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河殇》想到的
文章来源: 每天一讲2018-06-04 09:02:30

上个星期无意中在Youtube上看到了《河殇》这部久违30年的政论片,让我激动不已,“你好啊,河殇!"

《河殇》主题曲即把人们带回到那粗狂奔流而又浑浊不堪的黄河,带回到世代生活在那里头顶青天,脚踏黄土,年年求雨的关中百姓。第一集开头就讲到了1986年曾经轰噪一时的”黄河长江漂游“事件,事情是这样的美国有几个职业的漂流运动员提出到中国来漂流江河,消息一出,"举国震惊”,马上就有“血气"的中国人愤怒了,我们的江河凭什么让美国人首漂!这个有些蛊惑煽动的口号一下刺激起了这个当时据说要被”开除球籍"充满危机感的有些神经脆弱的中国人,不能让外国人首漂我们的母亲河的呼喊声此起彼伏。于是一大批有漂流经验的和没有漂流经验的,会游泳的和不会游泳(可笑吧)的热血青年(当时还没有“愤青”这个词汇),纷纷跃跃欲试,大有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情,不!是欲与美国职业漂流运动员试比高的多情。最后好像是漂流成功了,据说似乎赢得也不怎么光彩,我记不清了,大概是这样吧,但是有些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现在的人们也许会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不就是一项户外体育运动吗?哪儿来得的什么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啊,但是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

记得当年上海发行量巨大的《青年报》就专门为此开辟了专题讨论这个话题,当时据报道反响超乎寻常的激烈,最后演变成这事件的性质是爱国主义还是狭隘的民族主义。那时还在读高中的我也卷了进去,当时班主任语文教师提出作文命题就是谈这次漂流事件。我那已经骚动的思想立即化作了洋洋洒洒的文字表现在作文纸上,一气呵成!后来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包括我所喜欢的美眉面前读了那篇至今让我还有些激动的习作,当时实在是有些自鸣得意,写这类文章真不是件事儿,不久班主任又推荐我参加徐汇区的高中作文竞赛,记得当时有2个小品文命题,可以任选一个,但是2个命题都不是我的菜,写文章一定要有一口“气”,要有感而发,否则写出来的东西是枯燥无味,没有生命,不要说别人不会喜欢,就连自己也不会喜欢,最后当然是给淘汰掉了。

 

 

88年初夏,《河殇》这部中国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政论片在中央台首播,片中那些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言论和张家声那特有的冷淡和有些嘲讽的播音,顿时轰动和震惊全国,黄河这条中国人口口声声的母亲河居然被批判了,而自称是“龙的传人”的以龙为傲的炎黄子孙们,他们世世代代崇拜的图腾-张牙舞爪的相貌凶狠的龙也成了“斗争de对象!”于是乎批判之声铺天盖地,于此同时叫好之声也大潮翻滚。作为已经有着反叛精神的我当然是被《河殇》的观点打开了眼界,那代表开放交流包容的蔚蓝色文明让我“顶礼膜拜”。记得1988年7月7日是高考的第一天,而前一天晚上我还在看《河殇》,父母亲当时是很有些意见的。

第二天就是语文高考,急急打开试卷看作文题是《清流活源》,我开心得要大笑,这不就是《河殇》里的一个观点吗?即历史上中国人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固定的地域,在地域外侧建起了城郭,而整个国家就用长城来做城围。不思进取,只想守旧。外族可以大摇大摆的打过来,而我们却好像就不能打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如何。

封闭啊封闭!内斗啊内斗!只要外族不来,中国人就废寝忘食的乐此不疲的“窝里斗“,有时即使外族都打进来了,也不管不顾的内斗,最后这个所谓的勤劳善良勇敢(其实并不怎么善良也和勇敢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倒很有些欺软怕硬的底气)的民族男人们个个剃了个大包头留着个猪尾巴的小辫子”心满意足“的作了外族的奴才才算安心消停下来。这篇当时高考的作文要求700还是800字不记得了,但是我是思绪涌动,一发不可收,最后连当时高考作文小方格纸都写不下了,才匆匆收了笔。

第二年,学生运动爆发了,已经是大一的我也走出了教室和校门,走上了街头为中国的民主和法制和反邓小平太上皇的专制和反官倒而呐喊去了。。。。。。

================================================

谢谢cng博主的补充:

河殇最后一段解说词: 
 

黄河的痛苦,黄河的希望,造就了黄河的伟大。黄河的伟大,也许在于它在海洋与高原之间创造了一片大陆。黄河来到了伟大而痛苦的入海口。滚滚千里泥沙,将在这里沉积为新大陆。汹涌澎湃的海浪,将在这里同黄河相碰撞。黄河必须消除它对大海的恐惧。黄河必须保持来自高原的百折不挠的意志与冲动。生命之水来自大海,流归大海。千年孤独之后的黄河,终于看到了蔚蓝色的大海。