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祖宗:希腊(3)-海上起花园
文章来源: lily08242020-01-18 06:43:38

比中国提前1000多年进入青铜器时代的米诺斯国,创造了令今天的我们无法想象的超级文明,为欧洲,为人类在地中海上搭建起了一个古文明的花园,让后世之人在它的“满园芬芳”中赞叹,在它的“花团锦簇”中痴迷。虽然我们在断壁残垣的克诺索斯宫(The Palace of Knossos)只看见了这个古文明的一角,只能在惋惜中为这个逝去的古文明凭吊,但在克里特岛的伊拉克利翁考古博物馆(Heraklion Archaeological Museum),我们却看到了米诺斯文明的真迹,看到了米诺斯文明的华章。

这个欧洲最重要的博物馆之一,全世界收藏米诺斯文明遗物最多的博物馆,馆内居然门可罗雀,实在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不过这样更好,那清清静静的氛围正是我们喜欢的。虽然我们不完全懂米诺斯文明的历史,但博物馆收藏的大量绝无仅有的米诺斯时期的珍贵藏品都按年代顺序排列,且有简洁易懂的英文背景介绍,这让我们这些“半吊儿”的,对古文明怀揣景仰和爱慕之心的好奇者可以略知一二。

克里特岛

克里特岛

克里特岛

最让我们好奇的是镇馆之宝,至今都无人破译的菲斯托斯圆盘(Phaistos Disc)。这个由米诺斯人造于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泥制赤陶圆盘,两面都刻着象形文字。我们与它“相面”了许久许久,241个印记一个也没放过,希望我们的肉眼凡胎能看到古老文明的蛛丝马迹。我们看到了什么呢?动物、人物、植物、字母和工具符号。连考古学家都无法分析出这些符号的来历、含义和用途,我们这些“小白丁”,当然看不出什么子午卯酉,只能对这个迄今为止最早的活字印刷文献,连同米诺斯人创造出的无人可解读的线形文字A做出顶顶的膜拜。

馆内另一个世界闻名的顶级文物,也让考古学家无法解释其内涵的持蛇女神像(Snake Goddess),不是让我们膜拜,而是既让我们惊艳,也让我们惊吓。小巧玲珑的女神上着紧身短袖上衣,巨乳从紧身衣中“喷薄而出”,下着水平分成七层的裙子,那是欧洲贵妇们曾经的着装款式。系双面短围裙,腰间缠着一串儿由贝壳图案组成的腰带。头戴圆形帽子,帽子周边饰有玫瑰花图案,上方蜷缩着一只猫科动物。女神双臂上扬,双手各持一条蠕动状的小蛇。虽然女神像的脸部是黑色的,但胸部和手臂却是乳白色的。这黑白系列到底映衬了米诺斯人的什么社会习俗呢?只有远去的风知道。

菲斯托斯圆盘

持蛇女神像

伊拉克利翁考古博物馆的展品

已随风而逝的米诺斯文明留给了现代文明太多的问号和期许,那不争不吵的和平文明也留给了现代人太多的艳羡和憧憬。虽然我们只能在淡淡忧伤中遐想米诺斯文明,但在它的故乡,被威尼斯共和国和奥斯曼帝国轮番占领的伊拉克利翁(Herakline),这个克里特岛最大的城市和州府,我们却领略到了它故乡的别样风情。 

如果说伊拉克利翁考古博物馆“门前冷落车马稀”,那就在它身边的老城中心,则是人声鼎沸。这里的大街小巷,塞满了大大小小的汽车,我们绕着老城中心,转着圈儿也找不到停车位,眼看着警察把违章停车的罚款单一张一张贴在汽车的玻璃窗上。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大型停车场,开始穿街过巷,徜徉在这个充满活力的海滨小古城。

雄狮广场

伊拉克利翁小城

古城中心并不大,中心有一个袖珍的雄狮广场(Lion Square),广场中心是雄狮喷泉(Lion Square)。在罗马,我们见过了太多各具千秋的喷泉,这个喷泉水从4只石狮子口中喷出,然后落入下面8个接水槽中的喷泉虽然还算精致,但无法跟罗马的相媲美。由广场向四周辐射的是窄窄的巷子,跟欧洲的很多小镇一样,只是没有那种幽静的氛围。窄巷的旁边都是商店和各式餐厅,如果有宽敞一点儿的路,那一定是步行街。步行街的两侧是很现代的大大小小商场,也有名牌店,不过,这些对于我们都没什么吸引力。我们期盼,在布满餐厅的步行街尽头,能有一家让我们的中国胃开心的中餐厅。可惜没有,我们最终还是吃了希腊餐。在这人潮蠕动的中心,希腊餐的价格一点儿也不贵,听说希腊是欧盟中物价最低廉的国家,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顿顿希腊餐,吃得我们好想我们老祖宗的饭,没想到,在这个没几个中国人的小镇,居然有中国人开的饭馆儿,真让我们意外。

希腊餐

希腊餐

希腊餐

希腊餐

中餐

中餐

中餐

让我们意外的还有,在阴晴不定的黄昏里,在冬日既可能狂风呼啸,也可能风平浪静的地中海中,我们看到了最爱的,游离在蓝色和绿色中的Tiffany蓝,那是我们心中世界上最浪漫、最幸福的蓝色。

这浪漫幸福的Tiffany蓝就在离老城不远的旧港防波堤一侧。被防波堤挡住的地中海,就像湖一样波平如镜,微波轻轻荡漾,就像浮在水面上鱼的鱼鳞在飘荡,荡起我们心中的温情,荡起我们心中的幻想。而在梦幻般的蓝的另一侧,则是惊涛拍岸的地中海。那涛声,跟日本伊豆半岛的伊豆海一样,都拍得我们心惊肉跳,可地中海汹涌的波涛,还激起了千层浪,一浪一浪地像防波堤大道上的库勒斯古堡(Koules Fortress)冲去。这座由威尼斯人兴建,最后被奥斯曼帝国占领的古堡,是防御和监狱的结合体,是侵略和反侵略的见证。代表威尼斯的圣马可飞狮浮雕今天还清晰地留存在古堡上,而来源于土耳其语的库勒斯名字到今天都被各方应用。在用武力对这个昔日地中海上重要港口的角逐中,米诺斯人用贸易建起的都市和平文明早已像烟花一样飘散。

库勒斯古堡

库勒斯古堡

旧港防波堤

旧港防波堤边的巨浪

旧港防波堤边的巨浪

旧港防波堤边

旧港防波堤边

带着对米诺斯文明的缅怀,带着对Tiffany蓝的爱恋,我们从天空破晓到暮色沉沉,顺着克里特岛北部的狭窄沿海平原逆时针半环岛自驾,去感受这个古代爱琴文化发源地的山地和深谷,断崖和沙滩,雪山和古迹,也去享受从阴雨绵绵到风和日丽的雀跃,去欣赏鲜花盛开和万顷碧波的美景,那是为什么克里特岛被称作“海上花园”的缘故,那是为什么我们会爱上克里特岛的理由。

克里特岛的高速公路路况很好,也不收费,但是测速的电子眼极多,而且是测车后面的牌照,跟挪威的不同。这么好的路况,路上又几乎没有车,我们想不超速都不可能。好在欧洲很多国家都有提示前方有电子眼的标识,在标识前方差不多50米处,就是电子眼。为了躲避电子眼的监控,我们一路上都在寻找电子眼标识,以至于路途中我们使用的最多词汇就是“camera”,在“camera”声中我们沿着海边,一直飞驰到雷斯蒙(Rethymnon)的威尼斯港口(Old Venetian Harbour),那是我们最喜欢的自驾路线。

威尼斯港口

威尼斯港口

威尼斯港口

威尼斯港口

威尼斯港口

到达威尼斯港口,虽然还是阴云密布,但出发前淅淅沥沥的小雨已停歇,偶尔还会看见蓝天,阴冷的风也不再肆虐。修建于拜占庭时期,但在威尼斯共和国时期才蓬勃发展的威尼斯港口,曾为威尼斯人的厨房和之后土耳其的军舰提供系泊设备,土耳其人还在17世纪后建造了埃及灯塔,那是小镇上最醒目的风景之一。灯塔边矮小的防波堤挡住了克里特海的狂风,在平静的碧波中,我们又看见了心爱的Tiffany蓝。站在种着棕榈树,开着各色鲜花,没什么人的海边,听着海浪拍打的声音,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雪山,回望安安静静,融合了威尼斯建筑和土耳其建筑的克里特岛第三大小城,那风景如画带来的感觉,好极了。

沿着漂亮的海岸线,我们向雪山近处进发,前方是离大海仅几公里的库纳斯湖(Lake Kournas)。到达库纳斯湖,天空中偶见的白云已变作大片的白云朵朵,这让坐落在山丘下、被群山环抱的库纳斯湖多了一丝迷人的风姿。虽然这个湖不大,却是克里特岛唯一的淡水湖。我们想,在克里特这个海岛上,它一定为米诺斯文明和之后“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角逐立下了汗马功劳。库纳斯湖的湖水清澈见底,这让它跟奥地利的众多湖泊一样令我们心仪,而周遭的湿地环境也让它成为众多鸟类和动物的理想家园。

库纳斯湖

库纳斯湖

库纳斯湖旁

开出库纳斯湖,我们穿行在峡谷中,一路都与雪山相伴,直到看见离它30公里远的阿普特拉古城遗址(Ancient Aptera)。那里有令我们窒息的风景,那里有被米诺斯文明的味道,那里是另一处在海边建起的文明花园。

沿途

沿途

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