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
文章来源: 水碓子22018-09-02 10:38:13

安邦回京,得知是皇帝病危。太子成瑞此时已监国多月,又有太师王璨丞相,太傅韩先历,太保段信,大司徒宁侯安境,大将军景侯张佑,等等三公九卿鼎力辅佐,朝政一切如旧。没过几天,皇帝崩,诏告天下,谥号圣文德孝诚天通皇帝,太子成瑞领百官守灵七日,金缕玉衣殓服。停棺宗庙,待满七月入葬 。诸侯百官的铭旌挂满灵堂。几个月后,择吉入殓,一路上各色吊唁帷帐绵延百里,浩浩荡荡,送入西山皇陵。这是后话,表过不提。

同时择吉日新君成瑞登基,定年号为元固,大赦天下。因在丧期,登基典礼钟笙从免,社稷宗庙祈祀神灵先祖后,登坛受百官三拜九叩大礼,鞭鼓齐鸣,新君接诏书玉玺,庄严隆重的登基大典结束。后宫封号更是繁杂。安邦早就不耐烦了,待诸事平定,四个月过去了,已到了秋初。

安邦一入京,就被长姊安仪太子妃诏去,详细问了成铿的情况,不免伤心流泪,第二天安仪就卧病不起。先帝守灵和新皇登基都不见太子妃的影子,然后宫里传出病危。准皇后特诏安邦到宫里,安邦见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只紧紧抓着他的手流泪。安邦心里清楚,在她耳边发誓会照顾成铿一辈子平安。两天后,安仪甍,新帝成瑞痛失原配,追封圣惠贤皇后,下旨后宫不再立后。

等办完惠贤皇后的丧事,又是两个月过去了。安邦惦记着成铿,见是冬月了,向皇帝及司马司各上了表折,打点了就准备返回越州。

以往的折子就是备个案,今年新皇成瑞批了下来,让他离京前进宫一趟,安邦不敢耽搁,第二天早朝就候在宫外。一直等到午后了,才见大臣们退下来。

正等得不耐烦,成瑞的贴身内侍何总管端了杯茶和两块糕饼进到朝房,笑嘻嘻的说,“国舅爷久等了,圣上还有半个时辰方能退朝,想是误了饭点,先嘱咐咱家给国舅爷用些点心,待会和圣上一起用膳,咱家先去御厨照看一下,回来再请国舅爷。”

安邦忙站起来答谢。也是饿的不行,匆匆用过糕饼,就随何内侍入内。

成瑞已换了便服,靠在榻上读奏折,安邦进来行礼,成瑞赐了座,提起皇后,两人唏嘘一番。因问起成铿,成瑞说东夷现在扰边犯境,大成国准备出兵东征,正需要南边平安无事,成铿在留春苑韬光养晦,身份也暂时先瞒下去,免得滋事。等东边平定下来,再和卫国商量另择质子,换回成铿。安邦一一答应,陪着成瑞吃了午饭,才退出来。

天下皆謂我道大

道德經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