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苍苍,何时才能重返京城?
文章来源: 康赛欧2019-02-20 08:53:58

最近有些伤感,多年的好友要回国创业去了,想当年在国内时也是在北京的名校毕业,留校当了老师,后来随着出国潮,跟着潮流出国留学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美帝辛勤打拼这么多年,创下了些家业,过个小康生活是没有啥问题的,可是不甘心那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心中还存有那么一点点的梦想。梦想这东东有时蛮让人闹心的,在这里的生活安逸舒适,可心中就是不知足,虽然说知足者常乐,可是有的人就是有颗不安分的心,不想被人拿豆包不当干粮啊。

不少人,不折腾就会活不下去,那些鸡汤文对他们来说不好使哈,总是想着要突破自己,不能突破那才叫痛苦呢。人活着虽然说从娘肚子里来,到坟墓里去,可是活得是整个过程,不管结局都是一样的。有人追求活得精彩,活出个自我;有的人追求混个温饱。。。每个人的想法不同,追求就不同,不管是何选择,都无可厚非。

朋友要去远方追梦,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北京是暂时回不去了,只有去其它省份,还是回去晚了,象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人才济济,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在国外转悠了一圈,现在想回京城都不能实现了,想当初为何要出国呢?我认为,出国拿学位开阔了眼界,这一趟值啊!如果没有些本事和这洋学位,恐怕连二,三线的城市都去不了。

朋友这次回去大展宏图谈不上,但是能干上他想干的事,心中的喜悦不言而喻,虽然看不出喜上眉梢,欣喜若狂的模样,但也心中有些得意是肯定的。读书人自有自身的清高,当挣钱不是主要目的时候,那只有更能吸引的东东在召唤。

排除异议,管他人说三道四,反正不用五斗米折腰了,干自己能干之事,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来实现心中的仅存的梦想,追梦的人有时很浪漫啊。所以我认识到,浪漫不仅仅表现在写首诗,买束鲜花,或是来点儿小惊喜等等,浪漫有时表现在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与渴望,而这种生活带着很多不确定性,那就是小路弯弯曲曲,看不见尽头,充满了神秘感。我认为,神秘感,是浪漫的高级阶段,想起了这么一句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种意境,带有非常神秘的色彩,对有的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吸引力。耐得住寂寞,勇于追梦的人,在事业上一定会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用我最后的那句话,作为对朋友的祝福吧。

 
附上“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首诗的全部及出处,选自百度百科:
唐·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选自《全唐诗》)(破山寺,就是兴福寺在今江苏常熟虞山北麓)诗: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