇权让给东部帝国的副皇帝,自己退休,来到斯普利特,过起了轻松自在的田园生活。

戴克里先宫就是他的退居之所。

戴克里先宫大门口,竖立着一座巨型雕塑,这是宁斯基(Grgur Ninski).他是克罗地亚十世纪时的主教,他勇于向罗马教皇挑战,坚决不用拉丁语,而是用斯拉夫语举行弥撒。他是第一个用克罗地亚语传教的人。

因为传说会带来好运气,雕像的脚趾头已经给来往的游人摸得铮亮。

这是后世研究者绘出的宫殿示意图。

戴克里先宫占地3万多平方米,用Brac产的白石建造,动用了2000名奴隶,耗时10年,并且不惜血本进口意大利和希腊的大理石,以及埃及的狮身人面像。

整个宫殿由金银铜铁四座城门以街道相连.

 

这是金门(Golden Gate),只供皇帝出入。

虽然1700多年过去了,眼前残留的戴克里先宫依然壮观得让人瞠目结舌。

金门应该是整个宫殿装饰最华美的一个大门,只是因为年代太久远了,门上的壁龛里的雕像全无踪影。

当地人化妆成古罗马武士的模样,游客可以付费和他们合影。

一路走来,我印象里面,除了戴克里先宫,还有2处所谓的古罗马宫殿。一处在意大利罗马市中心的Palatine Hill,但那儿只有几个柱子矗立在荒凉的黄土地上;还有一处是罗马市郊的哈德利离宫(Hadrian's Villa),那儿如今也只剩断墙残垣。

相比之下,斯普利特的戴克里先宫是世界上保存的最完整的古罗马宫殿了,难怪1979年,它被列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

 

我们来到皇宫中庭(Peristil), 走进戴克里先的梦想天堂,虽然罗马式的柱廊已经颓败,但昔日的豪华气势犹存。身处喧嚣的人群当中,恍惚间我好像穿越回1700年前,看着戴克里先在前呼后拥中,从我眼前闪过。

从埃及千里迢迢运来的狮身人面像,就这么凝望着前方,已经千年。

戴克里先在这座宫殿里只住了四年多,他退位后,东西正副皇帝捉对率军厮杀,退位以后的戴克里先再也无法约束他人,老妻与爱女先是被囚禁于叙利亚,后又被当时的东部皇帝李锡尼(Licinius)杀害。眼见自己毕生致力的“四帝共治制”崩溃瓦解以及亲人被杀,戴克里先被彻底击溃,精神失常。公元312年5月24日,一代大帝戴克里先死于斯普利特宫中,终年62岁。

他再也不会知道,他死后12年,公元324年他当初在位之时的西部副皇帝君士坦丁乌斯的儿子君士坦丁一世(Constantine the Great)在哈德良堡大败李锡尼,自此统一了罗马。他更不会知道,他死后,君士坦丁颁布了米兰敕令,在尼西亚会议后,基督教正式成为帝国的国教;他也不会知道,君士坦丁一世以拜占庭为帝国的新都城,从此拉开了东罗马的序幕,然后有了君士坦丁堡(现在的伊斯坦布尔),有了东正教。。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圣多米努斯教堂(Cathedral of St Domnius),原是戴克里先大帝的陵墓,后改为教堂。原址本是个大花园,戴克里先去世后便葬在这里,到了5世纪,他的遗体和石棺都被移走,下落不明,陵墓变成了天主教堂,中世纪又加建了高约57米的钟楼。

戴克里先生前迫害基督徒,死后坟墓被改造成教堂,不知道算不算上帝对他的那些罪恶的某种救赎呢?

戴克里先墓采用埃及八角陵墓的外形,24根立柱构成柱廊环绕一周,陵墓内部结构为圆形拱顶

教堂入口的木门很特别,建于1214年,530公分高,300公分宽,左右各有14个核桃木的方形雕刻,展示着基督孩提时代、公共活动以及基督受难、死亡和复活的景象。门的制作者是中世纪画家和雕刻家Andrija Buvina。这两扇门是亚得里亚海地区保存得最好的中世纪木门,也是世界同类文物中最具价值的。

 

巴洛克风格的祭坛。

 
 
 

走出圣多米努斯教堂,登上钟楼。

居高临下,斯普利特老城尽收眼底。

 
 

离开教堂,不远处就是朱庇特神庙(Jupiter's Temple),当时用于供奉罗马教的主神朱庇特,7世纪时改为洗礼厅。

门口一尊巨大的无头狮身人面像,据说头部是被基督徒砍去的。

千百年过去,这儿除了两具石棺,已经空空如也。

但石棺上的雕刻依然清晰可辨。

 

戴克里先地宫,现在成了熙熙攘攘的工艺品小市场。

 

戴克里先死后的几百年里,宫殿基本处于闲置状态,虽然偶尔还有君王入住。7世纪,阿瓦尔人入侵,宫殿被严重破坏。待阿瓦尔人撤退以后,大量难民涌入,把宫殿当成了避难所。宫殿里的居民越来越多,慢慢地宫殿变成了一座城市。

也许正因为千百年来当地居民以宫为家,反而对宫殿起到了保护作用。我们看过太多的宫殿,因为荒凉无人,很快就变成废墟。

和前面经过的扎达尔,特罗吉尔一样,斯普利特也有一条海滨大道(Riva)

这家海边的餐馆吸引了我们的视线,因为它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 - Diocletian Cuisine

在这儿稍事休息。

一份看似平常的海鲜汤,侍者却上了四种不同的盐,他告诉我们,这些都是当地产的海盐,让我们尝尝不同的海域风味。

 
 
 

沿着Riva大道继续一路逛去。

 

斯普利特税务局前面的小广场是一个小型农贸市场。

达尔马提亚地区虽然不像潘诺尼亚的萨格勒布和十六湖那样无肉不欢,但是当地居民也很擅长制作各种熏肠。

 
 
 

海面上,天色渐晚,轮船纷纷返航。

 
 

坐在长椅上,海风拂面,说不尽的惬意。

儿子说,这个宫殿有四座城门呢,我们去看看除了金门的其它三座吧。

银门(Silver gate),供王公大臣出入。

铜门(Brass Gate),铜门是商门,现在也算是商门了,因为它是地宫上来的那道门,门里面就是购物中心,同时也是最繁忙的一座们。

铁门(Iron Gate),铁门是海门,出去就是海边。

 
 

黄昏中,银门下,在戴克里先宫前,这是我们进入达尔马提亚以来最丰盛的一顿晚餐。

 

吃完晚饭,我们早早回去休息。因为明天,我们要出海了!

来到斯普利特之前,LG和儿子的一个梦想是操纵无人机飞越戴克里先宫,可惜那天游人太多了,又不太明确斯普利特对于无人机的规定,于是只有遗憾的放弃,这段无人机视频,是在海边拍的。请静待15秒优酷广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